险资去哪儿了:中小险企未举牌,巨头定增入场

1.jpg

从“被举牌”到主动举牌其他上市公司,格力的角色转换时间只不到一年。

9月20日下午,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公司持有海立股份达到5%的比例,意味着其对海立股份实现举牌。而在去年年底,宝能系的前海人寿大举买入格力电器时格力董事长董明珠曾强势回击。如今,曾经痛斥野蛮人的董明珠被外界质疑变成了野蛮人。格力在公告中称,截至目前没有获取海立股份控制权的计划。

格力的角色发生转换的不到一年时间内,曾经在资本市场活跃的保险资金如今在举牌上已似乎销声匿迹。不过,险资并未退出资本市场。与前海人寿等民营险企保持“蛰伏”不同,中国人寿为代表的保险巨头以定增等方式大幅加码A股。

监管遏制激进投资,险资举牌近销声匿迹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29日,A股56家上市公司发布被举牌公告,被举牌次数达93次。举牌方并无保险资金出现。

9月21日,据保监会办公厅副主任张忠宁介绍,保监会近期出台了加强保险资金股票投资监管等有关事项通知,明确禁止保险机构与非保险机构一致行动人共同收购上市公司,遏制激进保险投资。

保监会资金运用监管部副主任贾飙表示,今年上半年,保险资金激进投资得到有效遏制。

这一局面与2015年和2016年形成反差。当时,以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为代表的民营中小险企在资本市场狂飙突进,引发市场震动。

据民生证券2016年11月报告,2014年至2016年11月A股上市公司被举牌的次数共计256次,其中2014年仅3次,2015年以来共253次,保险、私募基金、产业资本是这一轮“举牌潮”中的主要参与方。

险资高调举牌引发反弹。

除了历时弥久的“万宝之争”之外,2016年12月3日,董明珠在一个论坛上谈及“野蛮人”敲门一事时表示,格力不会对举牌进行应对,“如果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他们会成为罪人。”

2016年12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表讲话称,举牌、要约收购上市公司是可以的,但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他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对于险资举牌现象大幅下滑的现象,资深财经评论员皮海洲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主要还是监管方面趋严所导致。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苏宁金融特约研究员李虹含认为,险资举牌万科、民生银行等一些震动性的事件发生后,监管方面对险资投资资本市场出台了一系列限制,导致险资在资本市场举牌现象中几乎是销声匿迹。

以宝能系为例,今年2月,因前海人寿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材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等问题,时任前海人寿董事长的姚振华被保监会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和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

前海人寿于3月13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经审议通过姚振华不再担任董事长事项,并同意由副董事长张金顺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3月底,因公司治理问题备受关注的前海人寿公告称,正积极引入有实力的投资人。此前,保监会在去年底发文要求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超过保险公司总股本的三分之一。

根据偿付能力报告,2017年第一季度末,前海人寿的净现金流为-124亿元,二季度末净现金流为-256亿元。

险资在干吗:支持一带一路,仍在加码A股

不再高调举牌,今年年初至今险资在做什么?

以前海人寿为例,其官网上的最新四则消息均为慈善公益类活动。最近一次是在9月8日,前海人寿向广东韶关全体教师捐赠价值500万元商业保险。

8月5日,前海人寿召开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专题会议,前海人寿副董事长张金顺称,对金融工作“回归本源”的指示为前海人寿发展指明了方向。

保监会发布会上透露的消息是,险资在服务实体经济上取得进展。

据保监会今年9月介绍,保险业在服务国家战略、大病保险、农业保险、巨灾保险等领域快速发展。比如在支持“一带一路”战略等方面,截至2017年8月末,保险资金以债权、股权计划形式,投资“一带一路”项目7414.44亿元,长江经济带2646.08亿元,京津冀协同发展1184.92亿元。

李虹含称,虽然险资现在极少参与举牌,但并非是脱离资本市场。由于资金价格比较低廉、规模较大、用途比银行资金和信托资金更加灵活,险资目前在A股资金中仍然占据一定比重。

和以往巨量资金搅动市场相比,险资如今在市场上的行动较为低调。

长江证券在分析统计险资中报持股时表示,与2017年一季报对比,二季报险资新增买入151只个股,其中上海银行、东方财富、大华股份、驰宏锌锗以及五粮液新增买入金额较多,金额分别为49.9亿元、41.8亿元、13.5亿元、12.9亿元以及12.1亿元。

从加仓数量来看,险资对浦发银行、保利地产、华夏银行、兴业银行、驰宏锌锗等持仓数量增加最多,分别增加了13.4亿股、6.3亿股、4.6亿股、2.6亿股、1.7亿股。同时,险资也大幅减仓了部分银行股,其中民生银行、 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以及光大银行持仓数量减少最多,分别减少了23.7亿 股、6.9亿股、2.7亿股、2.0亿股以及1.6亿股。

上述报告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保险资金持有非银金融以及银行的市值较多,分别持有非银金融(5784.9亿元)、银行(3739.2亿元)、房地产(794.2亿元)、医药生物(355.3亿元)以及食品饮料(173.2亿元)等。

“将险资当前对资本市场的参与形容为涓涓细流是合适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后,监管加强,保险资管相对比较安分一些。”李虹含认为。

投资新玩法:通过定增买入股份,举牌港股

在民营中小险企几乎不再举牌之时,中字头的中国人寿以另一种方式活跃。

按照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的举牌信息,从年初至8月31日,保险公司共披露了5项举牌公告,其中4项来自中国人寿,1项来自平安人寿。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举牌主要是通过参与定增买入股份,而非通常意义上的通过二级市场直接买入实现举牌。

皮海洲认为,一方面是监管趋严,另一方面优质蓝筹股票今年涨幅都很大,对于险资这种中长线资金很难通过二级市场进入,这时候险资只能通过一级市场中的定增方式进入。

李虹含认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不通过二级市场,而通过定增或股份转让来实现险资的持股,相对于举牌来说更加柔和,在信息披露和股权合理、稳定性上更加有序,在监管层面也更容易被接受。

以中国人寿为例,今年1月份,中国人寿以150亿元现金认购申万宏源定增中的24.71万股,不过最终在8月初终止。今年3月底,中国人寿参与认购京能电力非公开发行股份,耗资近30亿元,交易后持股比例超过10%。近期,中国人寿通过认购了中国联通非公开发行股份,认购金额为216.99亿元。

李虹含指出,监管层更加关注金融稳定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险资通过定增来参与国企改革、供给侧结构改革,“有助于企业长治久安和永续发展,比以野蛮人身份而直接举牌好一些。”

截至2017年6月30日,中国人寿的权益类投资中,股票资产的总额为2009.87亿元,比例为7.74%,较去年底增长了2个百分点。上半年中国人寿实现总投资收益人民币566.63亿元,同比增长了11.5%。

中国人寿还将目光转移到香港市场。今年5月份,中国人寿参与了青岛港新发H股的配售,斥资7.78亿港元认购青岛港1.8亿股,占青岛港H股的16.38%。

除了中国人寿,罕见举牌现象中的另一家险企为平安集团旗下的平安人寿。

今年7月,平安人寿举牌在港上市的旭辉控股。9月末,中保协官网连发两条举牌信息披露,均是有关平安人寿的举牌事项。

9月22日,平安人寿通过二级市场买入596.2万股工商银行H股。本次交易完成后,平安人寿将与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工商银行H股的5%,触及举牌线。

平安人寿方面表示,此次认购工行H股股票的资金来源于保险资金,来自寿险传统、分红及万能账户,并将对工行H股股票的投资按照股票投资进行管理,严格遵循财务投资的原则。

责编:殷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