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农具 (组诗)

犁铧

乡村的耕牛不见了,留下了犁铧

农具闲置着不用了,剩下了怀念

像犁铧翻动土地一样,我掀开记忆

播种时的足迹清晰如初

二牛抬扛,一种温馨的场景

封堵在山坳里干旱的出口

远山,陡坡上的麦地

一对儿散漫的耕牛

悠闲地亲吻春风

把土地的深情引出来,同种子拥抱

当下的山村

替代了犁铧的机器,种类繁多

种地的符号稍纵即逝

粮食在机械的轰鸣声里,变换了味道

富有正义感

一生抱打不平

籽种撒播在田地里

或者 将要下种之前

必须介入

一心一意躬耕

均匀耱平,那些凹凸的希望

一辈子在匍匐

面朝黄土背朝天

为了禾苗长出来

选择趴下,选择勇往直前

耱的秉性,像不像今生今世

在黄土里刨食的,我的父辈

现在的我,背对干旱的山区

内心里仅剩下,深深的景仰

簸箕

用来清选粮食

乡下的男人不会使用

这是女人的专利

它在妈妈的怀里

它在妈妈的心里

妈妈是现实主义者

所以拥有了饱满和希冀

那些在阳光下还没成熟的颗粒

在簸箕里轻浮飘摇

从内心深处选出的重量,圆润丰厚

用风吹的力量,组合成洁净的喜悦

不能忘掉簸箕

面对大大小小的电子元器

也不能丢掉怀想

它的灵魂和体魄一样

拥有着物质的黄金

撑起精神的金黄

碌碡

顺着日子的边缘栖息

直达深秋的胃

短短的时间也在检验

成长之后的结果

无路可逃,从来就没有捷径选择

紧跟时针的指向

一心一意滚动

那时节,农民们把秋季的盼望

一律铺展在打麦场上

碌碡忸怩的动作

把每一粒希望,同劳作的汗水分开

山野静默无语

生活的味道千差万别

阳光公道

深秋的饱满把碌碡拖向圆满

镰刀

小时候,在农村的家里

有三把专用的镰刀

一把厚重,用来劈砍山里的木柴

一把锋利,用来收割秋天的庄稼

还有一把相对破旧的

用来给牲口打割青草

这些镰刀,有两种我使用过

它们在我年轻的时光里

渐渐沉淀下来

如今像弯弯的月亮,冷清透亮

没使用过的,就是用于收割麦子的宝贝

那次“鲤鱼跳龙门”的幸运

到现在也没能摸过,它的把柄

时光荏苒,上山打柴的路堵死了

看不到火光的灶台

依然能把所有蒸煮的食物搞定

庄稼丰收之后

不用镰刀的当下

被现代化的收割机

直接吞吐粮食

割草的那一把镰刀

同样不需要履行自己的职责

事到如今,所有曾经张着大口的镰刀

在色彩缤纷年月里

顶置在老宅的屋檐下

默默地收割光阴

铁锨

它是最懂得激情

在天地的纹理中张扬创造

它是最接近朴实的

在每一人的手中

握着各自的春秋

打理着柴米油盐

花开花谢

坚守成山庄里支撑太阳的

拐杖

用它化解

季节交替的哲学

土地与食物,劳作与睿智

拓宽了家庭生活的方向

锄头

提到锄头的时候

就想起自己瞎编的生日

准确的生辰时日父母都记不清了

只有自己给自己创造

为了填报个人信息

必须有明确的出生日期

不论是否准确

锄头和生日有着因果关系

事实确信如此

至于锄头,挖地三尺寻觅

也无法找到我编造谎言的理由

它的确是用来开挖的

比如开垦荒地

比如探究土地的墒情

除了锄头

那时节还没有适合的工具

在乡下,追根溯源的事物面前

人显得渺小

而锄头的力量,一下就是一下

后来就有了挖掘机

但用再大的机器开采

也无法把我真正的生日挖出

因为,出生我的那一天

远方的一个铁匠亲戚

为纪念这个日子

锻造出了一个精美的锄头

供我长大后使用

墙版

没有翅膀,就已经飞远了

它发现了另一个自己

于是显得不知所措

红砖堆砌的方式

空心砖攀高的模样

网围栏牵手的形态

繁殖了顺应变化的速度

在青海当年的农村

墙版是有功劳的

在广袤草原的曾经

墙版是罪大恶极的

夯实的土墙,一板一眼

踏踏实实给你壁垒

讲究分寸又注重规矩

在挤压和默契的过程中,渐次攀升

因了你有规律的叠加

在草原上,脆弱的草地开始浮肿

你冗长的欲望中

绿草断气了

亦把痛苦也圈住了

遗留下成片的伤疤

仰天长啸

好在如今的铁丝网

彻底颠覆了你深深浅浅的傲慢

你本身拥有节奏和韵律

跟随日子上下翻动

没有忧伤是你的想象

我不再疑惑

是风雨的模样,帮你找到了疼痛的根源

是时间的抚慰,填补了生存的缺口

背篼

装满紫外线就有感动

运一堆谷子,运一堆堆粪土

把家里家外需要运送的

乱七八糟的东西

借孩子的乳名装进去了

在人与人之间

骨头与脊背之间

用背负的方式过滤方言中的内容

那黄澄澄的粮食

那低低飞过的麻雀

田野里枯黄的草芥

锅灶里的烟灰

掌心里的苍白

还有屋顶上防水的泥土

就依靠背篼的命运

生生不息

简洁明了的是风

荒野里那些摇曳着

婀娜多姿的柽柳

还有摇摆不定的芨芨草

在无数次转变幻想的结合中

把愿望荡漾的如此完美

回归自然的场景

在庄稼人的脊梁上

自在逍遥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