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已来,秋雨飘过不断。

我是哪片叶,看秋凌乱?

我等的,总不会来。

青春是最后唯一的伤。

现在不仅弥合,而且,

我们那时岁月,

不再来,不再想,不再望。

我试图了解了自己,

然后想亲人,朋友,以及你。

这些只属我的时间,

让自己更像南山脚下的,行者。

车船已行。我不知道,

仰首还是俯身,

而在秋的青海走过,

我想,我只想看见本心。

来,微笑。

去,微笑。

每一个心疼与痛,

漫过肌肤,

微笑。

如同从此,将是我。

真实如同五指,

疼痛自己知道。

秋凉了。

秋深了。

我们等冬天来临。

谁欠了谁,

四季不知。

四季轮回。

青海轮回。

雨又来

喜欢雨来。一直地等待。

清凉远胜淫热舒服。

我相信自我感受,滴答的乐声,

不是最后。

我面无表情地思考,

一个拥抱的希望,

来或不来同样简单。

我记住的,远比发生的复杂。

我记住的,远比思急还可无言。

一个的好,一个人的离愁,

今夜雨,是20年前的漂泊。

我想听汽笛一如20年前,

召唤着向远方,

夜夜,

梦中青海。

而现在雨来了。

我看不见秋。看见麦子向熟。

用一种姿态表达,

一种坚守与离去,

不想未来……

一个人饮酒的时候

一个人饮酒的时候,

我开始想念乡村。

渐熟的麦子,

看见哪个归乡的人,

准备镰刀,

在月如钩时挥舞千年的舞姿,

把一生的希望与渐失的乡愁,

纳入热血之中,

从此真的念念不忘。

一个人饮酒的时候,

我开始期盼长江北岸,

以及黄河左边的朋友。

你终于迈着夏季酷酷的步伐,

据说要来青海避避暑。

设计了无数种接待和相见方式。

冰凉的啤酒一饮而尽之后才知道,

一切比不上淡然地会心地一笑。

一个人饮酒的时候,

早过了消愁的做作。

此刻听夜,听某个心仪的人,

长长短短的问候,之后,

我心里说,看我又把酒杯喝透。

在一百个人一千个心情之外,

我是唯一,一个人一个表情,

相信总是真实唯美的,青海姑舅。

可是,一个人饮酒之后,

我是真切地想念乡村啊!

我甚至再也不听城市的汽笛,

再也不关心,南山上花落叶绿,

人群往往来来。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