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坠落

1

是从一架风速仪的失灵开始

河畔不再有美景发生

慢性病越过地图漂洋过海

倾盆已然成为一个渺小的词

玻璃之内,许多如闪光弹般的事物

坠落在地平线以西

在北温带,落叶常年失声

大段的长云奔向各自的黄昏

你习惯有风,也反复预演簌簌的风景

不能忘记手中的药草和溪水

继而目送归鸿,安全抵达秋日的边境。

2

当班车驶过阿尼玛卿雪山

已是秋天,不用拨云即可见日

预报昨晚大风降温

但没有凋谢的碧树

更看不到陌生的枝丫

马蹄蹀躞,你我赶往各自的冬窝子

草原因此显得妥帖而清澈

大地之上,观测不到四散的鸟兽足印

唯有半透明车窗外的风中骑手,他洁净

似内心方寸,更像父亲的指引。

3

更早的时候,你专注于踱步桌前

以及一株打折百合

会提及青海,当风声贴着墙壁降落

此为瘾之一种。

你会发现,北温带之雪沉默着出现在

你身后

她喊你名字的声音轻轻的

像雪地里的橙,草原腹地的冰河

诸如抽烟喝酒走夜路,会上瘾

也有寻瘾者不遇之时。

4

脱落周身繁芜,珠姆广场坐满整个黄昏

你在秋天搓手吃酒,脸庞布满火色

寒烟和芳草远在山之外

雪线消融处,裸露出往事的明暗

抬眼间,唯见奶茶色天际与刀刻线条。

这一切令我想念的,还有一个男人的青海

有太阳和鹰,以及父亲背影中的

海拔,草原,北温带之雪巨大而沉默

每一寸皮肤在阳光白刃下孤独如新

正如U2的歌声与爱尔兰海岸

逐渐响起,昨日落叶消失的声音

正抵达手机导航之外的版图,迷雾撤退

柠檬空气弥漫的,岛屿。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