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春天如约而至,春天的树,开始返青,抽枝,吐翠,我心如斯。

春天,天蓝蓝,草青青,静静开放的蒲公英,默默注视放荡原野的马蹄,成群的牛羊在绿茵中纵横交错,轻轻奏响一曲原野之歌。

春天,我儿时与如今的草原之夜,与它脉脉相承。我像个沉睡的傻孩子,在春天的怀抱里,竟然不知道,在远方,造物主,已经为我造了一个你,在默默的等待里,翘首与我相遇或重逢的时刻。

春天,我在旷野寻觅,顺风呼喊着熟悉的名字,大地迷离惺忪,犹如我久睡的梦,鼾声不止,春雷滚滚。

春天,阳光碎了一地叶子的裙摆,网罗痴情的爱恋,年轻的和年老的,不约而同,沿着村庄绿意婆娑的小巷,倚着垂柳或龙鳞白杨,似乎从远古走来,让具有地域特质的声音,在山谷与河床间,泛起涟漪,吹响马莲花清脆的笛音。

春天,故园之上一条流动的音符,融化了冰封的稚气,使往昔的孩子不再为深陷童年的沟壑而连声慨叹或悲悯,干涸一季的思绪,随春天的脚步潮涌。

春天,黎明的阳光平铺在安静的土地,鸟儿躲在梦的寄寓里摇晃着城市里还没有完全醒来的喧嚣,

春天,在这多情又迷茫的季节,坐在高山流水的云上,寻伯牙觅子期,看云飞悠悠,闻鸟鸣婉转,听水声潺潺,醉了犹醒,醒了犹醉。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