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风沙变奏曲

风的呼啸,犹如一首劲歌,引领着春日问询的目光。可沙尘随之而来,和着狂风的呼啸重复着亢奋的变奏曲。连日的风沙遮蔽了春日应有的和煦,让我的耳膜鼓胀眼睛干涩,让应该柔美的春色黯然,让互诉衷肠的人们手足无措。

风和沙的形影相随,春雨也就迟疑了起来。这就注定了有一些焦灼的等待,而等待使干燥的空气变得更加地通畅,风没有丝毫要停下让天空给春雨的迹象。是什么让风如此地不管不顾呢,是风的心气跟冬较上劲儿了呢,还是它就愿意这样肆无忌惮地掠夺了春色。

风,正在得意忘形的时候,还是落入了春天为它设下的圈套,它急切地撩拨正合了春天的意,春天正想利用它的引力筑起一道绿色的屏障。在风的迎来送往里,原本沉睡的种子开始跟随着风追逐起那反复有过的梦境,同时也酝酿了一场绿色与沙尘的缠绵与悱恻。

风,不知所终,我的呼吸里也灌满了泥土恣意的气息。是春之况味返青前与大地的郁结吗?那又是什么让风撕去了面具反目,变得如此地放纵与狰狞,风用这样的方式警示,我能深深地感觉到它们急切地表达着不满与愤懑,它们急切地想靠近我们的内心与我们结束纠结,然后与我们共享风和日丽。

可有些障碍真的很难逾越,这是风吹打着我的面孔的时候告诉我的。我只能紧闭双唇来抵御它生冷的入侵,可我的喉咙宁愿与干咳和喑哑为伍,也不愿多留点喘息的空间给我,紧接着是嘴唇干裂,只好在加湿器的出气孔上汲取着一丝湿润。这时候,我只好想象着把心泊在春天的一场雨里酣畅。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