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的美,鱼知道

5.jpg

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张翔的散文集《西望大泽》,与之前2006年他出版的《西部聚焦》相隔多年。

《西望大泽》封面蓝底白字,装帧设计庄重素朴,无序文,亦无后记。书后仅有一篇评论文章是已故诗人杨异才的。斯人已去,选择故人的评论,足见作者对他的看重和对友谊的珍视。因此也使《西望大泽》这部书平添了一份郑重感。为了更好地引领读者阅读,作者用心良苦,目录采取提纲挈领式,打开书本,浏览目录,我对其中一些文章如《再读母亲河》《遗址寻根》《拉司通的美丽与忧伤》《沿着边墙看风景》《炊烟唤我回家》等都是熟悉的,阅读过。现在收入书中理所应当。但对书中大部分文章我还是第一次见,于是在惊奇欣喜之余想一睹为快。

断断续续花了三四天时间读完《西望大泽》,合上书本,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想起诗人艾青 《我爱这土地》中的诗句:“假如我是一只鸟,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然后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溪的美,鱼知道;青海的美,张翔知道。《西望大泽》这部书是真挚的。正因为张翔对青海这片土地的热爱,才使他摆脱个人写作的范畴,用放眼世界的眼光,以一个当代知识分子的担当和勇气大胆讴歌青海,才有了他今天这部《西望大泽》的诞生;正因为张翔对青海这片土地的热爱,才使他对《西望大泽》这部作品投入更多的感情,凝聚深厚的思想,汪洋恣肆尽情抒写青海,以此传达作家对青海山水人物和对现实的观照,给读者呈现出一幅幅绚丽多姿的青海画卷。从圣山圣水青海湖到佛教圣地塔尔寺,从母亲河到巴颜喀拉山,从草原玉树到祁连山雪达坂,从著名诗人昌耀到个体导游16岁的回族小姑娘马丽娜,从西宁市的高原明珠塔,到站到明珠塔上望见的各种建筑,作者都不厌其烦地一一将其再现。不但再现他眼里青海美的景,美的人,美的变化,而且把近些年在青海看到的令人担忧的有关环境污染、拜金主义、价值观缺失等等令作者焦虑揪心的事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如果不是出于对青海由衷的热爱,是很难有这些文字的。

《西望大泽》这部书是厚重的。《西望大泽》是作者奉献给美丽青海最珍贵的礼物。正因为作者从小生长在青海,是个地道的青海汉子,所以他对青海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正因为他爱得深沉,他才无比慷慨毫不吝啬地把他知道的有关青海的景青海的人青海的事一股脑儿、不厌其烦地说与读者。比如开篇一说到青海湖,他就恨不把他知道的所有的和青海湖有关的知识都说出来,由青海湖的水,到湖里的鱼,由龙驹岛到美丽的鸟岛,由青海湖周边的山谷再到美丽的昆仑神话,从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到西部歌王王洛宾,从油菜花到自行车赛等等,一说起来就有那么多的话题,这要是一个不热爱青海的人是根本做不到的。

“谁不说俺家乡美”。一提起青海人熟悉的“土豆”“花儿”“枸杞”“母亲河”“冬给措那湖”等等,作者都如数家珍,让你在增长知识的同时又耳目一新。他以一个作家的视觉,对捕捉到眼中所有有关青海的美毫不放过,都尽可能地展示出来。比如《拉司通的美丽和忧伤》《又见达坂杜鹃红》《北山之秋》等文,作者通过叙述、描写、想象,把它们的美一一展示在读者面前,使人如临其境。

《西部大泽》,这部书是深沉的。这部书不光有对美丽青海景色的礼赞,其中还融入作者的人文关怀。书中有两篇作品《好大一棵树》《徜徉在诗人昌耀的第二故乡》都是写诗人昌耀的。昌耀是属于世界的,更是属于青海的。诗人昌耀我并不陌生,他的诗我读过一些,但关于昌耀多舛的命运我知之甚少,为了更好地领会他的诗歌精髓,创作背景,多年来我一直格外留心有关这方面的文字,关注他的生活和写作,已成为我的自觉行为。

令我没想到甚至欣喜的是,有幸在《西望大泽》中读到这两篇我一直想要找寻的文字。从中或多或少地满足了我的阅读期待,也知道了解了一些先生曾经生存生活的状况。从《徜徉在诗人昌耀的第二故乡》里第一次知道昌耀先生落难时生活过的湟源县日月乡下若月村,在这里他和一个叫杨尕三的藏族女人结婚并生下两男一女。是这个不懂诗的藏族女人一家给了落难的诗人一个温暖的家。而《好大一棵树》,则详细讲述了昌耀先生1995年自费出版他40年心血之作《生命之书》的全过程。

今天昌耀先生已离开我们整整18个年头了,在我们不停享受他这棵诗歌大树给我们带来绿荫的同时,作为和他一起生活在青海这片热土的我们,我以为应该多一些人像张翔这样的作家,对诗人昌耀一生多舛的命运投入更多的人文关怀,这是我们对诗人昌耀最好的怀念和最深切的爱护。

在这里,我也要直言不讳谈一点不足。一个人文章的优点可能也是缺点,一篇文章如果总是面面俱到,到头来可能会顾此失彼。所以,我以为作者今后还要在这上面多下功夫,多加锤炼。最后,真心期待步入知天命之年的张翔为读者写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来。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