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外三首)

原谅我无法解读血缘的密码

那远自突厥姓氏的血缘

在历史的河流里浪沙淘尽

原谅我无法倾诉孤独者的忧伤

那隐藏在口弦音中的疼痛

仿佛刀口的血!滴在心上

原谅我无法诠释蝴蝶的翅膀

那山河,花朵,波涛与闪电

从宝座下一直连绵到人间

原谅我的河流

原谅我细密的皱纹

原谅我在破碎的浪花与时光的沧桑里

读不出半点秘笺

原谅我一触即溃的忧郁

原谅我一点即燃的爱情

一切没有缘由和终结

为河流加冕

必须唤醒我身体里的这只猛兽

反复为它梳理毛发

让它更像一只狮子或者豹子

必须牵着它

行走在自己身体的边缘

寻找疯狂的舞蹈者或者一条蛇

在最黑暗的黎明

撕碎它!吞噬它!

只为最庄重的典仪加冕这条河流

听到的寂静

你不要用眼睛去读

要用心去听:这洪亮的声音

仿佛从世界的尽头传来

从血中传来

你会听到风在梳理云的白发

水在倾诉山的梦歌

在一棵树与另一棵树之间

一座村庄与另一座村庄之间

听到隐形的声音

正在幻化成低语

从唇齿间飞向七层天宇

还能听到寂静!

推门而入,犹如死亡之神

从午夜的窗口

一闪而过

叙述

叙述者语调缓慢,神色庄重

滔滔不绝地叙述:一峰白骆驼

与一条河流的传说

梦里的河流是“塔斯达尔”

十八勇士跪向西方誓血祈祷

黎明时分向着东方逶迤而行

跋涉的驼蹄印里填满泪水

这群人,在天山的侧影下抬手举意

一条河流边,第三十座大山上

丢失了白骆驼

举族点亮了黑夜在寻找。在寻找

叙述者的语言泉水般流淌

族群的历史也在流淌

老榆树下的情歌在流淌

筏子客舞蹈的浪尖在流淌

阿娜云红吉的苦难在隐隐作泣

狼群追逐着羊群,鸽群在早晨飞翔

河水在涨,森林远去

叙述者的眼睛开始湿润

河,在流

泪也在流

叙述在继续——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