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能读懂村庄(组章节选)

四月,有雪落北川

  天空倒置,雪花纷纷扬扬。

  虽然季节己经反转,绿意逶迤而至,冬的标签却依然不肯退出舞台,在四月的北川,时不时上演一场闹剧。

  不理会阳光喝的倒彩,一次次把芽孢梦想的火苗熄灭。

  在大地之上,尽显其苍茫本色。

  只是时光已暖,春雷携闪电即将登场。

  有风吹过鸟鸣的翅羽。

  一片片飘落的雪花终究逃脱不了悲剧的命运,不到半日时间,便都已成为田野山峦的下脚料,消失在渐露的绿意里。

  空留下一声叹息的余音,在北川的四月,久久徘徊。

每一株麦子都是光芒的隐喻

  当阳光盛大地走过,风不再留恋任何事物,舍弃一切逃离现场。

  田野里,每一株麦子都隐喻起光芒,为自己刻写墓志铭。

  汗滴禾下土,守住了根须,就是守住了宿命的本色。夏蝉躲藏在阴凉处唱起挽歌,昨日的花讯停留在记忆,奔突的音符平仄燃烧的词藻。

  所有关于麦子的故事,都凝结成一次仰望。

  所有关于麦子的言语,都随一段岁月流淌。

  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与处事的哲学对话,祭礼摆开,谁人来应约朝拜一株麦子的风情?

  发挥浪漫的想象截取一幅画面,立体的存在抑扬顿挫粒粒皆辛苦的归真,虚构时隐时现,为红尘纷扰击缶而歌。

  一份执着,走出线装书蜿蜒。

  而我站立在遥远,借一缕月光与故乡的麦子交谈,为生话固本培元。   

麦田正黄

  风有些漫不经心,每一枚树叶也是漫不经心,唯有一阵鸟鸣急促而过。

  阳光正好,麦田正黄。

  村庄收藏好岁月,世事排列秩序,等待收割机上场,演绎生活几重色彩。

  时光汤汤,反复清洗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影子。

  想象还在模拟昨日,前尘旧事逶迤于画面之外,可以省略多少情节,季节的轮回里简约了对白。

  低垂的麦穗静谧,仿佛不曾有过波澜。

  而麦地中间的草人身着艳丽的衣饰,傲然地占地称王,成为回音隐约了脱胎换骨。

  有笔墨纵情日子的清脆,看隐语流动。

  记忆醒来,完成一场神圣的祭祀,接受安抚。

  方言迁徙之后,谜底己无人解读。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