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是生命中的一簇黄金火焰

——访青海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晁元清

downLoad-20180810094620.jpg

晁元清演出结束时和伙伴们一起谢幕

8888.jpg

查阅资料

走上音乐之路

晁元清,1965年8月出生在西宁市郊区的一个小村庄。村庄的西面就是青海大学。对她和家人来说,那是一所可望而不可即的高等学府。那个年代,高中毕业考上大学的比例还很低,童年时的她怎么也想不到,今天的她会是与这所大学相邻的青海师范大学的声乐教授。那天,我与声乐教授晁元清去青海师范大学的路上,正好路过她曾经生活过的村庄,她说,这里的河边、田野都留下过我的歌声,我的歌唱之梦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1981年,晁元清选择报考了青海师范学院(该校于1984年更名为“青海师范大学”)。去学院幼师专业报到的那天,她第一次看到了钢琴以及架在琴上的五线谱,立刻被深深地吸引了:音乐的世界是如此神秘美妙,如此迷人。她暗下决心,一定珍惜在校的学习时光,不辜负家人的希望。一位叫姚延年的老师,发现了晁元清的音乐天赋,欣喜之余给予悉心指点,从那时起晁元清开始接受正规的音乐学习。1984年,晁元清因学习成绩优异留校任教。

1986年的某一天,晁元清偶然从广播里获得了西安音乐学院招生的消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她参加了西安音乐学院的入学考试,结果以西北考区第一名的成绩入院学习。

在校期间,晁元清一头扎在琴房苦练,虚心向老师、同学们请教,钻研声乐演唱技巧。声乐老师朱玫珍经常鼓励晁元清说,你声音先天条件那么好,一定能学出来的。大学四年里,晁元清几乎没有休息过任何节假日,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1990年,她放弃了到外地发展的机会,毅然回到了青海,在青海师范大学艺术系从事声乐教学工作。

七年的艰苦训练,将艰辛酿成蜜

多年的求学道路,使晁元清更加清醒地意识到,音乐没有止境,只有不断地求索和努力,才会在这条路上走得更稳更远。2000年,她又报考了中央音乐学院,成为当时该院全国招收的3名在职声乐研究生之一,专门学习歌剧。记得那次考试难度比较大,四首作品,现场识谱,仅给几分钟的时间……幸亏有四年本科学习打下的坚实基础,再加上几年的教学经验,这才让她顺利过关。

晁元清终于跨进了中国最高的音乐学府。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期间,晁元清的指导老师是著名歌唱家叶佩英。谈起在校学习的情况,晁元清感慨系之:“我在西安音乐学院和中央音乐学院经历了近七年的艰苦训练,正是通过这七年的学习,让我了解并熟悉了人类声乐演唱技巧接近一百年的发展历史。说句实话,声乐训练异常艰苦,当你可以承受任何强度的压力时,你才能进步。记得那时,一年半的时间都花在了发声、练声的训练上,还有半年学习如何控制声音。而每过一个季度,学校里都会有一次特殊的技巧考试,很严格,一点儿也没有宽容和怜悯。那时的我们只有日复一日地练习,从早到晚。”

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毕业时,晁元清举办了毕业独唱音乐会。不要小看这场音乐会,那可是在国内最高的音乐学府的独唱音乐会,任何人不敢有丝毫怠慢。晁元清是在指导老师叶佩英的带领下,从读硕士学位的第二年就开始积极筹备这场音乐会的。记得那时,她把大量的时间泡在琴房里,有点闲暇也是看视频,查资料,准备独唱音乐会曲目……那个过程真是将艰辛酿成蜜的过程。每天的练习也都是硬生生挺下来的。好几次,晁元清都在想,把这次音乐会唱完,我就不唱了,但这次一定要坚持下来。她觉得自己快崩溃了……音乐会当天,来的听众很多,学院演奏厅爆满,晁元清又兴奋又紧张,她演唱了10首中外名曲,动情、高亢的歌声,深深打动了每一位听众,同学们把掌声、鲜花一次又一次地送给她,祝福着她。眼含泪水的晁元清与自己的恩师叶佩英和艺术指导——我国著名钢琴演奏家张慧琴教授紧紧拥抱在一起……专家、来宾纷纷夸赞说,没想到青海有这样好的美声学员……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奖励和鼓励,同学们都说,晁元清的独唱音乐会确实火了一把。在这火了一把的背后,是晁元清几年来克服自身局限,用无法想象的勤学苦练换来的;是高原儿女与生俱来的奋斗精神换来的,在人生的道路上唯有信念和精神,才能够成就一个人的命运和最终的梦想。

被音乐大师们的职业精神所激励

谈到音乐与生活的关系,晁元清说,音乐带给我的东西太多,它改变了我的命运,给了我追求之路上的成就感,它让我热爱生活,懂得珍惜。

在中央音乐学院读书期间,晁元清还有一个很大的收益,那就是北京良好的音乐文化环境给予她的精神滋养。记得中央音乐学院门前有一个音乐书店,当时是2000年,视频信息交流还没有现在这么便捷。那个书店可以买到很多大师演唱的CD,还有很多关于艺术家传记类的书籍,晁元清如获至宝,“那些日子我如饥似渴地学习,另外,北京对外文化交流比青海要多得多,我到音乐会现场聆听大师的演唱机会也就很多”。读研第二年,恰逢“北京国际音乐节”美国女高音歌唱家凯瑟琳·巴特尔举办独唱音乐会,那时晁元清的经济条件不是太好,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花了180元买了一张最便宜的票,当时她心里就一个念头,只要能在现场就行。

这样的现场学习对一个声乐学生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在实质上,音乐就是现场。与演唱者在音乐厅面对面交流是任何时空都无法代替的。你可以观察大师是怎样换气、怎样呼吸、怎样控制声音、怎样吐字的……一场音乐会下来,也许就能解决长期以来困扰你的某个演唱技巧问题。音乐会能激发你的艺术直觉和联想的空间,对大师的欣赏与赞叹,能够帮助你克服困难不断前进。

在国外,音乐教育也是这样。在莫斯科有一所儿童音乐学校,地理位置在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后院,所有在这里学音乐的儿童从一开始就被告知:肖斯塔科维奇这样的人物会在某一天与你握手,他们很可能在某一天跑到后院来抽支烟什么的。这其实是一种激励,一种心理暗示:孩子们会表现得越来越优秀,他们总感觉自己置身于那些神一级的人物中间,心里会有一种力量不断鼓励自己去努力,去更好地表现自己……

晁元清说:“在日常声乐练习上,我比较喜欢唱莫扎特的咏叹调,《费加罗的婚礼》中的苏珊娜和伯爵夫人,罗西尼的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中罗西娜的抒情花腔唱段。我在学习声乐的初期比较注重技术,稍成熟些以后,就开始注意自己的感情,挖掘作品要表达的意思,再后来,我开始系统地学习音乐史以及音乐理论。当你能熟稔地掌握一部作品的创作背景,作曲家的生平,作品所表现的历史时代,你再去演唱这部作品,那感受与你仅仅练熟了乐谱是绝对不一样的。后者是有感情、有角色的,那一刻,你就是苏珊娜,你就是伯爵夫人……你才能打动观众。我一直牢记着大学时老师的教导,做一位合格的声乐老师,文化修养是十分重要的。我曾经函授学习过大学中文专业课程,读了不少与音乐有关的中外名著,以及名作欣赏,音乐家传记等。由此,我的声乐演唱水平逐渐成熟起来,有了厚度,这一进步的过程就是要储备丰富的知识,它包括文学的、绘画的、历史的、宗教的……所以,一个演员,想象的力量是随知识的增长而增长的,我努力把这种对待事业的态度,传授给我的学生们。”

学生们说:晁老师最有魅力的状态是在示范的讲台上

我曾听过晁元清的一节声乐课,课上,一位女学生演唱了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中苏珊娜的一首咏叹调,晁元清对她的声音不吝赞美,然后教导说:“歌剧之所以给人以美的享受,是因为演唱者深刻体会了戏剧中的文化背景,然后融进了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情感才唱出来,如果只是机械地把音符唱出来那就太单一。”随后,她开始调动学生的情绪,让歌声跟着歌词和角色的思绪飘荡……她强调着:“如果你唱这个角色,在舞台上你就是在唱你自己,你就是苏珊娜。”

一段唱完后晁元清叫停了,她严肃认真地帮助学生进行了简单的发声训练,通过几句试唱,她一针见血地指出学生声音上的优势和劣势。并且通过对与错的发声对比示范,让人直观清醒地意识到自身问题在哪里。

短短的一节课,我感到晁元清在声乐教学中的“示范能力”特别强。好的声乐教师,课堂中不仅要对学生采取行之有效的理论引导,更要通过一遍遍的有声示范让学生在感性认识上有更加直观的体会。歌唱家叶甫盖尼·涅斯捷连科说:“会教要先会唱;当然您会唱了并不代表您就会教了。声乐教学是科学的、经验的获得,是舞台实践的结果。随着歌唱事业的科学发展,需要教师们更新习惯的观念,做到又能教又能唱的典范……话又说回来,从歌唱的角度来说,美声唱法对声型有其特定的要求。听觉上是那种具有震撼性的金属般的空间感、超脱感,所以声音听起来厚重自然、音域宽广,给人的感官带来强烈特殊的感受。示范和理论相结合是最有效的、科学的、完整的教学体系。”

晁元清对学生的严格是出了名的,特别是在课堂上,包括一个音符、一个字都不能出错。歌唱艺术是时间的艺术,必须要千锤百炼,上舞台了才能把最精彩的瞬间展现给观众。所以她的学生面对这种严格都特别理解。

后来学生们对我说,晁老师最有魅力的状态是在示范的讲台上。

在中央音乐学院,晁元清听过一个大师的音乐讲座,其中有一段叙述她记得非常清,大师这样说:“如果你从来没有和一个德国农民在德国的乡村里喝过啤酒,那么瓦格纳所写的东西你不会了解。瓦格纳的曲子,一半都和德国民歌有关,这些人至今生活在那里,这些歌曲至今被他们咏唱。这些都是音乐作品被创作出来时的大环境,你必须了解它们的种子扎根在哪里,才有能力去理解那些文本。所以这是一项非常非常复杂的工作。”

晁元清经常以自己的经历告诫学生们,每一个学声乐的人,一生中都会遇到唱与不唱的选择,因为你必须首先要能安身立命、养家糊口。但如果每一个阶段你都有不想唱、却又有一种力量把你拉回来的感觉,说明你喜欢歌唱,你就要坚持下去。作为职业的歌唱家,你必须拥有一颗坚强的心!我们虽然没有条件去德国、法国、意大利走一趟,但最起码你要认真研究要演唱的乐谱,再深一步,就是查阅作曲家的创作背景,他所处的时代等等。你把功课做到家,你的演唱一定会区别于一般学生。

声乐课结束后,晁元清对我说:“我们都是从学生时代走过来的,现在我又做老师;我认为,好学生应该具备这三个条件:首先是对音乐的热爱,其次是天赋必须好,第三你必须执着勤奋善于思考。我信奉一种原则,干每件事,都要有一颗平常心,踏踏实实去做。如果我们一定要寻求一个标准,那就是人的情感,人真实的认识能力,明辨是非的能力,良好的判断训练。因为这些对人的生活发生了作用。声乐学习,是时间的艺术,你必须耐得住寂寞,面对通俗唱法和各种娱乐选秀节目,你是孤独的,甚至是边缘化的。但你必须坚持,退一万步,你若要转通俗,在有一个好的声乐教育的基础上转通俗,你演唱技术也要比一般的通俗演唱有优势。”

晁元清上起课来非常严厉,但在生活中,她却与学生亲密无间、毫无距离。学生们总是见缝插针地找机会和老师聊天谈心,她就像慈母一样关心着每一个学生。

“生活上我觉得作为一个老师这些都是应该的,也没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因为他们成天在你身边,谁有困难你都会不由自主地伸一把手,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我就要把我所学到的东西毫无保留地教给他们,我在我的老师那里所得到的爱,也要毫无保留地传给我的学生,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人才。只要真诚,你就能打动你的学生。”说起多年的教育生涯,晁元清有些动感情。

在国外举办个人演唱音乐会

2006年5月8日,晁元清收到泰国曼谷艺术音乐教育学院董事局的邀请函,特别邀请她赴泰国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考虑再三, 晁元清接受了邀请。在紧张的教学之余,她从各个方面精心准备这场音乐会。最后她选择了34首歌曲,作为音乐会的候选曲目。经过两个多月的准备,晁元清于8月17日赴中央音乐学院,请钢琴演奏家张慧琴教授为其独唱音乐会担任伴奏。

2006年8月26日,晁元清独唱音乐会在泰国首都曼谷德国文化中心音乐厅举行,六百多人的大厅里座无虚席。晁元清和张慧琴教授缓缓走上鲜花簇拥的舞台,晁元清唱了亨德尔的著名歌剧选曲《绿树成荫》。这是一首对歌唱者的气息控制要求很高的曲子,一般歌唱家很少用这样的曲子作音乐会的开场。晁元清选用它作为开场曲,体现了她驾驭声音的基本功,同时也借这首旋律比较舒缓的曲子,平息一下紧张情绪,以便唱好后面难度大、力度强的中外歌剧选曲和中国艺术歌曲。

随后,晁元清用意大利语、英语、拉丁语、德语分别演唱了6首外国艺术歌曲和歌剧咏叹调,接着又演唱了6首中国民歌和7首中国艺术歌曲。为了表达青海人民的深情厚谊,她特意演唱了两首青海民歌——《在那遥远的地方》和《四季歌》。在观众们的一次次掌声邀请中,她返场四次,又演唱了三首中国艺术歌曲,最后在普契尼的歌剧《姜尼·斯基基》选段《亲爱的爸爸》一曲中结束了音乐会。观众对她的演唱,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晁元清,成为青海音乐人在国外举办个人音乐会的唯一歌唱家。她说,最没有障碍的交流就是音乐,我在参加国内外学术会议时,唱《在那遥远的地方》《四季歌》,在情感沟通上是没有障碍的。因为音乐是一种胜过语言的语言, 可以跨过任何界限,就像大自然中的风声、雨声,像大河的流淌声……

在蒙古长调中开辟音乐学术研究

面对荣誉,晁元清是如此的淡然,以至很少向外界过多地提及和宣传。多年来,她默默地、忘我地从事声乐教学工作,培养了很多已在省内外小有名气的歌手。

近年来晁元清又对青海民族民间音乐进行着认真的研究和调查,为抢救濒临灭绝的音乐曲种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在做田野调查过程中,晁元清接触到塔尔寺的喇嘛、草原的牧民、山村的花儿歌手、公务员等,倾听不同的声音,极大地丰富了民间音乐的素材,由此打开了更广阔的视野。音乐是建立在人类语言之上的情感,在中国民间音乐中,晁元清特别喜欢蒙古长调,蒙古族历来就有“音乐民族”之称,这与内蒙古地域辽阔,地处草原有关。蒙古族歌曲最显著的特点是在长期的实践中形成了一种字少腔多,且拖腔悠长、舒缓的长调歌曲, “长调”歌曲从旋律上来看,一般节奏自由,可任意发挥,强弱的关系也不明显,歌曲虽有小节线划分,但实际演唱起来并不受限制,往往在一些地方运用延长音,使音乐更加连绵不断,意韵深远。“长调”的代表曲目有《辽阔的草原》《牧歌》等。蒙古长调,被赋予了很高的民族诉求和社会呼唤意义,是一种非常稀缺的全球性艺术品。晁元清极为重视蒙古族民间音乐,2014年她主持申报了教育部确立的课题《青海蒙古族传统音乐唱腔及教学实践研究》,为青海民族音乐特色教育开辟了又一条新路。

感谢命运的厚爱

晁元清在日常教学中从不追求功名利禄,她说:“我感谢命运对我的厚爱,也不喜欢去抱怨什么,只想把工作干好,这样我很快乐。就算你现在给我一个最高职称,我一个学生也教不出来,那不等于愧对自己的职业吗?我的职责就是踏踏实实地教学生,做一些音乐学术研究。另外,我必须赶上潮流,知道当下流行的东西,不能墨守成规,必须有所创造地去教学,这样,我才无愧于教师这个光荣的称号。”

当我结束对晁元清的采访时,一种久违的诗意渐渐在我心中升起。我能感受到她的叙述中不仅仅是坚强、乐观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更藏匿着坎坷、艰辛和泪水。听她的叙述,我就像是在饮一杯发酵多年的红酒,浓醇馨香让人思绪万千; 又仿佛面对一种高尚的人文精神,不知不觉中已被它感染、净化……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