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九,升腾着的祝愿

大通老爷山原本静谧漆黑的夜晚,变得人声鼎沸,顶峰的寺庙里更是灯火通明,人头攒动。人们挤挤挨挨地围拢在院子中央点燃的篝火边,往火焰中撒入一寸见方的黄色纸片。夜风卷袭火焰,那些黄纸片纷纷从烈焰上飞升入夜空,众声欢呼:“升了!升了!……”这场景年年发生在农历九月初九凌晨的大通老爷山顶。

唐代诗人王维在《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一诗中写道“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两千多年后的青藏高原河湟谷地大通老爷山的这一登高习俗,一定与古代中原地区九月初九登高的习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青海地区不生长茱萸这种植物,人们不能在登高时插茱萸,可是受藏文化影响,青海人登高有了另一种寄托情感的载体,它就是那一寸见方的黄色纸片—— “禄马” 。虽然小巧,但“禄马”上印有预示吉祥的图案和经文,“禄马”仅仅是汉语对这种纸片的称呼,藏族同胞称其为“隆达”。

从春节、端午、中秋,再到重阳,每一个传统佳节都是人们祈求和展示美好幸福生活的节点。九九重阳节登高的习俗更多的是一种祈福活动,尤其是放“禄马”这一行为。登高的人们不分性别、年纪,聚拢在山顶的火堆旁,将一沓沓“禄马”放入火中,祈祷那些纸片在火焰和山风的带领下越飞越高,随着“禄马”升腾而起的是人们的祝愿:学业有成、身体安康……美好的心愿随着升腾的火焰和飘飞的“禄马”一起升起,成为人们最美丽的期待。

大通县老爷山的九月初九登高活动始于何时,我不清楚。自小在老爷山下长大,九月初九登高的习俗真正流行起来时,我已经在大通二中读高中,时间是20世纪90年代初。

从九月初八傍晚开始,老爷山下的小路就汇成了一条登山人的河流。包裹里拿着登高时使用的“禄马”,还有用于在山顶寺庙中煨桑的柏香,祈求神佛时焚化的香、表、龙票、法宝等。

一起去登高的人们结伴而行,有朋友同事、兄弟姐妹、夫妻家人,大家摩肩接踵,一边走,一边聊着家长里短。登高的人流行进在老爷山后山蜿蜒的山路上,抬头,一弯新月悬在头顶,从陡峭的悬崖边,萧瑟的秋木间静静注目人间这一奇特的风俗。

大部分登高的人要选择在九月初九凌晨零点放“禄马”,因为零时是九月初九这一天中最早的时间,在最早的时间放飞自己的“禄马”,祈求自己的梦想成真,这是一种吉祥的寓意。恭敬虔诚地在寺庙里上了香,放了“禄马”,乘着夜色一路与同伴聊着天顺着山路走回家,又或者坐在寺庙出家人的火炕上,吃着自己带来的熟食,喝着庙里提供的熬茶,共饮几杯老酒,拉着家常一直聊天到天亮,在晨光初起时,一边欣赏老爷山晚秋的风景,一边款款走下山去。

传说九月初九到老爷山上登高,一登就要连续坚持登三年。三、六、九,这些数字在传统文化中都是吉祥的数字。记得有一年九月初九,父亲因故不能去老爷山登高,他还不无遗憾地带我们姐弟到房顶虔诚地叩拜、祈祷,和我们在房顶放了一回“禄马”。

近年来,老爷山九月初九登高活动规模越来越大,政府林业、消防、治安等部门在九月初八的夜晚都要到山上值勤,以保证登高活动安全进行。当国家把九月初九“重阳节”定为“老年节”后,九月初九的节日气氛更浓烈了。

在传统节日中,九月初九重阳节只是一个小节日,但凭借这样一个小小的节日,人们把堆积在胸中的那些愿望随火焰、“禄马”、山风一齐释放。在“升了!升了!”的欢呼声中,寄托、思念、心愿一齐飞升。放下一些心中牵绊的东西,脚步又会轻快许多。下山,再回到生活中自己的位置,心中又多了一份奋斗和努力的力量。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