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与会者发言摘要

编者的话

9月18日至21日,中宣部在北京举办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推进文艺创作研修班,我省8名代表参加了研修班的学习。10月12日,为进一步建设高素质文艺队伍,推动我省文艺创作工作,省委宣传部召开了全省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会上,参加北京研修班的学员和省内其他作家、艺术家、中青年文艺创作骨干等畅谈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推进文艺创作研修班”精神的心得体会,并就如何推动我省文艺的繁荣发展建言献策。他们结合自己的创作实际,就坚定文化自信,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造无愧于时代、无愧于青海的精品力作等问题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今日,本报“江河源”副刊特辟专版,刊发此次全省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与会者的发言摘要,以飨读者。

如何克服浮躁 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

□马钧

由于社会急剧变化,竞争压力激增,还有不尽科学和完善的考评量化机制,致使一些作家被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投机主义等躁动化的社会心态所驱使,其结果就是“羞于安静”整日“匆忙”,忙于和急于“刷出自己的存在感”,期望“一夜爆红”,瞬间得到社会的重视和广泛关注,在“逐利的生活”中迷失自我,戕害自己的心灵。因为失去了奋斗的恒心、澄静的心态、务实的精神,致使一些原本有望攀上高峰、创作出精品佳作甚至不朽之作的作家,长久地盘桓、滞留在一种“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里。

所以,要克服浮躁,做到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自觉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我个人以为需具备以下三种“对症下药”的药方:

第一是“水磨功夫”。尽管在这个事事讲究高效和快捷的时代,让作家们的身心慢下来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但我们必须清醒地去理解效率和速度,相信“慢工出细活”这个民间智慧,并不是一个失去效力的真理和规律。建筑学家陈从周在他的《说园》里说过:“我们民族在欣赏艺术上存乎一种特性,花木重姿态,音乐重旋律,书画重笔墨,都表现了要用水磨功夫,才能达到耐看耐听,经得起细细的推敲,蕴藉有余味。”他所说的水磨功夫,就是一个作家全身心投入到精神创造活动当中去的周密细致的功夫。

第二是“坐得冷板凳”。史学家范文澜有句名言:“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说的就是不管是读书、治学、写作,要出成果的一个因素就是能“坐得了冷板凳”,不怕一时的名利损失。我记得著名学者黄侃给自己立下的一个学术规矩就是“不满五十不著述”。这意味着他要在很长的时间里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他不光要耐得住寂寞,还要耐得住人们的质疑和轻视。他期望的是写出结结实实的论文和著作,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第三是“素心创作”。大学者钱钟书说过:“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情。”他所说的“素心”,就是排除各种功利考量,利益的斤斤计较,欲望的患得患失,让自己完全沉浸于、专注于自己的创作天地。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代表他一生心血的、百科全书式的著作《管锥编》,写作于“文化大革命”时期。他之所以能够完成这样一部观照中国传统文化的鸿篇巨制,我觉得是在他的内心里有一种文化定力,一种对中国文化的高度自信。

网络作家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廖乙入

网络小说经过了二十年的发展,正在逐步从套路化、娱乐化的单一模式走向精品时代,融合中国元素的作品,反映现实题材的作品越来越多。我曾经在小说阅读网看了一部小说叫作《中国铁路人》,里面说的就是铁路工人的故事。前段时间,我刚从青海油田“深扎”回来,受到很大的感触,正准备写一篇这类题材的作品。青海油田是我国最早开发的油田之一,主要生产工作区域位于有“聚宝盆”之称的柴达木盆地,通过“深扎”我知道了油田人的艰辛。几代石油人在“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氧气吃不饱”的艰苦环境下传承的石油精神,不仅是石油开拓者和建设者用生命、勤劳、智慧培育起来的宝贵财富,更是我们当下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力量。油田的工人们代代坚守,不辞辛苦,任劳任怨,激励着我们更好地与时俱进,勇往直前。

网络作家对时代脉动、社会问题的关注,也是新时代网络文学创作不可缺少的力量。我认为,真正优秀的网络小说可以让想象力飞扬,但情感应该是接地气,能够引起共鸣的,网络小说一定要留在地面上,这才是网络小说的现实性意义。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开幕式上说过:“一切有抱负、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追随人民脚步,走出方寸天地,阅尽大千世界,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我自知资历阅历尚浅,未来的路还很长,在将来的创作道路上,一定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戒浮躁,戒焦虑,用一颗赤子之心创作更多的精品。

守住根本,发扬特色

□刘永灵

青海的京剧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无法与京津沪等大城市相提并论的。我们靠什么赢得市场?青海京剧团在多年的摸索实践中取得了许多宝贵的经验,那就是守住根本,发扬特色。京剧团在2008年与浙江京剧团合作创作演出的现代少儿京剧《藏羚羊》,到今年已经走过了十年,演出了998场,取得了许多国家级的奖项和荣誉。这一路走来有艰辛,有喜悦,有枯燥,有感动……从首场演出到现在将近一千场,虽然对演员来说是无数遍的重复,但是在剧场面对小观众时,看到他们期待的目光和互动时的兴奋,就会感到一个优秀剧目经久不衰的生命力。还有我团根据慕生忠将军率部队修筑青藏公路的事迹创作的《七个月零四天》,这个剧成为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后,我们开始了巡回演出,为了适应巡演剧场场地,我们对剧目做了一些必要的修改,精简了舞台装置以及大型道具的使用,强化了演员自身的表演。巡演过程中观众反映非常好,经常是演出结束观众掌声不断,有些观众眼含热泪迟迟不愿离去,曾经的筑路战士,在演出结束时面对舞台行军礼,大声呼喊着“慕将军”……

好的剧本是创作好的舞台艺术的根本,戏曲需要剧目,需要演出,而演出的对象是观众,观众不买账,戏曲就失去了生命力,引不起观众的兴趣,作为舞台艺术的戏曲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作为青海戏曲人,我们期待有更多更好的本土原创作品走出青海,走向世界。

倾听时代脉搏,关注当下生活

□郭建强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

这样的艺术基准和标高,恰恰和青海的人文环境和地理环境匹配。我想用四个词做出表达。第一个词是高峻,这个词既是地理的也是指艺术的。青海的文学和文化不像内地那么繁花似锦,但是仍然贡献了昌耀先生这样的大诗人。昌耀给予我们的启示是,如同人在昆仑,须知其高,须知其远,须知其厚,如此艺术作品才能获得强劲的生命力。

第二个词是汇合。青海是三江之源,在这里我们能直观地感受到一滴水是怎么成为一条河、一条江的。一滴水从冰川乳柱融化滴落的一瞬间,就带着强大的势能和一种使命往下奔走。之后各处各地的水滴水流汇合起来,从青海贯穿北部中国和南部中国,最后直奔大海。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艺术和诗歌诞生的过程。我特别感兴趣的是,河流的成长、植物的成长,当然还有人的成长。

第三个词是宽阔。青海的大山和土地阔远,像是巨大的台阶,一级级铺向高处。走在天路、天山(昆仑祁连都是天山的意思),你会在不知不觉中进入高海拔地区。这会提示你“回顾所来径”,回顾的结果往往是苍茫中的细节,打动你的往往是空气稀薄处的那些低矮却又格外美丽的高山植物。青海的宽阔,构成于毫不起眼的种种生命……这是物质构成,也是语言构成;既是形象也是本质。这要求艺术家既要倾听时代脉搏。俯身向下,又要关注当下生活。

另外一个词是生动。我们从西宁市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出门,不出百里就可以看到森林或者冰川雪山。在这样的环境,万物生灵保留着一种史前的生动和神秘。生活于其间的人们也或多或少地保留着这样的气韵。在艺术中,能够把这种自然的生动、生灵的生动,和人生存在世间的生动表现出来,作品就具备了打动人心的可能。

如何传递好青海声音

□祁小宁

在青海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繁衍生息着汉、藏、回、土、撒拉、蒙古族等各民族同胞。长久以来,各民族群众相亲相爱,共存共荣,水乳交融,进而形成了历史悠久,地域特色鲜明,形态丰富多样的独特文化。因此,民族团结进步的题材,是剧作者难以割舍、淘之不尽的富矿。

其次,我省是生态地位极端重要和生态环境极为脆弱的地区,在全国的生态区位中占有重要位置。我省实施生态立省战略,建好绿色屏障,让一脉清水徐徐东流,绿起来与富起来相得益彰。剧作者就要下大力气挖掘这方面的题材,为我所用,塑造艺术形象,彰显青海精神。

相对来讲,我省的生存条件比较艰苦,但这不仅没有使生于斯长于斯的祖辈们退缩,反而使他们具有了乐天知命、豁达大度的秉性。淳朴善良、崇尚英雄的情结孕育胸中。体现在戏曲创作方面,英雄题材就成了戏曲创作的重要选择。早期剧目有京剧《格萨尔》,话剧《雪祭唐古拉》等,近期则有秦腔《尕布龙》,平弦戏《魂系金银滩》,京剧《血沃芳草》《七个月零四天》。

现代戏的重要价值取向就在于展现现实生活,塑造当下生活中的人物形象,展示当代社会的自然风情和人文精神。与此同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中,最深层、最根本、最永恒的是爱国主义。选取有爱国主义价值的题材进行创作,亦是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的具体表现。

总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讲述好中国故事,传递好青海声音,就是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凝心聚神,笃定情志,忌浮躁,抛名利。作为文艺工作者,初心就是要知道我们的艺术从哪儿来,牢记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服务; 使命就是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要用作品呼应新时代的召唤,要用作品感召全体人民共同奋进,要对得起我们所处的伟大时代。

加强地方特色电影的创作和发展

□梁华

青海地域辽阔,各地文化风情千姿百态。如何促进地方文化繁荣及快速发展,加强地方特色电影的创作,是一种有效的手段和途径。地方特色电影强调在叙事中要展现出当地特有的地域人文风情。要促进青海本土电影的创作,必须要了解它的特点和规律,解决它所面临的资金、人才、市场与推广等各方面的难题。

我省各地由于气候、物产、习俗等差异,形成了不同的地域文化风貌。电影以人作为反映对象用最直观的画面,展现了各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壮美的地域景观。因此,地方特色电影可以成为发展地方文艺的一个新形式和有力的文化抓手。

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和标志,是民族认同和民族凝聚的基础,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代表着国家和民族的文明和发展程度。文化软实力是诸多软实力中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分,其核心要素是深厚的文化底蕴与蓬勃的文化创作相互结合。文化软实力,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能使人民基本文化权益得到更好的保障,使社会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使人民精神风貌更加昂扬向上。它是综合国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电影艺术具有多重属性和功能,作为当今文化软实力的载体之一和提升文化的重要途径,电影以更加开放创新的姿态和文化娱乐方式展开对外宣传,承载文化、传播文化,让受众在审美过程中感受民族文化、地域文化所特有的气质和精神,接受民族文化的核心价值,进而提升文化软实力。而文化软实力的提升在传播民族文化、地域文化、民族精神及增强民族凝聚力方面,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和意义。

影视创作的目标,归根结底,要靠一支门类齐全、素质全面、作风优良的创作队伍来实现。

如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

□朱锦明

作为青海美术创作队伍中的一员,我主要以中国人物画为主,兼及农民画的创作。因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我从小就生活在农民画的艺术氛围中。1975年和1976年,当时我七、八岁,我们家里先后来了两三批下乡进行艺术实践的画家,有我省著名的画家朱成林先生、赵继光先生、里果先生、陆保先生等。这批画家下基层,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群众,天天和村里的父老乡亲同坐在一个炕上,同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画农民肖像,画农村风景。不论阴天下雨,他们都坚持不间断地写生,还顺便辅导着村里的几个有理想的年轻人学习绘画,从而奠定了我们村的农民画创作队伍的基础,随之也带动起周边乡村的农民画爱好者加入到绘画的团队。这件事至今令我记忆犹新。也正是通过这件事,我认为从事美术工作,创作优秀的美术作品,除了要有明确的目标、正确的方向和坚韧的毅力以外,深入基层,扎根人民是特别重要的。要想做到真正的“深扎”,在我看来,就必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实际行动。

1.艺术家就要像精准扶贫干部驻村一样,改变艺术生活观念,思想上要有充分的准备,要随时准备着吃苦、能打硬仗,能长时间地扎在基层,走近群众,走进生活,把人民群众生活当作创作的源泉。

2.艺术家深入生活要勤快,跑腿要勤,要脚踏实地。基层人民的节日和民俗民风里有许多传统文化,每一个活动都有群众的愿望和心声,我们要跟进活动、体验活动,通过和群众在一起的机会,了解民俗民风,解读民俗文化,为艺术创作增添食粮。

3.艺术家深入生活,要听群众的故事,听得多了,就慢慢会了解这个民族,懂得这个民族的风俗习惯,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思想和体验融入创作,有利于创作素材的积累。

4.搜尽奇峰打草稿。扎根人民群众生活,要把生活和艺术表现紧密结合在一起,充分体现人民生活环境和生存状态,在艺术表现的前提下,创作出让更多人民看得懂、喜欢看的作品,用作品来升华人民的生活,让艺术走进人民群众,作品才有生活的真实味道和艺术的高度,才能提高作品的美术价值和创作意义。

创作是一个艰辛的历程,只有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我们才能创作出来源于生活、代表着人民的好作品,才能经得起人民群众的审美检验,才能创作更多更优秀的、有时代特色、充满正能量的作品。

让广播剧插上腾飞的翅膀

□葛建中 

这些年来,我省的广播剧《你的飞翔我的梦》《最后的报告》《永远的琴声》等作品因为源于生活,贴近时代,对青海改革发展的进程进行了生动描绘,较好地表达了青海丰富的历史人文和各族人民在这片土地上的火热生活和伟大创造而广受好评。这些作品无论是思想性和艺术性,都有所创新,有所突破,充分体现了超越自我、敢于创新的精神。

青海多民族聚集,山河景观壮美,历史文化悠久,为文艺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资源。长期以来,文艺家们都在这片土地上孜孜不倦地耕耘,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还存在着很多问题。

在广播剧方面,一是资金投入不够,一般投入10万左右,这跟有些省份的投入相比差距很大。二是创作人员匮乏,由于受到资金以及收听率的影响,一些创作者不愿为此投入更大的精力。三是在广播电台没有专门的广播剧制作部门和专职从业人员,在创作过程中,缺乏长远规划,广播剧制作都是在业余时间完成。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广播剧的繁荣发展。

希望今后能够成立专门的广播剧创作部门,配备专门的人员,制定长期的创作计划。组织广播剧从业者深入生活,加强与外省市同行的学习交流。在创作资金上进一步加大投入力度。结合青海特有的历史、本土文化,还可以用方言广播剧的形式,弘扬青海悠久的地域和历史文化,创作出独具青海高原民俗、民风特色的广播剧。

还热爱以理性、韧性、土性

□李卓玛

在我眼里,文学是宽容的,它允许你有无限的热爱,并为此付出艰辛的努力,哪怕是那样地微不足道。文学又是严谨的,它不允许你有丝毫的马虎和不敬,哪怕是些许的玩弄心态。我敬爱文学,同时又敬畏文学。对于文学而言,我是虔诚的教徒,又是卑微的躬行者。

在最基层的田野,在最容易被人忽略的角落,总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进行了一整天沉重的体力劳动,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是夜晚的主人,是自己的主人,文学给了他丰沛的精神滋养,升华了他的个人价值。他写作已不单单是写作,他在享受他的热爱。我常常想,也许只有这样的热爱,才能真正诞生震撼心灵的文字。

一直记着黄坤明部长说的一句话,习总书记说过现在的文艺创作有高原没高峰,这其实是很客气很宽容的一种说法。我们现在其实高原都没有多少,更遑论高峰。这句话不由得让我深深地反思自己的写作。十几年的时间如白云苍狗,仿佛只是一转眼的工夫,只顾埋头写作的我,是不是真的要停下脚步,好好思想一番。

“文生于情,情生于身之所历”。经得起时间考验、能沉淀下来的好作品,不花费一番脚力、眼力、脑力无从得来,这是创作出一件优秀文艺作品最质朴的方法论。

艰苦的脚力,敏感的眼力,勤思的脑力,终将付诸于你的笔端。让我们用双脚去丈量大地,用我们的双眼去观察时代,用我们勤思的大脑去摄取精华,文艺工作者就能通过一次次心灵之旅,让自己的作品更有温度、更有厚度,不负时代和人民的期望。

鼓劲加油 助力领航

□贺福生

一篇感人的文章、一首优美的诗词、一曲动听的歌谣、一幅秀美的图画、一个精彩的舞蹈,都会在青少年成长的记忆里留下深深的烙印,并影响着他们的一生。因此,面对青少年群体,作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在进行艺术创作时要遵循以下创作规律:

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文艺创作要“有意识”(即文艺作品的思想性)。思想性是创作文艺作品的核心。文艺工作者应当自觉地把理想信念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等时代精神的培育融入创作中去,使艺术作品潜移默化地影响青少年的成长。

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文艺创作要“有意思”(即文艺作品的趣味性)。趣味性是创作文艺作品获得有效传播的方式。文艺工作者应当熟练应用各种创作形式、艺术元素、技法,融合当代社会中出现的新业态、新技术、新媒体,使艺术形象多姿多彩、栩栩如生,使文艺作品好听易记、好看够味、好玩有趣,达到积极引导、主动疏导、寓教于乐的教育功效。

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文艺创作要“有意境”(即文艺作品的艺术性)。艺术性是创作文艺作品的标准。文艺工作者应当不断追求艺术作品的高标准、高质量、高品位,摒弃和抵制低俗、庸俗、恶俗的艺术创作,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去锤炼作品,提高文艺作品的“含金量”,创作出“人人眼里有,人人笔下无”的上乘之作、高峰之作。

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文艺创作要“有意义”(即文艺作品的社会性)。社会性是文艺作品的价值所在。文艺工作者应当始终把引领社会风尚、传递向善向上的价值观作为自己创作的追求,站在历史的新起点上,把握好时代的脉搏,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讴歌奋斗人生,刻画最美人物,创造出润物无声、启迪心灵、塑造灵魂、开启智慧的社会效益。

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文艺创作要“有意向”(即文艺作品的倾向性)。倾向性是文艺作品的导向。文学艺术工作者在作品的创作中,要主动肩负起教育的责任,要把“文人之笔,劝善惩恶”的精神装在心里,流淌在笔下,以文化人,以文育人,做精神家园的建设者、真善美的追求者、文明风尚的倡导者和美好心灵的守护者。

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文艺创作要“有意象”(即文艺作品的创造性)。创造性是指文艺作品的创新。具有美的意象的艺术作品,才能给欣赏者以美感,能否创造出新颖独特的美的意象,是衡量艺术家创造力的标准之一,面向青少年的文艺作品要从他们的生活出发,以他们熟悉的人和事为原型,凝练和升华主题。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