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姜色》: 醉人灵肉一碗酒

1.jpg

喜欢这部反映藏地生活的电影。片名《阿拉姜色》,据说是一首康巴地区藏族祝酒歌歌名,意思是——请你干了这杯美酒。

《阿拉姜色》,这杯酒冷静、克制、醇厚,但也许会激发一场场风暴,在千里迢迢的朝圣路上荡涤你的灵肉,俗世凡众的复杂情感,生者与死者难了的夙愿,妻子丈夫与继子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与隐痛……

在高地峭拔冷峻的氛围里,人性的温暖和柔软再次战胜了不可逾越的高山鸿沟和寒冷坚硬。

雪山,旷野,河流,风雨……

公路,汽车,人家,夤夜……

在一幅幅壁画般的高原藏地大背景上,一个心藏秘密的爱哭的坚韧女人,一个心情复杂的偷偷抹泪的善良男人,一个自闭任性有些熊样的孩子。哦,后半部还有一头失去了母亲通人性的可爱的驴驹,浮雕般凸显出宽恕和爱。

而最后,这一切都在早先傍晚篝火边,男女主人公罗尔基和俄玛深情吟唱的“阿拉姜色”和那一盏酒中,摩擦,交融,消弭,和解。他们的肉身丈量过了漫长的艰难困惑,而他们的心灵则一步步得以解脱和救赎,目光飞越过明亮的雪山,灵魂抵达了辉煌的圣殿……

喜欢的几个细节——

朝圣前,俄玛去山上告别娘家父母、弟弟和前夫的儿子,回去时在山脚下对着山顶的娘家老屋,含泪磕了三个头。然后毅然离去。从那绣花盖头和颤栗的背影里透露出生离死别的决绝和痛楚。自此一别,再也见不到这熟悉的大山、古屋和亲人;

朝圣途中,俄玛弥留之际,取出腰间的一个包裹,如一个背负的沉重的情感的十字架,揭开了一个久藏于心、不愿告人的秘密:在她有生的日子里,带着前夫的骨殖朝圣拉萨,完成一个男人的临终托付和一个女人最后的夙愿,完成灵肉与爱的超度。正所谓:一诺千金。这是怎样的一种深情至爱,如此刻骨铭心,难以释怀!无奈之下,俄玛终于将未尽之愿转托给前夫的儿子诺尔吾和后夫罗尔基,乘车前去圣地,帮她还愿;

从诚心帮忙不要回报的路人那里,从帮助俄玛朝圣而很快借口逃离的俩女子那里,从搭便车报价的司机那里,隐约传递出大山深处尚存的淳朴敦厚之风以及人性的弱点和现代商业社会的气息;

诺尔吾失去母亲之后,情绪更为复杂,表现出躲避和对抗后父的过激行为。而一次当后父在河边找到他时,他却和一头黑驴驹亲密对话。原来,这头小驴也刚刚失去了它的母亲。此情此景,人性与驴性邂逅,成为凄美动人的互置,天地有情,万物有灵,唯爱,是相同的。后来,还是这头小黑驴帮助他和后父完成了艰苦卓绝的生命之旅,完成了一次精神和爱的升华;

罗尔基在寺院超度俄玛亡灵时,将骨灰盒里那张俄玛与前夫一起的照片贴在超度墙上,后又将俄玛前夫的半边撕下,贴在了另一处。对妻子的深爱以及对一直活在妻子心中的那个亡灵的妒忌心理表现得入木三分,既克制有节,又感人肺腑。到达拉萨时,罗尔基又在骨灰盒里发现了粘在一起的那张照片。谁都清楚,那是诺尔吾的杰作。他舍不下自己的亲父亲母。从照片的撕开到粘合,表现了人性的裂缝与愈合。人世间,许多事需要理解和宽容,包括爱;

影片最后,父子二人即将到达终点,在一废弃羊圈里准备修整几日,再去兑现最后的夙愿,那承载缠绕着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沉甸甸的夙愿:承诺,理解,包容,归于爱。这时的罗尔基像一个慈父般给诺尔吾买了新衣,然后给他洗头剪发。这时画面被浑浊如血的物体遮盖,只听见罗尔基粗重的哽咽和剪发的咔咔声——

那淹没银幕的,一定是罗尔基的眼泪……

如受洗或灌顶般,在神圣的爱的光环下,一个生命新生了……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