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之伤

是否,一轮明月能铭记所有的流逝: 

歪脖子树年华垂暮, 

土坯墙圈定生活的路径。 

牛羊不作声,唯有芨芨草和石头反复念叨 

太阳落山的地点。 

或者,一切都是潺潺溪水 

伴着晚风看着一个个疲惫不堪的背影。

炊烟走散后,唤醒了所有星座, 

然后,把一切声响归还给蛙鸣。 

老狗的坚守和愤怒,还有万般无奈, 

都拴在被黑夜值守的大地上。 

歪脖子树手持银质烟斗, 

望着一颗流星滑落星空。 

像是在归还, 

一来一往,唤醒我, 

还有他们……

无法视而不见。 

沿着那条路走来, 

护佑他们的总是深居简出。 

向一座山岗投石问路, 

方知此山非彼山。 

淡忘,或铭记 

光阴在融化,在所有光景里沸腾, 

迎风飘扬的必将深入人心。

责编:韩旭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