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辙中的故乡情——刘大伟诗歌《车辙》赏析

车辙

刘大伟

在故乡,这样的疼痛

多么分明。从雪光中来

旋即深入夜之崎岖

和一部家史应有的泥泞

就那么两条,等距离的爱恨

涉及土地和数不尽的黎明

车辙中有蠕动的冰凌,也有

一株花秘密绽放的声音

缘自泥土,和碌碡般结实的

碾轧。故乡为各种车辙所牵绕

而那些时隐时现的印痕,是遗忘

还是驭夫至今无法找回的重量?

《车辙》是诗人刘大伟创作的一首短诗、带着浓浓泥土乡味的一首故乡曲,短小精悍,视觉独特,构思巧妙,读之在心海中不免荡漾起缠绵的思乡之情。

诗歌第一节:

  在故乡,这样的疼痛

  多么分明。从雪光中来

  旋即深入夜之崎岖

  和一部家史应有的泥泞

诗歌第一节以一种全景式的素描起始,构筑了故乡的一个全景图,同时展现出了故乡的自然风貌。诗人笔墨的“吝啬”,运用之巧、之精练可见一斑,给人印象深刻。诗句“在故乡,这样的疼痛/多么分明。”这是诗人内心感受的语言,却起到了吸引读者好奇心的效果。故乡通常是心中柔软的记忆,为什么成为多么分明的痛苦?读者的疑问自然而生。这样的诗歌语言是不是有读小说的艺术效果,足见诗人构思和语言的出巧。

“从雪光中来/旋即深入夜之崎岖/和一部家史应有的泥泞。”家乡的全貌跃然纸上,家乡在崎岖的高山上,诗人的记忆中,家乡就是一部泥泞的童年记忆。这样的家乡,这样的环境,在我们的周围,应该很多人都是熟悉的,有过相同经历的。诗人短短两句诗,就将我们带入了诗人、也或许是我们自己的故乡。诗人在故乡,这样的疼痛,大家似曾相识,读者的共鸣即刻合掌。这样小说式的诗歌,你能掩卷吗?我们来看诗歌第二节:

  就那么两条,等距离的爱恨

  涉及土地和数不尽的黎明

  车辙中有蠕动的冰凌,也有

  一株花秘密绽放的声音

诗的第二节,诗人将我们很自然地带入了故乡的生活中,同时也以诗文点明诗题。“就那么两条,等距离的爱恨”,多么赋有诗意的语言,两条等距离的车辙,承载了故乡人的爱与恨,“涉及土地和数不尽的黎明”,仿佛使我看到,在吱吱呀呀的车轮声中,黎明被唤醒,太阳冒出了头,劳作的庄稼人,翻山跋涉读书的农村后生,一个个出场,映入眼帘。我不是画家,但诗人精巧的诗句使我在脑海里画出了一幅农村的晨景图。

“车辙中有蠕动的冰凌,也有/一株花秘密绽放的声音。”是啊,数不尽的黎明中车辙的蠕动是农村家常便饭,也是农村艰辛生活的常态,这样的生活和场景在背书包的农村后生心中,有着深切的体会,故而家乡的痛才那么分明,诗人痛之源,读者痛相似。但是也正是因为艰苦的环境锻炼了后生奋发向上的精神和努力拼搏的意志,也才有“一株花秘密绽放的声音”,这是努力奋斗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声音,是方向、是号角、是希望。

诗歌第三节:

  缘自泥土,和碌碡般结实的

  碾轧。故乡为各种车辙所牵绕

  而那些时隐时现的印痕,是遗忘

  还是驭夫至今无法找回的重量?

时光如梭,诗人在第三节诗歌中,仿佛将我们从小说式的诗歌中带回到现实世界,故乡的泥土上,如“碌碡般结实的碾轧”的各种车辙时隐时现的印痕,犹如儿时童年的梦,时刻萦绕在诗人脑海中。诗人对故乡的眷恋,对故乡的情怀,对故乡的思念,在这里以一个疑问句戛然而止,结束了全诗,是诗人对故乡情感的剧烈迸发,而同时也将诗歌的抒情推向了高潮。诗人的疑问,是在问自己,也是在问所有走出故乡的人,如此使诗歌具有了现实意义的写实题材,令人掩卷沉思,诗歌的韵味在脑海中袅袅盘旋……

downLoad-20190505102443.jpg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