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奔流

京城,临近中秋的一个午后,秋高气爽,我去一截木草繁盛的残墙上漫步。说是残墙,其实更像年代古远的狭长的土垛子,十来米宽,二三百米长,顶端有四五层楼高,蜿蜒在两条干道的中间,远远望去,宛如一道植物的屏障。穿过地下通道,踩上一条石板铺就的小路,人就被高大的杂树和密密实实的灌木包裹起来。秋色间,蜂飞蝶舞;空气里,草香袭人。越往里走,视线越窄,随着高度的攀升,周围的楼宇大厦完全被阻隔在林冠之外。望着头顶线状的天空,耳畔听到的是车辆川流不息的轰鸣声,持续的声响滚滚而来、奔流而去。恍然间,奇异的感觉倏然而至。我的眼前分明出现了雪山、草原、峰峦、峡谷,一条通天的大河,浪涛翻滚,汹涌咆哮……

……思绪就此弥漫开来,河流的意象星罗棋布,闪烁灿烂;理性、意识,如同一叶无舵的舟船——

漂流在无限的苍茫里,

漂流在本能的秘境里,

漂流在激情的诱惑里……

这样广大辽远而又莫测的时刻,正是灵感到访的瞬间——

如果是文学的使者,使者受命于谁?

如果是内心的声音,内心出自哪里?

……

而在树冠之外,穿梭往来的车流,交响不息的声浪,来自红尘,来自家门,来自人间的爱恨情仇,来自生活的苦辣酸甜,来自现实的角角落落。

忽然觉得,许多时候,写作对人生而言,正如路旁的过客,不过是驻足的感伤,不过是途中的一瞥。

月明时,我们冥想里拥抱五月的村庄。

晨光中,我们蓦然间回到喧嚣的都市。

正如我站在残墙的高处,只要走下石阶,只要跨出林木,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就已经不再是刚才的境遇了……

仅仅一树之隔啊!

多像长空的云絮,多像河畔的烟霞。

感慨吗?

是的!

也许,我从来就没有自觉地真实过;也许,我压根就没有深入地明白过。

生活对我来说,不过是午夜的星空。

命运对我而言,不过是蝴蝶的翅膀。

此时此刻,在我生命的当下,又何尝不是这样?

然而,面对生活的激流,奔腾的大河,我还是要在自我的血液里,迸溅分享的浪花;还是要在心灵的河床上,倾泻自由的快乐。

而所有这一切,源于对自然的热爱,源于对真谛的执着,源于对美好的向往。

当这一切都在激昂的奔流中,汇入生命的大河,自在之舞酣畅逍遥,喜悦之光照亮天地——

还有什么能比人性的升华更加珍贵?

还有什么能比心灵的慰藉更加幸福?

即便喜怒哀乐风云幻化,即便脚下的路况泥泞艰难,跋涉的境遇里,你还是拥有鲜活的存在!

你不会放弃前行的觉悟,不会在乎行程的遥远,不会屈服时光的残酷。

而这一切,拒绝利益,与坚守无关,因为——

大地永恒!

麦香永恒!

希望永恒!

即便在本色的尽头,文学的光芒也一如既往,像无尽的云,像不息的风,伴随着人间温暖的烟火,伴随着你我生存的起伏,伴随着岁月兴亡的更迭……

大河奔流——

奔流在心脉之内!

奔流在天地之外!

奔流在灵肉之间!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