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西宁:阿哈吊的放生习俗

离开湟源县城向西走,两条省道和一条铁路横穿众山脉而过,通往青海的海西、海北两地。驱车顺着109国道向西石峡的方向驶去,远方绵延数十里的山脉渐渐地进入我们的视野。雨后初晴,公路两旁的葱翠山岭缠绕着一丝薄薄的雾气,显得多了几分仙气,这便是湟源县的西石峡了。在此之前,我曾听过很多生活在湟源的老人讲述他们小时候在西石峡的山岭中和小伙伴们采野果,收集桦树皮的趣事。老人们都对一个叫作阿哈吊的村子印象深刻,这个村子就在现在湟源县东峡乡的石崖庄村,村子被湟水河一分为二,一座石桥连接着石崖庄村的南北两个部分。

阿哈吊的神奇活在关于它的民间故事里,参与编修《湟源县文史资料》的董皓先生介绍,阿哈吊这个名字来源于蒙古语,其中阿哈是指哥哥的意思,吊是指弟弟的意思。最早的《湟源县志》曾把阿哈吊记为阿哈丢。董皓先生说:“这个村子存在的时间很长了,根据《西宁府新志》的记载,阿哈吊缠头庄,城(指西宁)西八十里,可以说阿哈吊至少也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而史料中缠头庄的意思又指蒙古族居住的村子。很早以前,西石峡一带居住的人寥寥无几,这一地区的山岭中到处都是高大的桦树,山脚下和半山腰等地都长着茂密的草。于是,村民们就把牛羊往植被茂密的地方赶,一些放羊娃还会在放羊的同时采些山里的野果子吃。”

由于西石峡中草木茂盛,对于像阿哈吊一样居住在西石峡的村民们来说,放牧就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谋生手段。牧民们所信奉的宗教习俗使得后人养成了一种给山神放生牛羊的习俗。董皓先生说:“西石峡旧称戎峡,当地人也把它叫作大俄博。过去居住在这一带的人认为,大俄博山有神灵的庇佑,当喂养的家畜群发展壮大以后,需要向神灵许愿才能保佑平安。这种许愿的方式后来演变成当地的一种特有的祭祀方式,祭祀时人们从牛羊群中挑出一头最为健壮的雄性牲畜。然后经过特定的仪式后,在它的耳朵上扎一个眼,并系上七彩绸带或布带,然后放归山里,等于把它献给了山神。人们把这种耳朵上系有七彩带的牛羊也叫作‘才塔’,成为‘才塔’的牛羊不能剪毛,不能役用,更不能被宰杀,因为它们象征着长寿。”

后来因为放生“才塔”的习俗,在当地一直流传一个民间传说故事。董皓先生说:“听很多老人讲,‘俄博山神’的坐骑原是供奉给山神的才塔,这是一头浑身金色的大牦牛,牦牛彪悍健硕,非常厉害。就连不少深山中出没的凶猛野兽都奈何不了它。而且它神通广大,许多牧民都相信它能驱逐豺狼、赶走瘟疫,保全牛羊平安。农民则认为这头‘神牛’能呼风唤雨、驱走旱魃、挡住冰雹、保证来年五谷丰登。还有人认为它的蹄子非常宽大,据说与妖魔搏斗的时候在石头上踩出一个蹄印。小时候我除了见到过西石峡山顶上的‘俄博山神’以外,还在西坡半山腰处见到过一块酷似牛身的卧牛石,人们说它是‘神牛’的化身。并且不远处还有一个逼真的牛蹄印记,虽然它是天然风化形成的,却印证了西石峡的民间传说。”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