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梦北山

7.jpg

北山人家

8.jpg

秋染十二盘

我素喜寄情山水,一则是个性使然,二则为洁净心灵。多年来,我几乎走遍了省内山水胜迹,末了却只对北山山水情有独钟,此地虽然常去,可每去一次必会有新收获。

北山其实不光属于互助,她还滋养孕育了门源、大通、乐都、民和等地的山民乃至山水文化。十余年前,我是骑着摩托车于盛夏季节去北山游玩的,一路上烟雨迷蒙,浑身湿透,感觉特冷,除却不住地打冷战,打喷嚏,别无选择。那时候由省城去北山的路上行人并不多见,北山景区那富有艺术气息的巨型大门还没建起来。我和表兄曾在巴扎乡政府所在地稍作停留,吃饭,照相,粗略游逛一番。抬眼朝东山望去,满目尽是苍翠,那些高可参天的云杉摩肩接踵,从山底开始就极其强势地辐射着铺天盖地的深绿,并恣肆铺张着这生命的底色,以致翻山越岭,将绿意渲染到底。它们恰如其分地营造出一种高原森林植被特有的悲怆壮美氛围。而巴扎村背后的西山上,稀稀疏疏长着一些不甚高大的柏树,可能是处于阳坡的缘故吧,水分稍缺,树木那种不失时机择地发展的欲望在此处显得稍弱,而那份别无选择却也安之若素的情状,自始至终感动着我的心。

如今的北山浪士当景区开发得比较到位,里边各种景点风格独具,游览之中,时时令人赏心悦目。作为游客,置身其间感觉心绪宁静,在无处不是的天然氧吧里,呼吸着山林沟谷中的清新空气,随走随赏各色树木混交生长的密林,在林间及溪边山坡草坪上挤眉弄眼的各色野花,淙淙流水,水上小木桥,山脚路边的小木屋,小小土族村落里不多几座庄廓院,庄廓院墙上依稀可辨的雀儿烟(苔藓),一路所见的三两位牧人抑或采药人,还有稀稀拉拉不多几只牛羊,一两只随意在河边或马路上徜徉的藏狗,一切的一切,都可入画入诗……在这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是再寻常不过的景致,实在不足惊奇。但凡爱沉吟几句诗的人,面对北山山水草木,相信没有谁能无动于衷。我常常想,如能在盛夏时节休一月假,在门源桃花源抑或互助加定镇,要不就在浪士当沟谷内的某一户人家里,安安静静住下来,白天游山玩水,早晚静心写作,则善莫大焉。你看啊,那所有色彩都归你所有——青海云杉的一碧到底,祁连圆柏的卖萌葱绿,红桦树皮的斑驳深红,祁连小檗叶片深秋时的透底黑红,无数野花的七彩杂陈,河水叮咚跃石过坎时泛着白沫,各类鸟雀身披锦绣彩袍,还有还有……

大通河依傍着302省道,自西向东,不舍昼夜地流着。我站在河岸,感慨自己年齿陡增却一无所获,甚或在人生旅途中左踏一个窟窿右踏一个眼眼……浪士当村里,二层小楼还不曾多见,可家家门旁都挂着上书“停车住宿”文字的牌子,连这里的原住山民都与时俱进了,善抓商机,改变生活状况,这是好事,也减轻了政府部门扶贫方面的负担。

北山几乎一年一个样,公路不断翻修,档次也不断上台阶;一个个村落在默无声息地发生着质变。变新了,变豁朗亮丽了,变得更具时代色彩了。记得去年10月国庆长假期间,我和一些文友去北山某地开联谊会,一路上发现了许多新近修建的观景台,观景台上人满为患,喊叫吵闹声,汽车鸣笛声,公路维修队工程机械的喧嚣声,吵得人有些忍受不了。每靠近一处观景点,游客们乘坐的大小汽车挤占去一多半路面,过往车辆就无法顺利通行。在甘禅口那里,行人多多,车水马龙,一家小小的私营加油站里,要加油的车子排着长队,没有半个小时的等待,司机就不可能给爱车加上油。

那可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回程中竟还遇到多得难以计数的旅游车辆,那么多城里人,要赶在上班上学之前疯玩一天。

我感喟于当代人消费观念变化之快,再说我寄情山水,是想撷拾有望期遇的美梦,这梦,与生俱来却之不恭,而在北山,一切皆有可能。

北山依然在矗立,亿万年来默然矗立于青海东北部,它是青藏高原的一张名片,也是三河间硕果仅存的巨型肺叶,默无声息地置换着河湟谷地渐趋沉浊的空气,每一个海东人以及高原子民,没有理由不为她的明天尽心竭力。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