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的缺粮记忆

口述:杨恺

记录:本报记者 徐瑞

学生时代节约粮食的事情至今令我印象很深刻,上世纪40年代,当时的国民政府在县门街(今人民街)一带成立了田赋粮食管理处,这个机构的成立加重了农民的负担,农民所得的粮食越来越少了。那时正是抗战时期,我还在湟川中学读书。粮食歉收,导致市面上能买到的粮食不多。西宁市民主要在水眼头(今水井巷)和斗行街两个粮行买粮。这两个粮行在粮食紧缺的时候还会关门歇业好几天,粮食经常涨价,所以老百姓的日子很苦。

粮食紧缺的情况也出现在西宁的各国立和省里的学校食堂,当时我所在的国立湟川中学的食堂是归学生会下属的学生食堂管理委员会管理,这个管理委员会主要负责向同学们收伙食费和乡下来的同学上交的粮食。除此以外,管理委员会还会一天派一名学生当督导员,在食堂检查大师傅是否有浪费粮食、偷拿粮食的情况发生,可以说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1947年后,情况更糟了,粮价上涨使得有限的经费只能买到很少的一点粮食,菜的品种也不丰富,夏天还能吃到一些白菜、大头菜、芹菜、白萝卜、胡萝卜之类的菜,到了冬天菜就更少了,只是一些冻菜和腌菜之类的。每天早上和中午排着队去领两个馒头一碟菜,晚上则是喝清得见底的汤面条,一个月只有两天汤面条里是能有一些碎肉丁的,只有幸运的人才能吃到。但即使是这样,同学们也会把八个装面条的木桶刮得干干净净。

后来,由于法币的滥发,导致恶性的通货膨胀,学生食堂管理委员会开始向同学们收银圆,一些农村来的孩子因为交不起学费,又交不起粮食,不得不辍学。

后来新中国成立后,湟川中学的学生才真正能吃饱饭。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