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信鸽

口述:杜显明

记录:本报记者 徐瑞

在我八岁那年我同父母一同来青海支援工业建设,那时候我的父母是西钢的工人,我从小也就住在这一带。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对养鸽子很感兴趣,在没接触信鸽以前,我都是买一些附近鸽市的普通白鸽和野鸽子来养。那时候纯粹是养着玩的,碰上志同道合的鸽友总想着大家聚在一起比一比谁养的鸽子好。但是普通的白鸽毕竟跟信鸽没法比,有的时候甚至飞五六公里就找不到家了,并不能用来比赛。

青海真正举办信鸽比赛还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上海至多巴两地举办了一场放飞信鸽的活动,这个放飞活动的终点是多巴。活动结束后一些信鸽飞不动了或者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就干脆就近落在多巴附近的农家院子里,农民们就把这些信鸽收留下来,这样我们这些养鸽爱好者就能得到上海信鸽了。那时候我是西钢的一名工人,厂子里和我一起养信鸽的还有五个人,为了淘一些好的信鸽,我们利用闲暇时间去多巴那些落有信鸽的村子里打听。信鸽出售的价格一般在四五元左右,或者还可以用我们厂发的劳保皮手套换,就这样我们这批爱好养鸽子的人便得到了属于自己的信鸽。当时我们厂区里有一个来自上海的工程师,他也爱好养鸽子,他把一间房子专门改成养鸽房养着二十几只鸽子。通过与他的接触我逐渐了解到信鸽比赛,以及一些喂养信鸽的知识,这使我对参加一场信鸽比赛有着浓厚的兴趣。

后来西宁养信鸽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些爱好养信鸽的人便想组织在一起办个信鸽比赛,当时主要的积极分子有陈孝安(后来当了西宁最早的信鸽协会的会长)、孙奎升(后来当了西宁最早的信鸽协会的副会长)、朱万益(后来当了最早的信鸽协会的副会长)、张恩太、李全等人,在所有最早的这批爱好养信鸽的人当中,我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当年在各方面的条件都成熟的情况下,众人便商量着想举办一次信鸽比赛,于是我们先是在海石湾试放了一次。确定没问题后,我们便准备举办一场西宁至兰州两地的比赛。这场比赛是分赛段式比赛,西宁到平安是一个赛点,平安至乐都是一个赛点,乐都到海石湾是一个赛点,最后海石湾到兰州是一个赛点。为了准备好这场比赛,每个人都出了一份力。当年朱万益等人是在气象局工作的,由于气象局的院子比较大,所以比赛前会把鸽子统一收在气象局,并做好相关的登记工作。而负责把鸽子运到平安、乐都、海石湾、兰州等地的人是在铁路系统工作的孙奎升,这批信鸽爱好者中还有专门负责收鸽子的,发传单通知大家交鸽子的……

1983年6月西宁第一场正规的信鸽比赛拉开了帷幕,为了这场比赛我专门把自己养的鸽子调理了一下,当时也没什么专业的养鸽知识,只是一直用从粮站买来的玉米、豌豆、麦子来喂鸽子。记得那一段时间我都要忙厂里的生产,所以这场比赛我只是交了鸽子参加比赛,其余的工作并没有做。比赛之前,有关这场活动的细则会有人打印成通知单送到各家各户,上面标注着送鸽子的时间,以及比赛的方式。我也是接到通知单后按时间交鸽子的,上交的鸽子被统一运到气象局的家属院,然后再让孙奎升安排把鸽子运到各个站点。当时没有太好的东西装鸽子,一些鸽子甚至被装到纸箱子里运上火车。那年我交了3只鸽子,从平安到西宁那一站三只鸽子全飞回来了,而从乐都飞西宁那一站丢了一只鸽子,最后比赛结束后只剩一只鸽子了。

这场比赛后,我们便想把这项民间体育活动延续下去,1986年,几个负责人便去了体育局备案,此后成立了西宁市信鸽协会,有三十多名会员,而我们这批参加放飞信鸽活动的人也成了信鸽协会的会员。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