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看戏

我这个人有个嗜好,喜欢看戏。秦腔、豫剧、眉户、京剧……我都喜欢。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戏曲舞台呈现出一幅空前繁荣的兴旺景象。可惜我家住在离西宁二十余里的郊区,除了偶尔看到送戏下乡的演出以外,只能看《青海日报》上刊登的西宁各大剧院今明两日的演出广告干瞪眼。因为剧团演出都是晚场,我不可能跑到城里住旅馆看戏。然而渴望看戏的欲望强烈地折磨着我,使我下了决心,每个月抽出两三天时间住宿在城里过戏瘾。

  那时,解放剧场在大十字百货大楼旁边,演出最多的是秦腔。我先后在这里看过《十五贯》《法门寺》,印象最深的是西宁秦剧团演员张晓桃主演的《夺锦楼》,她把剧中贪图虚荣遭遇负心郎的钱瑶英演得活灵活现,受到观众好评。

  西门口的人民剧场在水井巷附近,这里演出最多的是京剧。我早闻青海京剧团演员徐鸣策的大名,特意去观看由他扮演剧中人陈琳的《狸猫换太子》。他扮相好,演得极佳。这出戏很长,像电视连续剧,要演好几个晚上。我因时间关系,只看了其中的三场。

  西宁市豫剧团经常演出的剧场在交通巷,剧院所处的位置虽然有点偏僻,但演出的剧目特别丰富,吸引了很多观众慕名而来。我在这里先后观看了《春草闯堂》《杨八姐盗刀》,印象最深的是本团演员张玫英在《桃李梅》中的表演。那优美的嗓音,给人一种余音绕梁,回味无穷的享受。

  青海剧场坐落在五四大街商业巷旁边,这座在西宁来说最具气派的演出场所气势雄浑。青海话剧团、青海歌舞团常在这里演出。我在这里看了两场歌剧《货郎与小姐》《马五与尕豆》,前者反映外国爱情故事,后者是西宁歌剧团根据西北地区流传很广的民间叙事“花儿”改编,剧中青年男女的爱情悲剧发人深思。

  我如饥似渴地沉溺于看戏的快乐中,每隔十来天便在城里住宿看戏。看戏容易,只要买了票便可以看。难的是住宿。我在解放剧场、人民剧院看戏,住在湟光十字附近的民族宾馆;在交通巷剧院、青海剧场看戏,住在西宁浴池。那时供人住宿的宾馆管理极严,入住者须登记办手续,打过招呼后方可外出,否则像我这样看完戏很晚才能归来的客人服务员根本不给开门。登记时看完有效证件还得说明住宿缘由,当听到我住宿仅仅是为了看戏,服务员用不相信的目光多瞪了我两眼。当然,花了钱看戏又花了钱住宿,这在当时工薪阶层每月只有四十元左右的工资收入者来说,简直不可思议。我自然无法辩解,说明这点钱是我在食堂打饭时每餐只吃5分钱的萝卜丝1角钱的洋芋片省下的。

  随着时代的发展,昔日的剧场早已改换了往日的旧貌。尽管在电视上、碟片中能看到更多的地方戏曲剧目,但那种观众与演员在同一个场所同呼吸共交融的气氛和意境不复存在。时隔几十年,那些活生生的艺术形象仿佛还在眼前,那些令人难以忘怀的往事仿佛就在昨天。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