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噶尔的圬工

清中后期,丹噶尔逐渐成了河湟地区一个新兴的民族贸易集散地,商贸发达使得许多来自内地的工匠定居于此。丹噶尔城开始形成具有本地特色的十四匠,其中本地工艺除了木匠、银匠、皮匠、铁匠为主的四大宗以外,还产生了染工、画工、石工、圬工、窑工、毡工、缝工、口袋工、油漆工,其中与住房建造有关的工种主要有木匠、圬工、窑工等。

我省地方史学者任玉贵说:“过去湟源内城住的都是一些有钱人,他们的房屋大多是砖木结构,其中位于城中的李耀庭故居是最具代表性的砖木式结构的建筑了。传统木结构的房屋还分为复杂式的和简易式的,歇家、财主们所住的房子的样式多是五檩大墩或是二架七檩的,这样的房子是木匠、窑工、画工、石工共同完成的。其中房子的主体结构用料是由木匠精挑细选的松木,从山里运回来后再根据需要用锯子、斧子、推刨加工成需要的规格,然后用凿子加工出木头上的凹槽,完成拼接。同时窑工会把刚加工好的青砖运到工地上供圬工(泥瓦匠)砌墙,这种青砖是用本地的黄土烧成的,出窑后再放入草木灰的水中就加工成发青的颜色了,由于这种砖加工程序复杂,所以造价很贵。砌墙需要圬工有高超的手艺才行。”

丹噶尔城中的大部分老百姓由于经济拮据买不起青砖,所以住的都是土坯房或土木结构的房屋。造房子是要提前跟领头的圬工说的,临近工期需要带着茶叶和点心去看望领头的圬工,和他商量工期和酬劳方面的事。

任玉贵先生说:“因为土坯房不需要消耗燃料烧砖,所以造价低廉,民国时期的湟源县城中大部分民居都是土坯房。如果说按照当时5000至1万的法币能造一座最简单的砖木结构的房子的话,建造一座土坯房只需要100法币。圬工因为有一个专门用来抹墙的工具,当地人又把圬工称作抹泥匠。在我们庄子里有一个姓张的圬工手艺很好,附近的人亲切地把他叫作张抹泥。记得小时候我们家盖房子就请了张抹泥来盖。盖房子之前我父亲提前一个月和张抹泥说的,临近工期,父亲带着我拿了一小包砖茶和点心来到张抹泥家中,客客气气地说:‘张师傅,您看我家的房子您什么时候过来盖一下’,张抹泥笑着接过茶叶和点心说:‘等我忙完这一阵就去你家盖房啊’。我和父亲也知道张抹泥一般是在5月至9月这段时间干活,他答应的时间就会准时去的。”

到了工期,张抹泥带着他的孩子和一些帮着干杂活的几个伙计来到任玉贵先生家里。张抹泥干起活来经验非常足,什么时候干什么事情他心里都是有数的。盖土坯房最关键的要掌握抹墙和上房泥两个技术。任玉贵先生说:“同大部分圬工盖土坯房一样,张抹泥首先就是选择合适的土打土块,这需要用一个木板拼接成的木框架做模子,加工土砖时把湿土放入这个模具中压实晒干后就制成了一块儿土砖。加工好一定数量的土砖后,张抹泥让一个工人去附近的湟水河挑几桶水和泥,和泥的活是由张抹泥亲自干的,水、泥、碎麦草的比例都是有讲究的,等到张抹泥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用抹子抹在土砖上,然后把另一块土砖垒上去,就这样一层层地砌墙。抹在土砖的泥只有一厘米左右,这样砌出来的墙才不会倒。等四面墙都砌好后,张抹泥开始最重要的一步了,这就是上房泥。在此之前,张抹泥叫了几个年轻小伙把几根圆木横压在土墙的顶上,然后在上面铺了一层沓子(小灌木),接着又铺了一层土,最后把和有长麦草的湿泥铺在最上面,再用石磙子在上面反复碾压,压瓷实就可以了。经过一段时间,房子终于盖好了,彻底干透的房子非常结实耐用。”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