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村剧团

在我过春节的记忆中,最难忘的是1965年,那个年过得真红火。

当时我读六年级,过完年再读几个月书就该毕业了。看家庭境况,十有八九要回家务农了。我提前做好了思想准备,准备投身家乡的建设。

腊月里,我挑水路过韵家口村大队部,一位负责宣传工作的大队干部叫住了我,他说很快就要过年了,村里成立了剧团,希望我能参加。我想这是我融入社会的好机会,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与我同班的一位女同学告诉我,她也参加了村剧团,我们都很庆幸受到了村里的重视。

村剧团召开了成立会议,村党支部、团支部领导讲了话,强调了成立村剧团的重要性,鼓励大家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克服困难,取得好成绩。原定的村剧团是要演眉户戏的,今年打算排演《梁秋燕》。但接着问题来了,新成立的剧团排演大型剧目既没基础又没经验,挑大梁的演员很难确定。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大家经过研究决定,暂时排演一些小型节目完成春节的演出任务,但必须拿出一些有质量且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节目。

排练场在村东头的一座大院内,这是村小学的旧址,既有教室又有操场。整个腊月里,一吃完晚饭,村里爱热闹的人都往这里凑,院子里常常是人满为患。尤其是小孩子们,在人群中穿来穿去,演员怎样演,他们怎样学,演员还没会,他们已会了。所排演的每个节目,围观的人不断提意见,演员们虚心接受加以改进。有的人毛遂自荐,当众亮相自己对某个角色的独特表演,节目组当场吸引其参加演出。开始,由于围观的人多,演员们放不开姿势,表情不能投入。后来习惯了,该怎样排练就怎样排练。

根据剧团领导的提议,我和女同学演一出小戏。此剧比较长,台词老是记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太受干扰不好排练,同时也为了保持神秘感和新鲜感,我俩便利用放学的时间在学校后面的一块空地上排练。好在我们都是眉户戏爱好者,对眉户戏的曲调能够熟练地配在剧中的唱词上,所以排练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常有调皮学生在一旁偷窥,说些不中听的话,气得我们简直不想演了。后来一想,这是村领导对我们的信任,为了丰富乡亲们的文化生活,我们受点委屈算什么呢?于是坚持排练,常言道: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经过反复修改、死记硬背,我们终于掌握了角色,使自己成为剧中人。

转眼到了正月初六,村东头大庙前的空地上搭起了戏台,待演员们化装赶到时,戏场上人山人海。演出节目丰富多彩,有反映年轻人应征入伍的《五好红花寄回家》;有反映忆苦思甜的;有反映农村好人好事的《夸夸好人王大妈》等。我和女同学的小戏叫《拾萝卜》,反映的是热爱集体不贪图个人小便宜的内容。此剧诙谐幽默,笑料百出,惹得观众们笑得前仰后合。由于剧中唱词采用的是乡土气味浓厚的青海眉户调,听来十分悦耳入心。演出中不断听到鼓掌喝彩声,使我们越发投入角色。压轴戏是村剧团文艺骨干们精心排练的歌舞《花儿与少年》,由于剧中曲调都是当地老百姓耳熟能详的民间小调,富有动作性,许多观众便跟着台上边唱边晃动身子,台上台下是一片和谐情景。

几十年过去了,如今我在路上遇到爱开玩笑的乡亲,他们便会戏谑地说:“嗨,给我们拾个萝卜吧!”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