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筑广厦

3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城北区建设巷9号院。这个老旧小区,是已破产的青海省第二建筑公司的家属院,86岁的屈庆余老人就住在这里。

从事建筑工作三十多年,屈庆余一直奔波于青海各地,无数高楼、厂房由他和他工友们的双手筑起。从17岁的懵懂少年,到满面风尘的耄耋老者,屈庆余讲述了他从河北来青海建楼的陈年往事。

口述:屈庆余

记录:本报记者 王春雪

我的老家在河北石家庄农村,中学毕业后,我在当地一家名为“中义”的建筑公司做建筑工人。1956年,我看到了青海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招聘启事,与家人简单商议后,决定来青海。当年我还是个17岁的孩子,少不更事,想着去外面干一番事业。

来青海的一路,非常辛苦。我们先坐火车好几天,到了兰州,由于当时兰州到西宁没有火车,只能坐军用卡车。当时来西宁的路况非常差,一路颠簸,现在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当时走了大半天。

来省一建报到后,我就开始在青海各地修建各类建筑。之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我参与建设了西宁大部分地标建筑,如西宁毛纺厂、大百货公司、大十字南北大楼、医药公司、西宁火车站等,还去柴达木盆地修建过厂房和居民楼。

业务比拼获亚军

当时省一建的建筑工人分为普工和技术工,我是技术工。技术工就是现在建筑工地上人们说的大工,干的大部分是砌墙、抹灰之类的活。普工就是现在人们说的小工,不需要技术,出力气就行了。

我来省一建大概几个月后,单位组织了一次业务比拼活动。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参加比拼的有六十多人,比拼的场地选在一块很大的平地上,比拼的内容是砌墙、抹灰,谁砌墙速度快,砌的墙齐准、平展,谁就胜出。我个子高、力气大,干活也很麻利,比拼开始后,迅速占了上风。但去参赛的工人业务水平都很高,都不服输,也加快速度追赶我。大家使出各自的绝活,想要获胜,青砖在手中翻转,灰盆里的沙灰在一点点变少,观看的工友们不断地鼓掌、喝彩,我们也使出浑身解数想得第一。经过几轮激烈的比拼,最终我获得了第二名。

由于我干活不偷懒,眼明手快,不光在业务比拼中取得了好成绩,还经常获得单位的嘉奖,曾经好几年被评为公司的先进生产者。

戈壁滩上建厂房

“三线”建设开始后,政府开始开发柴达木盆地。省一建抽调了一部分政治思想端正、身体好、业务水平高的工人,组成“五四青年突击队”,前往柴达木盆地兴建厂房,我就是“五四青年突击队”的一员。

柴达木的风沙很大,住在戈壁滩上,经常是狂风卷着沙粒,让人睁不开眼睛。我们当时沾了部队的光,饮食条件还可以,就是非常孤单。建筑工本来就很辛苦,柴达木荒无人烟,除了工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们中一部分人去了格尔木,还有一部分人去了茫崖。我作为小组长,留在格尔木参与了一批工程建筑和居民住房的修建。西宁去格尔木的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我们干活几乎不用机械,都是肩扛人抬。我除了要做技术工的活,有时候还要做一些普工的活。没砖了,得去抬,没灰了,得去挑。那时候的楼房都不高,只有三四层,但挑着百八十斤的水泥上楼,非常考验人,我和工友们的肩膀上也常年带着伤。

虽然条件艰苦,但我们“五四青年突击队”作风过硬,攻坚克难,最终出色完成了任务。

三天建起观礼台

建筑工人很辛苦,有时候干完一天活,人都快累瘫了。但那会儿我很年轻,吃了饭,睡一觉,立马就恢复了元气。在三十多年的建筑工人生涯中,最让我觉得累和难忘的,要数修建观礼台的那次。

那座观礼台的位置,大致在今天的南门体育场附近。建成几年后,由于赶不上时代需要,就被拆除了。但那座观礼台是工友们昼夜不休、加班加点建出来的,我们付出了不少的精力和汗水。

记得那是上世纪60年代的一天,我们接到紧急通知,要新修一座观礼台,但给我的时间只有三天,想要顺利交工,就得昼夜不休,加紧建造。当时书记给我们布置任务,分工作业。我和几个工友作为单位的先进生产者,当然得发挥模范带头作用。

时间紧,任务重。工程开始后,我们时刻不敢怠慢和马虎。白天加紧赶工,太阳落山后,吃过饭,片刻休息,就得继续干,一干又是通宵达旦。有一天晚上,时间大概是一两点,我实在又累又困,就靠在砖墙上休息了一会儿,没想到一下睡着了,被检查的书记发现了。

虽然工友们都极度劳累,好在大家齐心协力,顺利建成了观礼台,交了工。后来,我从省一建调到省二建,又参与了很多重大工程的建设。我在青海的一生,一直从事的是建筑行业的工作。如今,我们当年建造的建筑几乎都不在了,但在风华正茂的年纪,我们为青海的建设出过力。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