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系列纪录片《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 (一)

聚焦河湟非遗见证艺人坚守

——《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拍摄小记

编者按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非遗保护工作走过了可圈可点、至关重要的5年发展历程。各级文化行政部门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落实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有关要求,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积极推动非遗保护传承,促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不断增强非遗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各项工作成效显著。

由西宁广播电视台拍摄制作的纪录片《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日前荣获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共筑中国梦”主题原创优秀节目,这是我省唯一获此殊荣的作品。这部反映青海本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型系列纪录片共分为《掌上的功夫》《遥远的绝响》《岁月的经纬》《匠心的锤炼》《八面的威风》《纸上的乾坤》《河湟的飨宴》《泥土的涅槃》《日月的酝酿》《铿锵的光影》十个篇章,聚焦河湟非物质文化遗产,见证民间艺人的毕生坚守,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该纪录片不仅是一部纪录片,同时也是一部详实的非遗文献资料,更是一部体现媒体担当、弘扬传统文化、颂扬工匠精神、传递正能量的社教片,打造了西宁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文化名片。

本版将采撷《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纪录片经典篇章,陆续刊发,精彩再现,以飨读者。

悠悠华夏五千年,文化瑰宝灿若星辰,流淌在岁月长河中,散落于民间乡野,见证着人类历史的发展足迹,闪耀出灿烂夺目的文明光华,为中华民族和世界文明留下极其丰富和宝贵的精神文化遗产,成为后人追慕和缅怀祖先最具说服力的活化石。地处青藏高原东北部的西陲古城西宁,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民族宗教多元并存,民俗风情瑰丽多姿,形成鲜明独特、厚重多元的高原文化形态。异彩纷呈的传统民族民间艺术,以其多样性、生动性、个性化的原生态风貌,散发出历久弥香的文化魅力,沉淀着古老深厚的历史底蕴,在西部高原文化精神高地独树一帜。

为及时抢救发掘日渐濒危消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西宁市积极响应国家非遗工作总体部署要求,全面建立健全国家、省、市、县四级非遗项目保护名录体系,通过文化专家认真筛选、论证和评审,确保非遗申报项目的科学性和严谨性,进一步完善西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西宁市文联和西宁广播电视台以此为契机和选题,共同携手合作,联合策划出品首部反映西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大型系列纪录片《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

作为担纲拍摄制作该片的承制部门,西宁广播电视台帧彩影视创意有限公司予以高度重视,本着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履行主流媒体责任使命和打造影视文化精品的理念宗旨,全力以赴投入此项创作任务,专门选调精英团队,组建成立摄制组。并依托西宁市非遗办提供的民间非遗传承人名录,着眼于具有突出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能充分展现民族民间文化创造力的典型代表,注重特色鲜明、影响广泛、世代传承、活态存在等目标选项。通过缜密细致的前期调研和筛选工作,最终确定十位非遗文化传承项目代表人物,作为重点拍摄记录对象。包括马掌工匠李生清、铸钟师傅李尚奎、丝毛挂毯织造者汪巧银、银铜器鎏金工艺师何满、河湟八门拳掌门人杨学海、民间剪纸艺人李桂兰、青海老八盘烹饪名厨范增福、砂罐烧制作坊主苏德英、百年陈醋企业家张有吉、皮影戏影子匠周邦辉。

纪录片《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聚焦河湟非物质文化遗产,见证民间手艺人的毕生坚守,传承弘扬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内容涉及工艺、技艺、曲艺、民俗等不同层面,涵盖西宁及湟中、湟源、大通等周边县域的河湟文化圈。拍摄制作历时一年多时间,摄制组辗转奔赴城市乡镇和农村牧区,足迹踏遍河湟大地山川,历经春夏秋冬酷暑严寒,深入实地寻访硕果仅存的非遗传承人,真实记录他们的精湛技艺和沧桑人生。通过选取不同的角度和亮点,因人因事铺陈设计,精心组织内容结构,采用纪实、追忆、讲述和访谈等多种电视语言,以故事性叙述手法娓娓道来,在既定篇幅内把握可操作性的表达空间,集中介绍传承流脉、工艺特色、制作流程、生存状态和市场前景。力求小处着眼,细微处见精神,凸显人物故事的生动鲜活,注重文字画面平实简约,把握结构篇章精巧隽永,赋予更多的知识讯息和人文思索。

目前,纪录片的拍摄制作已全部完成,共分为《掌上的功夫》《遥远的绝响》《岁月的经纬》《匠心的锤炼》《八面的威风》《纸上的乾坤》《河湟的飨宴》《泥土的涅槃》《日月的酝酿》《铿锵的光影》十个篇章。我们试图通过影像和文字的记录传达,追寻祖先背影,重现家族荣光,讲述寂寞心路,展现匠心情怀。在逝者如斯的岁月流沙中,去深情回眸那些渐行渐远的时间物证,打捞土地和生命的记忆碎片,见证艺术与情感的血脉传承。留存技艺珍品,体味文化沉香,呼唤精神回归,让岁月的芬芳熨帖我们的情感和心灵。

大型系列纪录片《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之《纸上的乾坤》解说词

一页红纸,一把剪刀,一张炕桌,一间小屋,一片斑斓天地。手腕灵活翻转,剪刀穿梭飞舞,薄薄的纸张仿佛被赋予生命灵性。纸屑纷然而下,如雪霰洒落膝头,蝴蝶的翅膀破蛹而出,宛然有型。声声犬吠打破了山乡的寂静,枝头的喜鹊振翅翩飞,划过春日的晴空。李桂兰依稀回到四十多年前某个春天的午后。

【同期声】 我从小喜欢剪纸,据说我的父亲就是一个好的剪纸艺人,九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也没真正见过他剪的作品咋样。那时候有绣得很小的荷包,上面有他剪的两幅花样我见过,再就没见过。那时候村里的老人也剪窗花,现在想起来好像不是太漂亮。那时看起来就觉得漂亮啊。

朴拙生动的河湟民间剪纸艺术,让李桂兰心醉神迷,幼小的心扉悄然开启,从此跟纸和剪刀结下不解之缘。因为生计艰难,纸张被庄稼人视为矜贵之物,她只得偷偷拿作业本练手,逐渐熟能生巧,剪得像模像样。平日里为左邻右舍的婆姨们剪个鞋垫或枕头绣样,逢年过节还能剪出一些应时应景的喜庆窗花,让村民们赞不绝口。

【同期声】 现在的人以钱为主,卖不上钱的话就不会去学。我们那时候哪怕不卖钱也会想办法学,个人爱好呗,哪怕送人就想把它剪好。现在的年轻人就不剪,以钱为主,剪了也卖不了钱。

自从嫁到湟源县大华镇何家庄村后,李桂兰并未因为家务农活而撂荒手艺,一有空就钻研揣摩,勤学苦练,投入大量的创作实践。手法技艺日渐圆熟,构图新颖精巧,线条优美流畅,形象灵动传神,散发出大俗大雅的乡土气息和独特的高原风韵,在四里八乡小有名气,但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将这门手艺变作钱。

【同期声】 以前民间艺术没有走出去,也没有宣传,最后到2003年文化厅挖掘民间艺人,县上派我去参加省厅举办的学习班 ,叫做贫困农村技能技艺培训班,带我们去庆阳看剪纸大师作品,他们那时已经商品化能卖钱了,我才知道剪纸能剪出个大作品,就像画匠用画画来卖钱,我的意识中才知道有这回事儿。说是剪了二三十年,以前不过是剪着玩呢。

这些年,国家全力抢救和扶持传统民间技艺,搭建文化平台,让剪纸艺术走出乡野,登堂入室。李桂兰眼界大开,热情高涨,不断汲取先进经验,精进手法技艺,开始步入创作旺盛期。《八仙图》、《天女散花》、《四大美女》、《十二生肖》、《富贵牡丹》等代表作,屡次参展历届全省民族民间工艺美术展,荣获各类奖项,被评为青海省民间工艺美术大师,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剪纸技艺传承人名录。

【同期声】 现在文化上抓得好,宣传得好。我们的作品也能卖钱了,卖了作品也能顾上生活。像家里有残疾人和我们这样年老的, 什么活都干不了,坐在家里还能剪一些作品,还能卖几个钱,也是一门艺术呗。

欲剪宜春字,春寒入剪刀。有活化石之称的剪纸艺术是千百年来中原农耕文化的缩影写照。早在唐代已见诸诗赋,两宋明清更是风行朝野,成为全民流行艺术。一脉相承的河湟民间剪纸长期发展流变,逐渐形成粗犷硬朗、豪放率直的高原风貌。农家庄廓,庭院炕头,心灵手巧的姑娘媳妇团团围坐,一边闲话家常,一边运剪如风。阳光洒落点点光斑,镂空的时光对折重叠,仿佛生命在悠悠岁月中彼此印证。

【同期声】 我们的剪纸第一个首先选好题材,要选这样质量好点的纸,质量不好的那种又脆,剪的花样也不行;再一个,首先要学会画,第一步要画好,先要剪一个啥图案,头脑里先要把图案勾出来,然后要剪出来,反映出我们青海的风格。

剪纸所费不多,老少咸宜,工具材料随手可得,制作工艺多采用雕、镂、剔、刻、剪等传统技法,讲求刀味与纸感。阳刻见刀,线条连贯,轮廓鲜明,以形写神;阴刻见色,线线相断,凸显块面,计白当黑。一阴一阳的天地乾坤,一正一反的辩证哲学,尽显方寸尺幅之间。构图布局应物造型,随势赋形,画面主客有序,对称均衡,参差疏密,错落有致,形神合一。通过写实或写意的比兴手法,刻画出吉庆祥瑞的图饰纹样。既有司空见惯的山水花木、祥禽瑞兽、戏曲典故等传统路数,也不乏喜闻乐见的风土民俗、稼穑农事、民族风情等生活写照。美好寓意寄托朴素情感,装饰着生活色彩,给人以独特的视觉审美与心灵濡染,深受群众喜爱。

【同期声】 我们剪出的东西以我们青海特色为主,我们个人也喜欢这些,剪出来的反映的就是青海特色民俗的传统。每个人手法也不一样,每个人风格也不一样,剪纸的奥秘深,相比电脑刻制手工艺术相当好。

凭借剪纸技艺让李桂兰的经济收入有所增加,有了更好的创作平台和推广渠道。但随着时代变迁发展,现代工业技术和社会多元文化的冲击,让年轻人逐渐远离剪纸艺术,令她深感痛惜和无奈。

【同期声】 我们的民间艺术虽说平台搭得很好,但还是没有形成商品化。就像卖服装一样,能整个卖出去还是不行。所以年轻人就不愿学,宁可拿着铁锨做一天活,一天好歹能看到百二百三的现钱。我们这个作品是死东西,你剪完放下,不知什么时候能卖掉。喜欢的人会要,不喜欢的人也不会花这个钱。我就担心以后就会真正失传。

不愿让传统艺术就此消失的李桂兰,在四里八乡物色弟子,收徒传艺,为更多剪纸爱好者悉心点拨,倾囊相授。同时,借助非遗进校园项目实施,她受聘为湟源县中小学校少年宫剪纸艺术指导老师,长年奔波于各个乡镇农村,坚持授课,乐此不疲。古老模糊的剪影在孩子幼小心灵中逐渐清晰起来,一如当年她与剪纸的初相遇。

【同期声】 我希望有关部门或文化厅通过网络或是各种办法,在各种旅游上搭建平台,如果能卖出钱,我认为剪纸艺术会慢慢景气起来。不然话就没人学,我个人想办个培训班,培养些剪纸接班人 。一来我厂子办不到,二来我经费办不到,我就以我力所能及的能力去学校尽量传授给她们。

由于长期运剪转腕,双手落下各种疾患,家人也常劝她就此放手。但李桂兰依然不忘初心,不舍不弃,沉浸在忘我的生命追求中。从春夏到秋冬,从清晨到日暮,一笔笔描摹勾勒,一剪剪游刃有余,一幅幅作品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剪出花香蝶舞,剪出山乡如画,剪出祖辈的记忆和光阴的故事,让心头的喜鹊飞上枝头,声声欢唱河湟的春天……

非遗系列电视纪录片《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之《河湟的飨宴》解说词

【同期声】 如果说秀色可餐,这座城市的味道更令人垂涎。据说,无数的外地观光客因为这里的羊肉和酸奶,才对它心向神往。小吃成为这座城市的本色。(《西宁表情》解说词)

一部城市风情片《西宁表情》曾满怀深情地赞美这座高原城市带给人们味觉感动和身心满足。其实,街摊小吃并不足以涵盖真正的西宁味道。作为专业的吃货老饕,没有理由不去享用一下传说中的河湟大餐青海老八盘。为了完美呈现这台传统盛宴,年届古稀的范增福一大早就去菜市场选购食材。

【同期声】 菜市场作为青海老八盘的市级非遗传承人,范增福对食材挑选近乎苛刻。所幸有长期合作的固定商户,能为老主顾优先提供新鲜优质的食材。一番精挑细选之后,他带着选好的五花肉、肘子、草鱼和三黄鸡满载而归。三月的高原,春天姗姗来迟,充满土族风情的互助纳顿庄园格外热闹红火。一台盛大的河湟飨宴正在酝酿,所有关于这片土地的味觉记忆被悄悄唤醒。

【同期声】 河湟地区僻处西陲,远离中原内陆。历代中央王朝移民屯边,汉文化东风西渐,也带来不同的饮食风俗和烹饪手法,并利用高原丰富的食材资源,融合当地口味,烹制出具有地域民族特色的美味佳肴。20世纪三四十年代,西宁洪福店商号经常有往来商旅打尖歇宿,镇店金字招牌“青海老八盘”让他们闻香下马。范增福的父亲当时是个打杂学厨的小伙计。

【同期声】 父亲机缘巧合,学得一手精湛厨艺,经常受人雇请操办酒席。范增福自小在锅前灶后得到口传心授,获取大量实践经验,逐渐心领神会。通过勤学苦练,很快掌握了老八盘的烹制技艺和精髓要诀。相较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料理,这道地方菜品自不可与之比肩。但在长期发展流变中,业已形成较为成熟的饮食文化体系。

【同期声】(范增福) 老八盘以8取数,带有中原文化八福长寿、兴旺发达的美好寓意,和中华八大菜系渊源颇深,呈现出河湟食俗的尊贵礼仪,在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中,赋予不同的情感内涵。今天展示的十三巧肉八盘是一桌婚庆喜宴,以八凉八热的菜肴为主轴,凉菜有全盘和四荤四素,热菜包括酸辣里脊、红扒全鸡、杂烩三烧、如意发菜、釀米、袈裟牛肉、带把肘子、红烧对鱼等,还附带肉包、糖饺儿、酥合丸、葛仙汤、三鲜汤等甜品汤羹,最后以两荤两素的“后四碗”坐菜收官。菜品设置因地制宜、因材施“料”,可随机调整变通。

【同期声】 要做出一桌地道纯正的老八盘绝非易事,选材、备料、工艺、品相、口味、营养,都有严格程序和独到讲究。作为宴席的头彩秀,凉菜全盘的精工细作足见匠心功夫。将焯水后的豆芽、粉丝、豆腐皮切丝,加佐味调料后均匀盛入盘中,用卤肉、牛腱、肘花、火腿肠、青笋切片后依次覆盖叠加,最后以熟鸡蛋、香菜、樱桃做出花样点缀其上。一道色彩艳丽、造型完美的荤素拼盘宛然成型,如同精美养眼的艺术品,令人赏心悦目。

【同期声】 得天独厚的高原动植物资源和发达的畜牧业,孕育出许多内地罕有的食材珍品,像发菜、地皮菜和羊蹄筋,为地域风味增色不少。尤其羊筋在杂烩三烧中不可或缺,需要用传统专业的制作手法精心处理。细心的范增福依照家传技艺,提前就已收拾打理好。

【同期声】(范增福和儿子) 年事已高的范增福近年殊少下厨掌勺。今天难得一展身手,一身大厨装扮格外精神,俨然大师风范。当炉火吐焰,油锅滚热,他瞬间进入状态,神情专注,手法娴熟。下料、调味、烹炒、起锅、装盘,每个步骤有条不紊,干净利落,展示出煎、炸、蒸、煮、烩、熘、炖、烧、炒等传统烹饪手法。如同指挥一台盛大交响乐,创作一幅写意泼墨画,全身心沉浸其中。一道道香气扑鼻的精美菜肴陆续出锅,被盛装的土族阿姑和盘托出。佳肴美馔、华服丽人与庄园春色融为一体,相映成趣。

【同期声】 在整个制作过程中,从食材处理、起灶烹饪到装盘摆型,每个环节工序范增福亲力亲为,巨细靡遗。弟子们围拢四周,屏息凝神聆听教诲,认真观摩学习。儿子始终忙前忙后,父子有幸同案共厨,配合默契,每一道出炉的菜品都凝结着两代人的心血浇灌。但儿子起初似乎并无意于从事这个行当。

【同期声】(范增福和儿子)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百业待兴,市场经济繁荣发展,沉寂已久的老八盘重现餐桌。近年来,随着青海旅游经济全面起飞,餐饮业蓬勃兴盛。本地清真风味一统江山,外地菜系登陆高原,市场竞争激烈。面对机遇和挑战,范增福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大部分时间致力于传统菜谱的挖掘整理,进行传帮带授艺培训工作。年轻一辈也不断寻求行业生存路径,让传统文化继承创新,融合发展。

【同期声】(王老板和儿子现场授课) 夜幕四合,华灯初上,人们团团围坐桌前,传说中的河湟飨宴闪亮登场,堪称一场味觉、视觉的盛大“轰趴”。凉菜全盘美轮美奂,酸辣里脊酥脆滑爽,红烧扒鸡鲜香浓郁,杂烩三烧扎实有料,带把肘子肥而不腻,袈裟牛肉层次分明,再加上釀米甜汤和花卷油包的佐餐,让客人食指大动,吃得酣畅淋漓,也了解到河湟餐饮文化的风俗礼仪。青海老八盘做工考究,品类丰富,口味独特,文化底蕴极为深厚,就像一阙平仄合韵的格律诗,在高原大地散发着诗意的芬芳。子承父业的血脉相传,让河湟传统菜肴飘香至今,人间的烟火、文化的香火也因此升腾不熄!

(本版文/图均由西宁广播电视台提供)

责编:王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