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标:记忆青海改革40年

淘书记:一座城市的文化景观

地标:白唇鹿书店

时间:上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中期

位置:西宁市西大街互助巷

downLoad-20181021100320.jpg

资料图片

上世纪80年代,人们获取知识最常见的途径是读书,因此社会上掀起了读书热,一些民营书店也顺势创办,成为那个年代独特的文化景观。 

我省收藏家贺林先生是个嗜书的人,当年经常在西宁的白唇鹿书店、 蓝星书店等民营书店购书,在他看来,这些民营书店滋养了一代青海知识 分子。

口述:贺林

记录:本报记者 王春雪

1985 年,我刚来西宁时,西宁的书店 除了大十字、东关、五四、小桥等几家新 华书店外,民营书店很少。但人们读书 热情却很高,这些书店里几乎每天都人 头攒动,有些书,必须排长队才能买到。 

上世纪 80 年代后期,西大街互助巷 开办了一家名为“白唇鹿”的民营书店, 这家书店的书品质高、新书上架快,受到 西宁年轻知识分子的追捧。后来,西大 街又开了一家名为“蓝星”的书店,这两 家书店成为当时西宁民营书店的代表。

邂逅白唇鹿

1985 年,我大学毕业后到距离西宁 二十多公里的大通铝厂上班,由于我上 班时要倒班,闲暇时间较少,当时的交 通也不如现在这么发达,所以我来西宁 的次数不多。 

记得那是上世纪 90 年代后期的一 天,我和妻子来西宁游玩,在西门逛了 一圈后到了互助巷,就在我俩即将离开 的时候,一家名为“白唇鹿”的书店吸引 了我。那时我非常喜欢读书,闲暇时间 都花在读书上了,看见书店自然高兴得 不得了。 

我进去逛了逛,发现书店并不大,可 能 有 二 十 平 方 米 左 右 ,被 隔 成 上 下 两 层,一层摆满了书籍,二层除了书,还有 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店内的装修很一 般,也没有供人休息、阅读的地方,有些 人 看 书 累 了 ,就 席 地 而 坐 ,毫 不 讲 究 。 但 我 发 现 ,这 家 书 店 的 书 不 仅 种 类 很 多,包括了文、史、哲各类书籍,而且书 的质量和格调也非常高。 

那天我在白唇鹿书店待了很久,也 买了不少书,由于年代久远,之后我在 白唇鹿书店买的书又很多,已经记不清 那天买的书叫什么名字,但可以肯定的 是,那次邂逅,让我与白唇鹿书店结下 了不解之缘。

诗人的书店

自从发现白唇鹿书店后,我经常利 用休息时间去那儿看书、买书,大通铝 厂到西宁二十多公里的路程,竟然也不 觉得那么远了。 

和书店的人逐渐熟络起来后我得 知,白唇鹿书店的老板名叫罗鹿鸣,年 龄跟我相仿,创办白唇鹿书店的时候, 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1984 年, 大学毕业的罗鹿鸣,响应国家号召,来 青海支边,多年后,罗鹿鸣被评为“全 国优秀支边青年”。 

不仅如此 ,罗鹿鸣也是一位诗人 , 出 版 过《屋 顶 上 的 红 月 亮》等 几 本 诗 集,在当时的青海文学界小有名气,我 想,白唇鹿书店书籍的品质和格调之 高,与这个特立独行的诗人老板有很 大关系。 

白唇鹿书店除了书籍的品质比较 高之外,它的图书章也十分有趣。前 几天我翻阅以前买的哲学类书籍时, 再 一 次 看 见 了 白 唇 鹿 书 店 的 独 特 书 章,一枚小小的朱红色图书章上,一只 白唇鹿昂首飞奔在原野上,身体充满 力量,姿态飘逸。我想,当时如我一般 的年轻知识分子,正如这只矫健的鹿, 狂奔在知识的大道上,追寻着真理和理 想。

购书:难忘的记忆

上世纪 80 年代的读书热中,年轻的 知识分子热衷于研读美学和哲学类书 籍。我所在的大通铝厂虽然是个厂矿 企业,但也形成了一个文学圈子,我作 为这个圈子中的一员,也沉迷于读黑格 尔、尼采、萨特以及弗洛伊德等人的著 作。这些哲学家的著作在新华书店一 般是很少能买到的,但在白唇鹿书店都 可以买到,而且有时还会有不同的版本 和译本,这让我们十分欣喜。除了自己 经常去买之外,我还托朋友去买,那时 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等著名出版社出 版的美学和哲学书籍,我都在白唇鹿书 店买到过。 

当时朱光潜的《谈美书简》、李泽厚 的《美的历程》等美学名著已经出版,我 身边的朋友人手一本,看得十分着迷, 我当然也不甘落后,立马就去白唇鹿书 店买了回来。那时的知识分子中间,都 会比拼读书,看谁的读书量大,谁要是 读书少了,就似乎在文学圈中抬不起头 来。 

当 年 我 们 还 热 衷 于 读 外 国 文 学 , 《二十世纪外国文学丛书》《外国文学名 著丛书》和《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是 我们案牍上必不可少的图书。记得当 时一位朋友买回来了一套《二十世纪外 国文学丛书》中的几本,其中有《喧哗与 骚动》《蝇王》《百年孤独》等西方现代文 学 精 品 ,大 家 互 相 传 阅 ,但 是《百 年 孤 独》太抢手了,大家都想借阅,但总也轮 不 到 我 ,所 以 我 决 定 把 这 套 丛 书 买 下 来,但那时的书并不便宜,买一本书一 般需要一两元钱,精装本得四五元,我 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二三百元,根本买不 了整套丛书,只好买了一部分。 

我记得,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汉 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很有意思,因为 这套书的种类以书封颜色区分,橘黄色 书封的是哲学著作,黄色书封的是历史 著作,绿色书封的是政治学、军事学著 作,蓝色书封的是经济学著作,让人印 象深刻。 

白唇鹿书店虽然店面小,但带给读 者的思想和文化却十分多元,德国古典 哲学、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等哲学思 想在这里交汇,引领着那个年代西宁知 识分子的思想潮流。

在书店结识的朋友

每次去白唇鹿书店,我都会遇到一 些青海作家、诗人和文学青年在那里选 书、翻阅或聊天,只不过那时我来西宁 的时间不长,并不认识那些作家们。多 年以后,我和文学圈的一些朋友们聚会 聊 天 时 ,不 禁 会 心 大 笑 ,其 实 ,我 们 早 已在那个几十平方米的小书店里相遇 过。 

在那个获取知识渠道十分单一的 年代,一个小小的白唇鹿书店,滋养了 青 海 一 大 批 文 人 和 作 家 ,已 故 诗 人 昌 耀 ,后 来 崛 起 的 诗 人 马 海 轶 、郭 建 强 , 文艺评论家马钧,学者左克厚等,无不 在白唇鹿书店得到过精神的滋养。一 些外地的专家、学者来青海,也要到白 唇鹿书店转转。 

和那个年代大部分的民营书店一 样,白唇鹿书店经过短暂的辉煌后,就 遗 憾 地 陨 落 了 ,先 是 变 成 了 租 书 的 地 方,再后来就倒闭了。但我和一些文学 圈的朋友聊天时,时常会聊起白唇鹿书 店。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