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校记忆

  乘坐35路公交车,每当路过位于五一桥东南侧的西宁市五一文化宫,心头都会涌现起当年在这里读夜校的那种令人心潮澎湃的记忆。

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经是被形容为我国“科学的春天”的年代。犹如柳树枝头在春风吹拂下泛起的绿色,在年轻人内心深处,学文化、学科学的热潮,日渐浓厚。那些没有能搭乘上恢复高考制度“首班车”的年轻人,求学的目标,纷纷转向了应运而生的刊授、函授和夜校教育。

当年,我是一名刚刚进入企业的机床操作工,由于所在企业计划要引进国外的先进生产设备,一位颇有远见的工人师傅提醒我,国外设备附带的使用说明书是英文版,不会英文,想成为操作工,可就困难了。恰逢当时英语、日语等外语教育成为西宁市夜校教育的热点,我便参加了五一俱乐部(夜校)外语班的招生考试。

五一俱乐部是西宁市五一文化宫的前身,正对院门是一座放映电影的大礼堂,礼堂北侧是一排东西走向的平房,这一排平房,又被内部一堵墙分为南北两个朝向的房间,夜校用房是朝北的一侧房间。记得当时夜校开办了英语、日语和无线电三个班。

都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对我而言,此话千真万确。我初中毕业,连26个英文字母都没有记全,可是参加夜校学习之后,虽然自己依然是“哑巴英语”,却也知道了英语中单数名词、复数名词的不同结构形式,认识到语法中还有现在时、过去时、将来时等不同的时态。在兴趣的驱使下,我不仅学习英语的速度明显提高,还歪打正着,反过来促进、提高了我的中文知识。虽然我的学历是初中毕业,但说不清是什么原因,直到通过学习英语,我才明白了自己母语——中文的主、谓、宾、定、状(语)是什么意思,才明白了什么是语法中的修饰、修辞。

我们英语班这些同学,有的来自企业,也有的来自医院、政府机关,还有几位来自消防部队,大家学习的热情都很高。我的同桌姓曹名桃源,也是一位企业工人,我们工作的单位,分别位于南川地区和东川地区,得益于夜校学习,我们成为好朋友,每天,我们结束八小时的工作之后,就自觉地汇聚到夜校,不迟到,更不会旷课,学习两个小时,然后再回家休息,可以说是风雨无阻。

我和曹桃源的家,一个在西宁火车站附近,一个在西宁大厦附近。每当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结束夜校学习,沐浴着皎洁的月色,离开五一俱乐部,顺着五一路拐上七一路,推着自行车一面向东漫步而行,一面畅谈个人理想和追求,到了建国路,我们才骑上自行车,分别朝向南北骑行而去。从春天走过夏天,走到秋天、冬天,我们总是那样心潮澎湃,充满激情……

如今,近四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当年一时兴趣之下所学的英语,也随着“三克油”还给了老师,当年五一俱乐部的礼堂和平房等建筑物都不在了,但是,夜校,那个令人心潮澎湃的年代印记,在我心头却依然清晰可见,那景、那人,仿佛就在昨天……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