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扬一时的杂技曲艺团

downLoad-20190128155937.jpg

downLoad-20190128155946.jpg

downLoad-20190128155955.jpg

downLoad-20190128160003.jpg

downLoad-20190128160013.jpg

downLoad-20190128160021.jpg

downLoad-20190128160029.jpg

照片由雷春膏先生提供 

空地上铺着整洁的地毯,地毯上一名演员正手持道具表演魔术,空地周围挤满了观 众……这是一张反映上世纪80年代前期,青海省杂技曲艺团在青海乡村演出的老照片, 这张老照片,引出一段青海省杂技曲艺团的往事。

上世纪80年代初 ,雷春膏先生担任着青海省京剧团的乐队队长。1983年左右,为了顺应时代发展,青海省文化厅决定创建青海省杂技曲艺团 ,雷春膏被抽调过去负责剧团的筹备和组建工作。 

“其实刚开始我心里是没底的,因为那时候的剧团都是事业单位,由政府发工资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们国家的经济快速发展,以前那种模式的弊端就逐渐显现出来,演员收入低。 任务重,文艺团体走向市场是大势所趋。” ”雷春膏说,成立杂技曲艺团,就是为了创建一种剧团发展的新模式。

组建杂技曲艺团 

组建剧团其他的问题都好解决,演员 缺乏才是最大的难题。当时青海专业的 杂技演员很少,所以雷春膏决定,全部选 用外地的杂技演员。 “大部分是从陕西招 的,也有河北等地的演员,都是我和同事 跑到当地挑选的,演员素质都比较高。” 雷春膏介绍, “为了提高演出质量,吸引 更多观众,当时我们还花重金请了福建一 带很有名的魔术师吴萍,他是中国杂技家 协会的理事,在业内很有名气。后来证明 我们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他的魔术深受观众喜爱,到哪儿表演,必然在哪儿 引起轰动。” 杂技曲艺团初步组建后,先在西宁试 演了几场,效果非常好,观众好评如潮。 “之后又在西宁周边演了几场,反响也很 好。当时剧团又得到了文化厅的支持,所 以我们决定从青海各地招收30名学员, 到河北的杂技学校学习和培训。在专业 老师的悉心教授下,那一批学员进步很 快,学成归来后,极大地提升了剧团的实 力。”雷春膏说。 

文艺为农牧民服务

杂技曲艺团在河湟地区的演出获得 了巨大成功,这让雷春膏的目光投向了青 海的广大农牧区。 

就这样,雷春膏带领剧团开始了在青 海广大农牧区的表演。 “那时,我们算是一 支真正的文艺骑兵队,一出去演出就是几 十天,条件也简陋,演员们拿着各自的行 李,带着床,还拿着道具,挤在狭小的演出 车车厢内。刚开始剧团的流动资金比较 紧张,到一个地方后,我们不住旅馆,就住 在后台。我们还带着一名专职厨师,他就 在后台做饭给我们吃。”雷春膏说。 

当时,杂技团的演员们经常要一天表演两场,一场得演两个小时左右,牧区的 路况差,人住得又分散,演员们很辛苦。 “由于条件限制,我们当时去流动演出只 能带十八九名演职人员,什么事情都得自 己干,装台、刷标语、做广告等等,但那时 大家的责任心很强,所以工作干得非常 好。”雷春膏说。 

在娱乐活动匮乏的农牧区,杂技表演 受到了极大欢迎,每到一个地方,剧团的 票都会售罄。当时在乡下,杂技曲艺团的 票价是一张5角或者7角,虽然票价较低, 但一场演下来,剧团还是有一千元左右的 收入。

演出意外

就在杂技曲艺团快速发展的时候,发 生了一次意外。

“有一次我们在牧区演出,到达目的 地后,大家都忙着装台、布景,准备演出。 我和几名演员挖了近两米深的灯光槽,准 备安装射灯,当时我没太注意那个坑槽, 不小心一脚踩空,掉进了坑里。等我被同 事们拉上来时,我感觉我的胳膊折了。但 当时马上就要表演,票都卖出去了,而且那个地方十分偏远,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到 医院,没办法,我就让一名同事去当地找 位老中医。老中医来后,给我的胳膊简单 包扎、固定了一下,配了几服草药就走 了。因为我是团长,剧团的很多事情还得 我做主,之后的一个多月,我只好边休养 边工作。”雷春膏说。 

这次意外让雷春膏遭了不少罪,却也 让剧团的演员更加团结一心。

名扬省外

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杂技曲艺团跑遍了青海各地 ,连最为偏远的玉树和果洛等地也去演出过。

“通过一年多的演出,我们已经知道在哪里演出能取得更好的效果。在一次赴海西演出的途中,我和剧团的同事商量后决定,我们的演出不能局限于青海省内,要走出去,去 临近的省份演出。当时大家规划的 路线是从海西过当金山,到敦煌,再沿河西走廊到兰州,回西宁 。””雷春膏介绍。

实践证明剧团规划的演出路线是正确的,在甘肃的演出,口碑和票 房获得了双丰收 。 “当时的表演情形用 ‘盛况 ’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杂技演员一上台做个简单的滚灯或者柔术动作,台下的掌声和欢呼声就经久不息。魔术表演开始的时候,欢呼声更大,我们的魔术不仅有手法魔术,如扑克牌、扇子等,还有情景魔术,如大变活人、 ‘大卸八块 ’等 ,个个受欢 迎。 ”雷春膏说。 

辉煌了两三年后 ,青海省杂技曲艺团被合并到其他单位,逐渐成为很多青海人心中的记忆。

责编:韩旭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