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歌西部

海西文学一瞥

回家的路 

唐明

“请你带我回家,让我回到来处,孩子,我们回望鹤庄园吧。”老马千里衰弱地望着远方,忧伤地对小马丹说。

“这里有最好的水草,最美的风景,再多待些日子吧,等你康复,我们就回望鹤庄园,过从前那样的日子。”丹流着眼泪劝老马千里,他并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只是他看到千里那一身的倦意和沧桑,听到他那沉郁的声音,他根本无法掩饰自己的悲伤。

“从前的日子?哦,我不会再有从前的日子了!当然,亲爱的孩子,你还要好好地继续。”

老马千里曾经是多么年轻英俊,多么雄健强壮,既使跑很远的路,也不会觉得疲惫。他的头颅总是骄傲地高昂着,他的四肢那么结实有力,眼睛里永远闪烁着自信而坚定的光芒,他曾是望鹤庄园里最有魅力的马。只是现在,他一生奔跑积攒的疲劳都在此刻显现,原野越是辽阔,越是显出老马千里的衰弱。他已经不再需要这辽阔的原野,不需要这遍地青翠的苜蓿草,不需要这清澈的河水,也不需要别人的赞美和安慰,对于生命的体验,老马千里不会再多了。此时,老马千里如大山般沉默着,把要把最后的力气用来走生命最后的那段路。

他努力还想保持站立的姿势,然而,他那瘦弱的身躯却难以支撑起他的愿望,只好半卧在干净的草垛边。在小马丹的陪伴下,微闭着眼睛,长久地,长久地保持着一个姿势。

直到黄昏,寒冷的夕阳沉下山去,薄幕湿漉漉地笼罩在他们的身上,老马千里感觉到空气的冰冷,他再次轻声地对身边的小马丹说:“丹,带我回望鹤庄园吧。这儿的一切于我,已经毫无意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只是想把我曾经熟悉的风景装进我的眼里,带到另一个世界,或许,是份记忆。”

老马千里这样选择,他最后的愿望其实就是这样简单。

丹带着老马千里,向望鹤庄园的方向走去。

每一个脚印里都装着悲伤。

那份急切,踏下去就会飞溅起来。

回家。要听到那里的声音,闻到那里的味道。

夜色悄悄浮出,将这辽阔的原野包裹,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驱散这渐来的黑暗。只有让爱更深沉,让心地更光明。

老马千里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条路走过千遍万遍,但没有哪一次感觉是这样漫长。老马千里归心似箭,但力量稀薄,脚步沉重。

对于这条长路上的风景,他从来没有细细地看过。他一直说自己不过是一个过客,匆匆来去,一次一次就是这样,现在也是,只不过,这是最后一次。那些树,那些草叶,那些盛开的花朵,还有那些遥远的村庄,那些行色匆匆的人,一一在他脑海里闪过,仿佛他还在奔跑。是啊,他曾经风一样地在这里奔驰,所有的事物都是这样从他身边闪过,极快,极快。老马千里突然享受着这样慢慢的脚步,因为他这一生,还没有如此慢过。

他把生命都用来奔跑,他把时间都花在别人身上。

丹的脚步也刻意地缓慢,他漂亮的鬃毛被晚风吹乱,就像他此时的心绪。他不敢去看千里的眼睛,那双满含悲凉沧桑的眼睛令他心碎。他望着远方,暗青色的天空比远山的轮廓淡了些,所以,还能够隐约可见起伏的山的黑影,那山峦的模样,多么像老马千里的脊背,高而瘦,此时黑而遥远。当夜色再浓一些,山峦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就象老马千里要消失在他的生命之中。丹的心缩成冷硬的一团,任泪水横流,任疼痛从心脏处开始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疯狂扩散。

星光璀璨,为老马千里照亮归途。

山影向后,路在脚下,老马千里拼命在回想他生命中的某些不可以忘记的瞬间,但他的思绪开始有些模糊,记忆力迅速减弱。跋涉的夜晚,漫长得仿佛一生。身体渐空,四肢却更显沉重。

一步一步丈量,离家越来越近,仿佛已经听到了望鹤庄园的犬吠,还有依稀的灯光。老马千里的脚步快了起来,那长长的鬃毛在夜风中像一束漆黑的火焰,悲壮地猎猎作响,自由地熊熊燃烧。生命的结束也应该像生命开始那样,朴素真诚,充满从容自在的力量。

曙光微露,万物苏醒。

风送来炊烟的味道,长尾巴的灰雀在玉兰树上,啁啾鸣叫。

老马千里在望鹤庄园的最高处,静静伫立,忽然想起年年春天,白鹤都要在这里起飞的样子……

选自长篇系列童话《望鹤庄园的故事》

斯琴夫的诗

地名

地名——文化的活化石

地名——历史的沉淀基

地名——民族的记忆号

地名——语言的记载体

地名——昨日的像章

地名——今日的胸罩

地名——路边的向牌

地名——故乡的丰碑

骏马之歌

骏马是磨砺的军刀

骏马是带光的火镰

骏马是闪烁的火石

骏马是出汗的子弹

骏马是主人忠诚的士兵

骏马是苍天派来的使者

骏马是草原永恒的像章

骏马是歌谣传颂的主题

马背上动荡的日月在凝固

马背上传承的文化在飘逝

马背上唱响的牧歌在断谱

马背上挥动的畅想在飘落

曹有云的诗

高原的秋天

两棵树的秋天

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秋天

在金黄的午后,溢出果实

传来婴儿一声响亮的啼哭……

孩子,从此

那生长雪山与湖泊,青草与羊群的高原

高原一望无际灿烂的秋天

是你唯一的老家,唯一的生辰……

如湖水般沉默的妻子啊

我们,是一对漂泊的牧人

打从寒冷的夜里掌灯而来

逐水草而居,在高高的山坡

度过苦难而幸福的一生……

今夜

今夜风吹高原

风吹山顶的雪花与月光

无人行走无人吟唱

……而山下的灶火正旺

茶水潽香……

我们宝贝的女儿

发出咯咯的笑声

响彻秋天

响彻苦难

时间的味道

时间的味道

记忆的方向

鹿的眼睛

上帝窥视童年

她的发辫

星光照亮路途

笑声,月光,河水

马车,胭脂,泪水

炊烟清贫

夕阳忧愁

时间的重量

风出来的方向

秋 绪

吴婕

清晨,公园的石子路上不经意间飘散了丝丝落叶,仰头望去,杨树上的叶子已经开始泛黄,随着微微细风,绿中泛黄的叶子随风而落。在晨曦的映衬下,石子路上的落叶如满地金子熠熠发光。

秋天本应是成熟与收获的季节,而这飘散的黄叶,给人一种萧瑟、几许清愁。伤感、怀旧、悲情这些词汇此时此刻都涌上心头,演变成了这个只属于秋的季节!前几天还满树绿叶,随风摇曳,谁知才经过一夜的洗礼,就变成了满树金黄,随风飘落,竟像垂暮的老人!

金色阳光穿过这高远的天空,没遮没拦地洒下来,穿过金叶的缝隙散落在地上,染得大地金辉熠熠;抬头望去那湛蓝的天空,蓝的清透;那丝丝缕缕的白云,纯的洁白;那偶尔飞过的几只鸽子,在这碧蓝的天空上划过一抹深重的阴影,湛蓝的天空此时更显纯洁而柔媚;几朵轻纱似的白云悠闲地在空中漂浮,恰似一幅绝美的油画,令人眩晕、让人沉醉。

秋天本就是个落满思念的季节,那纷纷飘落的黄叶,不经意间竟勾起无边的思绪,触碰了那些早已尘封多年的往事。打开相册,看着那些略显稚嫩的一张张面孔,感念时光如水匆匆而逝。不经意间一纸碎片跃入眼帘,随着手指的翻动那压在相册下开始泛黄的一张张信纸,飘然入眼,那记忆中的一幕幕场景,犹如影片慢慢打开,有悲伤有欢乐,更有你我一同漫步那枫叶铺满小径的林间,我们携手并坐于那四周落满枫叶的秋千上,闭上双眼,伴着微微清风轻轻摇摆,让心灵和肉体静静回归大自然,回归纯真,回归天地最初的模样,静静地享受这返璞归真的纯净和唯美……就这样任思绪飘进如梦似幻的意境里,回味着生命里最珍贵的青涩岁月。推开窗门,一缕清风徐徐飘过,院中的那棵白杨树轻轻摇曳着低垂的枝条,才发现有些人其实并未走远,有些事还在脑海萦绕,只是把它储藏到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一阵冷风飘过,金灿灿的叶片从那棵挺拔的白杨树上洋洋洒洒地落下,簌簌的落叶如翻飞的蝴蝶,在风中慢慢起舞,似在告别他们曾经的丰盈和青翠欲滴。院中小花园里茂密的芳草和那不知名的色彩亮丽的小花,已成为昔日的绚烂。此时突然忆起那句,“多情自古伤别离,更那堪,冷落清秋节。”这种细腻的感情当时从著名词人柳永的心底最深处漫上来,想必他也是被这清冷萧瑟的秋天,勾起了内心深处那份忧伤和惆怅。

沉稳的脚步,踩着满地金黄的落叶,任似水的流年伴着无尽的思绪,在这微微泛凉的秋风中,随着落叶在飞舞、在凋零、在随风飘落,宛如一声声轻轻的叹息。那嗡嗡吟唱的蜜蜂,在秋风吹过之后,吐出最后一个音符,跌落在枯萎的花蕊之下。所有的辉煌都将过去,繁华正在逐渐凋零,秋的季节正徐徐落下帷幕。

一滴雨水(外一首)

陈劲松

一滴歌唱着的雨水,从天空滴落,大地张开潮湿的耳朵。

从四月的高处跃下,它赤着的足沁凉、干净。

在万物的头顶踱步,它拭去所有心头上落下的尘埃,它让天空愈加明亮起来,如一个人清澈起来的眼睛。

像春天的一个最小的词语,它折叠起无边的诗意与生机。

如果打开,你将看到:一阙新词正由雨水写就。

浮萍迈出细碎的脚步,

蛙鸣钻出地面。

雨生百谷,一滴俯下身来的雨水,多像那个向大地弯下腰来的农人,这是一个多好的季节啊,它教会我们:种瓜得瓜,种下那些梦想的豆粒,辛劳之后,你将收获丰盈的豆荚。

此刻,在谷雨茶叙,看檐雨滴落,一滴雨水,把尘世的喧嚣压低,它赐予了那个心怀雨水的人,无边的宁静……

一声鸟鸣

雨声漂浮。

鸟声漂浮。

一声又一声的布谷鸟的鸣叫,潮湿,隐约,在明媚的日子传来,在阴雨如晦的日子传来,在白日里传来,在无梦的暗夜里传来……

无边的暗夜里,它扩大成巨大的涟漪,在一个思乡人的内心掀起波澜。

在《诗经》里鸣叫,在神农的古黄历里鸣叫。

在故乡鸣叫,也在异乡鸣叫。

我把有布谷鸣叫的异乡,都当成了自己的故乡。

在一杯温热的谷雨茶的茶水里,那声布谷的鸣叫,长出绿色的尖喙,它一下就啄破了,乡愁那层薄薄的壳……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