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儿浓浓

年味儿是中国人心中最醇厚的味道,弥漫在大街小巷,令人神往。年味儿是年货的喜气味儿,是鞭炮的硝烟味儿,是北风传递的饺子味儿,是走亲访友的高兴味儿,是亲子弄孙的趣味儿,是收发红包的嘚瑟味儿。每个人的年味儿虽不尽相同,但都流淌在所有人的心间。

年味儿离不开美食。家家户户煎炒烹炸,弄得满街香气扑鼻,尤其是炸鱼、炸肉的味儿,加上做豆腐的味儿,不用说,就知道要过年了。但那肯定不是年味儿的根本。因为做那些好吃的,是在过年之前;吃那些好吃的,是在过年之后。过年的中心是大年夜,而在我的故乡,大年夜的吃食却极为单调:饺子,而且是素馅的,寓意肃肃静静,平平安安。

年味儿离不开鞭炮。过年最大的乐趣就是放炮,每人不停地进出小店,买各种鞭炮和烟花,不停地在各家门前翻找能放的鞭炮。即使是小鞭儿,未响的也要一个个捡起来,掰开,物尽其用,刺成花放。院里院外噼里啪啦,响声震天动地。我小时放炮,并不能随心所欲,得计划着放。放鞭炮也选择时辰,三十晚上是重点,大年初一也不落空。

年味儿离不开香烛味儿。大年夜家家户户摆供桌、设香案,屋里屋外香烟缭绕,那香味儿是平时没有的。一般百姓烧不起沉香之类,故乡的香多是用松柏的锯末做成,气味极好。香味从一个个院子里飘出,缭绕整个村庄,走在街上,真是让人心醉。最美的年夜应该是大雪初晴,房顶、草垛都覆盖着白雪,天是那样高,星是那样密,香味沁人心脾。

年味儿离不开拜年。过年时不论走到哪里,见面都要拱手拜年。拜年就离不开喜气和寒暄,尤其是见到一年都见不到一面儿的七大姑八大姨时的那股亲热劲儿,绝对是过年家家户户最常见、最热闹的一景。

年味儿离不开交流。亲朋聚会,免不了交流一番、畅谈一番:过去的一年,事业是否有新的长进,生活是否有新的改善,父母的身体是否康健,孩子的学习是否满意;新的一年,有哪些新的目标,有哪些新的规划……对父母尽孝、对儿女尽责、对工作尽职,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平添了几分沉甸甸的责任。

年味儿离不开吃喝玩乐。此时,过年是一种庄重的仪式,是一个属于家的节日。在家里,有血脉的传承,有亲情的汇聚。一句话,回家才叫过年。每到年底,多少父母都翘首以盼远游的孩子回家。除夕之夜,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大红的色彩照满厅堂,幸福的滋味盈满酒杯,老人们会从心底里涌出无比的欣慰,无比的满足。和和美美,真好!

而今,时代变了,环境变了,过去代表“年味儿”的某些形式,或许将离我们远去,但只要心在一起,就能找到新的“年味儿”,而不会留下情感或文化的空缺!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