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峡清风

3.jpg

石峡清风——袁宗福

石峡清风是古城西宁湟中古八景之一。

多少年来,对于石峡,世人在它身上倾注了最瑰丽而又有温度的传说。一个寄予厚望的传说,一个有温度的举止,给河湟儿女一个永远的心灵慰藉……

据说,古时候,石峡口人民苦于风灾,祈盼有一位风神控制它,以便人民过上幸福安定的生活,于是乎,人们便在风神洞前修建了风神庙,俗称“风婆婆洞”。清时,朝廷每年都派员到此祭拜,以祈免大风……

对于风神洞,邑人朱向芳曾吟诗作赋:风姨何处家,石洞锁烟霞。山月眉含翠,溪云鬓掠花。气清河两岸,力挽水三叉。从此扶摇去,鹏搏路不斜。

可惜,在同治三年,风神庙被毁。但值得欣慰的是,光绪三年,西宁知府邓承伟又筹措银两,仍于旧基筑墙体,建大殿、东西厢房各三间,屏风门及山门各一座,且立有风神坛石碑一块。记得左宗棠当年远征边疆,路过小峡口风神庙时,提笔撰写了一副对联:律协静条鸣,试看豹架螭骖,作雨成霖,都承清景;化行知草偃,听罢胡笳羌笛,阜财解愠,更谱虞琴……

从东入城还是从西出城,路过石峡,在那古色古香、颇为壮观的横跨湟水的拦河坝楼亭上,两侧各悬一块匾:“石峡清风”。这几个字,压住了四近山川。闻听水声,鲁班在此劈山造桥、仙人投石击山、丘峦崩摧、湟水中通的传说也就浮现脑畔。

神话传说固然是人们征服自然的想象,但石峡形势之险却不虚为天工所造,每临风览胜,但见石峰对峙、河水中穿,两山如门,长河如带,悬崖陡壁,浑然一体。崖畔依山傍道,山径狭窄,只能逾次而入,短兵相接,做“穴中之斗”。因此,就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遂成古城西宁屏障,边防险固……

说起石峡来,历史上许多重要事情都与石峡有着紧密的联系。东晋时,由于河西走廊战火不断,著名高僧法显等25人于明元帝泰常五年,曾经此远赴天竺;孝明帝熙平三年,北魏僧人宋云等又经此地去印度礼佛求经;隋大业五年(609年),隋炀帝西巡时带十余万人马围猎拔延山后,又浩浩荡荡路过这里。西秦突袭南凉,使这里积尸相枕;金夏交锋,曾使这里川原流赤;更不要说唃厮啰湟水移旗,使西夏兵溺水大半之战了……

多少次,笔者与友人走进石峡。“传闻开此山,丸脱神手间”“青海西抱,黄河东来,壮哉边郡,崇墉崔巍;惟天设险,卫此边郡,岩壁对开,巍巍峻岭……”诸多记述萦绕耳边。

如今的石峡,险关已变通途。现如今,石峡两侧,莽莽山苍翠。六角亭、景墙、假山轩榭等小品组成的石峡清风景区,更显历史文化内涵,成为省内外游客欣赏自然风光、游憩休闲娱乐的人文生态景区。

清风阁楼亭下,湟水如衣袂飘飘的仙女款款地自海晏县包呼图北面的洪呼日尼哈款款而来,拂袖间,留给人一河清凉,一汪满满的眷恋。湟水流经峡谷处,波涛汹涌。在峡谷水力发电站处,河水如滚滚惊雷,发出奇异响声。109国道、兰西高铁及高速公路、青藏铁路依山傍水在山涧谷地盘旋迂回九曲回肠、蜿蜒曲折,更被人们誉为“西宁的东大门”。

峡谷西口,建有一湖,美其名曰“宁湖景区”。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宁湖与石峡浑然一体,两者交相辉映,互为衬托,形成了石峡清风“宏大、幽深的山水”水墨画。

每每走进清风石峡,“文化是灵魂”的感悟潜上心头。正如梁思成、林徽因所说:无论哪一个巍峨的古城楼,或一角倾颓的殿基的灵魂里,无形中都在诉说,乃至于歌唱,时间上漫不可信的变迁……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