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地理

关于丰收

父亲去世十几年后,有人从村会计的档案柜里翻出了三本破破烂烂的日记本。那个准备写村史的人如获至宝,他拿到我跟前,粗略地翻了几页,说,这几本日记,几乎就是村里的一部历史,里面记载的都...

麦子金黄

登上山顶,看到山下一片金黄时,我知道,麦子熟了。它意味着丰收的季节已来临。我不是因为特意要看麦子才登上那座山顶的,而是因为登上了那座山顶,才看到了那一片金黄的麦子。...

箭乡盛宴, 刮起最炫民族风

箭乡盛宴, 刮起最炫民族风

五色的彩旗高高挂,数百张长桌列两旁。不晓得世间最大的宴席能摆几桌,但神箭之宴——达顿宴,无疑是记者平生所参加过的最大规模的宴席……...

异彩纷呈的果洛手工艺

异彩纷呈的果洛手工艺

拉加镇地处气候温和的黄河河谷,是果洛有名的藏靴生产地。8月12日,记者来到距离玛沁县七十多公里的拉加镇。在黄河岸边一条不起眼的街道上,一间小店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家店虽然不大,...

那些年的油菜花

油菜花在我的记忆中总是那么鲜活明快,金黄色的小花朵带给人愉悦的心境、丰收的快乐。

悠悠乡思牵中秋

中秋节是流行于中国众多民族间的一大传统文化节日。因农历八月十五恰值三秋之半,故得此名。

格曲河畔的草滩

格曲河畔的草滩

今年夏季,看到微信朋友圈中多有果洛玛域草原的照片和视频,便想起年轻时在大武滩上的每一个夏天。

两个湖,一片海

两个湖,一片海

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这两个湖便和我结下千丝万缕的情缘。 这两个湖,一大一小,一咸一淡,大的叫克鲁克湖,小的叫托素湖。现在,更多人叫它们是连湖、情人湖,只有我的村庄的父老乡亲,都叫它...

历经沧桑的周家古杨

历经沧桑的周家古杨

按说,4月的季节已经是春天了,但在“周家古杨”所在地——青海民和李二堡镇乐园村这个半脑山地区,杨树才开始发芽。饱经六百余年风雨沧桑的古杨,刚从冬季的沉寂中走出来,枯黄的树叶还...

文武融汇,看水峡石佛

水峡,亦称“石佛大峡谷”, 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地处人文开化、崇德尊教的海东市乐都区李家乡、马营乡、高庙镇三乡镇交界处,属脑山森林地带。...

仙女湾,秋天的眼睛

仙女湾,秋天的眼睛

仙女湾是青海湖最大的湿地之一。 李商隐有诗云:“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传称,穆王曾乘八匹骏马拉的车西游至昆仑山,西王母宴之于瑶池,临...

宝蓝的天哟翡翠的湖

宝蓝的天哟翡翠的湖

是夜,花土沟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第二天,天空就像蓝宝石一般深邃、干净,这是上天对我们最好的恩赐。

卡地卡哇寺

卡地卡哇寺

寺院名为“卡地卡哇寺”,藏文史籍中曾有传奇记载:却吉加布从西藏带着一尊释迦牟尼佛像来此建寺,一日,见雪地上有孩童足迹,遂沿迹寻去,发现一株旃檀树,树梢上有乌鸦鸣唱,口水如一缕金线...

海上日出

清晨,我是被一阵清脆而又悦耳的鸟鸣声催醒的,鸟儿们叽叽喳喳的叫声好像在责怪我错过了什么。这是多么久违的记忆,让我想起年少时曾吟咏过的 “独舞依磐石,群飞动轻浪。奋迅碧沙前,长...

遥远的大青马

遥远的大青马

大青马毛色呈青灰色,按我们当地的叫法应该是青马,大青马骨架硕大,体态修长,长尾流地,鬃发飘逸,双眸灵韵,虽然是匹骟马却不失雄马之英姿,傲娇中又带着些许落魄、温顺、善良和宽厚,正是有了...

下雨了

下雨了

这几天,一直很晒,甚至在太阳落山后,小区里还是闷热的,这样让热气捋着汗毛,一根根竖起来的时日,在青海来说仍是少有的舒爽时光。这样一直晒着,时间久了人们就开始期盼下雨,哪怕就是多来点...

烟雨热贡

烟雨热贡

热贡是我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州府同仁县所在地,藏语称“热贡”,意为“金色谷地”,因热贡地区闻名遐迩的热贡唐卡绘画艺术而得名。这一次,我是以一个游子的身份来到这里的,来到这座曾留下...

下了一场透雨

下了一场透雨

夏日的西宁,一旦太阳连日高照,大街小巷就被炙烤得火辣辣的。到了正午,阳光下裸露的柏油马路仿佛要融化了似的,让人不敢伸脚。...

油菜花飘香

油菜花飘香

油菜花,这种遍布大江南北、如芸芸众生般普通而卑微的植物,风中摇曳的姿态,像极了摇头晃脑背书的不求甚解的幼童,背着背着就出成果了。无论是观景的需要,还是餐桌上的菜色指数,都可用“...

星期日11

2015年09月27日

农历:乙未年 八月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