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融汇,看水峡石佛

水峡,亦称“石佛大峡谷”, 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地处人文开化、崇德尊教的海东市乐都区李家乡、马营乡、高庙镇三乡镇交界处,属脑山森林地带。

据《西宁府续志》记载:“在县东北六十五里解脱寺后,以形似名。相传石佛甚灵,仓加各族熟番及黄河以南生番,拜祷者络绎不绝”。从石佛大峡谷西行就是有名的章嘉寺,也叫解脱寺,东行则是名震甘青两省的昆仑道观,还有马营寺。章嘉寺和马营寺岑红居住过六世班禅,据说这里还是古丝绸之路。

我的故乡位于与马营乡毗邻的芦花乡。孩童时起,我就闻及其名,因为那会儿每逢农历六月初六,祖母和村里的一些老人就去那里“喝药水”。此外,还依稀记得自己儿时患了一种病,当地医生建议到大医院做手术,可家人决定先去水峡朝拜石佛,喝喝药水再说。于是在那个盛夏季节,父亲带我去了水峡。那时,沿路两旁的油菜花、养蜂人扎起的帐篷、一溜摆开的蜂箱及沟两边的鲜花、嫩草及茂盛碧翠的树木等,均给我留下模糊的记忆。不过,那次自水峡归来后不久,我的病倒是慢慢好了。

上初中、大学时,我均去过水峡,那优美的景色,旖旎的风光总令人心迷神醉。今年夏季,归故游玩的我再次去水峡游玩了一番。

乘坐村里至县城的长途客车,直向西北方向的大路依山势缓缓而上,路两边依旧是青青的麦田和金黄的油菜花,时不时会遇见养蜂人扎起的帐篷和周围排列着的蜂箱。从马营乡一处名为“站马墩”的地方向西北方步入一条小路,两旁是连绵起伏的宽阔草甸区,还分布着几片旺盛稠密的黑刺林。这儿的草滩上无牲畜光顾,青草格外丰茂,有些穗头沉甸甸的,能越过人的膝盖。行走约1.5公里,就到了绿茵茵的“大鄂博”。每逢农历六月初六、六月十七,这里均举办赛马会及大型物资交流会,节会期间,此地帐篷林立,商贩云集,一派红火热烈景象。

伫立“大鄂博”顶上环顾四周,西面山坡处的水峡石佛(当地俗称“石头佛爷”)虽能望见,但因距离太远而有点渺小。所谓的水峡石佛是一座拔地而起的雄伟石峰,高达十余丈,峰顶处立有一鄂博,呈现一片红色,若有人在那里搭松蓬煨桑,就会青烟袅袅,直上凌霄……通往水峡的这条路北面是阳面草坡,无乔灌木,而路南是森林地带,生长着桦树、苍松、翠柏、山白杨等大乔木,亦不乏黄刺、黑刺等灌木丛。

这条路未经多少人工修整,长将近2公里,弯弯曲曲直抵沟底,沟底峡谷便是水峡。来到沟底平坦处,路又曲折伸向西北,转过山崖,是一座气宇轩昂的殿宇,殿宇前的沟滩里是一座用石块堆垒城的小型人工石山,石山上又见一鄂博,插立着经幡、红绸及哈达。沟间一条溪,水势不算太大,淙淙哗哗作响,流向峡外。

那座大殿呈硬山顶式古建筑结构,上黛青色筒状瓦覆盖,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气势雄伟,中门悬挂一书“石佛寺”隶书大字的匾额,共三开间,面阔近7丈,顶脊至地面高约5丈,进深三间,近4丈,里面供奉着北山总神的神轿、神剑,两侧配有大法鼓、铜锣等法器,显得庄严肃穆,神圣异常。

沟溪对面,高达十余丈的悬崖绝壁上石佛崖石壁有滴水悬泉,滴水似颗颗珍珠簌簌下落,滴滴答答日夜不息,如玉帘垂挂。这就是远近闻名的水峡“药水”,这悬泉是石佛神泉,泉水则是石佛神水。据民间传说,每年农历六月初六,这些下滴的水中有药王爷撒进的神药,那水就成了“药水”。届时,四面八方的善男信女就前来朝拜石佛,并带上水瓶、水壶之类的器皿,至悬崖下接上药水饮用、洗漱甚至舀灌上部分后带回家享用,认为可除百病。

据科学考证,那悬崖顶的山上百草丰茂,有许多名贵的中草药,悬崖上下滴的水中含有多种有益于人体的微量元素、矿物质及中草药成分,是名副其实的“药水”,长期饮用可养肝明目,祛病强身,舒筋活血。故此,那水并非只在农历六月初六有“药”,应该是啥时候都算是药水了,可只喝一两回,恐怕难有奇效。

无限风光在险峰。远近闻名的水峡石佛就矗立于该悬崖顶上的山坡中。周围坡陡林深,乔灌木遍地,只一条羊肠小道通往石佛足下,并不好走。

我们稍作休息后开始步入那条羊肠小道,缓慢而上。爬山是对体力及耐力的考验,不过林间空气清新,鸟语花香,几人说说笑笑,倒也不怎么感到劳累。扒开茂草,穿越灌木,向上行至不足1公里,就来到了水峡石佛前。

石佛通体为青粗石,似横空出世,高达十几丈,地基部较大,向上逐渐变小,呈人形。从脸的右侧看,俨然是一位披甲戴盔全副武装的大将军,仪表堂堂,威风凛凛,五官齐全,清晰可辨,精神抖擞地雄视着前方;从脸的左侧看,又是一位身着束腰长袍弯腰伸手指在谆谆教育孩子的老者,形态逼真,惟妙惟肖……武打天下,武能安邦,武能上马定乾坤;文坐天下,文能治国,文能提笔安天下。文武融汇的赫赫真谛与精魂,穿越了亘古至今的无垠时空,于峥嵘岁月中见证了历史的兴衰沧桑…..真乃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杰作!

石佛基底部,有一条盘绕其腰身逐渐向上的弯曲小径。沿小径蜿蜒而上,顶端较为平坦处立有一鄂博,戳杆立木,披红挂彩,这便是北山总神之位。“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置身峰顶,极目远眺,那种“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态势和绮丽美景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饱览美景后,我们下石佛原路返回,又来到沟底。据看护庙宇的人介绍,石佛不远处有一天然的大型岩洞,能容纳百余人,可供游人简易露宿,但因时间仓促,我们未再去寻觅。

整个水峡峡谷长约500多米,呈南北走向,峡北口是石崖林区,峡南口矗立一座高大巍峨的木结构仿古牌坊,顶部覆盖土黄色阴阳瓦,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正中间额枋上悬挂一黑底匾额,上有我省著名书法家保国安题写的“石佛寺”三个遒劲有力的金色大字。自此向外有村庄,是属李家乡的陈家磨村。

水峡属故乡的旅游胜地,亦为宗教圣地,自古以来以每年农历六月初六喝药水而远近闻名。彼时,四面八方的男女老少欢聚峡谷,焚香燃表,煨桑诵经,虔诚朝拜石佛后至悬崖下求讨药水,祈祷着诸多美好的希望和心愿……那梦魂牵绕、神圣壮美的水峡啊,承载着故乡人世世代代淳朴、凝重而真挚的情感,在记忆中留下了诸多永不褪色的温馨记忆,尤其是在漂泊游子们的心灵深处,水峡永远是难以割舍和万般留恋的故乡热土……

责编:王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