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沧桑的周家古杨

4.jpg

周家古杨

今年春季,我走近了“周家古杨”。

我是专程而来,来看看它在仲春时节舒展的新叶,来听听它发出新绿的声音。

按说,4月的季节已经是春天了,但在“周家古杨”所在地——青海民和李二堡镇乐园村这个半脑山地区,杨树才开始发芽。饱经六百余年风雨沧桑的古杨,刚从冬季的沉寂中走出来,枯黄的树叶还没有完全掉落,夹杂在新叶中,显得有点苍凉。古杨树已经是一副老态龙钟的姿态了,像一位饱经风霜的古稀老人,粗大的树干,也只能让人联想到它曾经的茁壮。凝望这棵古杨,它的每一个枝丫上都落满了沧桑。看着它,不由想起余秋雨先生对古树的一段描写:“枝干虬曲苍劲,黑黑地缠满了岁月的皱纹,光看这枝干,好像早已枯死,但在这里伸展着悲怆的历史造型,就在这样的枝干顶端,猛地一下涌出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矫情而透明。”这段描写说得多么透彻、明了。

古杨树根处,立着一块碑。碑名为“周家古杨志”,是由民和作协名誉主席、书法家、退休教师范长令撰写的。碑文写道:“周家古杨,为民和地区八景之一。相传,明洪武年间,周氏先祖西徙至此,适值雾云密布,阴雨绵绵,遂止行安家,定心永居。然身虽得栖而祖制不忘,于是继修佛寺,以期在神佛庇佑下风调雨顺,合庄安泰。寺竣,因念初来时之天象,冠其名曰‘雾云寺’,并在山门前植杨树两棵,当做生生不息之常青照壁。”

时光荏苒,日月如流。周氏一族日渐人丁兴旺,各业通达,成为当地大族。村名亦被称作“周家”。寺前两棵杨树,宛若恋人般相依相偎,历经数百年仍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其腰围皆达七米多,身高均二十余米,每入暖季,景色如画,堪称省内罕见的“长寿树”。

“文革”期间,一棵被当做柴薪伐焚,幸存一棵,重沐煦风,吐黄喷翠于万木丛中,与新建的雾云寺相映成辉。倘清风徐至,在人们的合掌默祝中,它的枝干轻摇,它的树叶婆娑,仿佛朗朗然发出“再活五百年”的强音。

由范老先生撰写的碑文,记载了周家古杨的栽种年代、生长经历和荣辱兴衰。对这棵古杨,《民和县志》里这样记载:“周氏先民在明朝洪武二年(1369年),在寺院西面栽下两棵白杨树,也就是民和八景之一的周家古杨。”李二堡镇周氏家族的《周氏家谱》中也有类似的记载。由此可见,雾云寺初建的时间与古杨的栽种时间基本相同,古杨作为雾云寺照壁树的说法,也就顺理成章了。周家古杨历经六百余年依然枝繁叶茂,见证着此地的文化积淀和历史沧桑。雾云寺和古树留给当地民众更多的是久远的传说,不同人讲着不同的版本,但故事主体与历史记载相差不大。

周家古杨原有两株,一东一西并列矗立,像是一对恋人,当地人叫作“夫妻树”。20世纪60年代初,县上有关部门对周家古杨进行测量,一株树高19米,干围7.3米。另一株树高17米,干围也达6.9米。距上次测量时间已过去50多年,如今,周家古杨体型已发生了较大变化,树高多少,干围几米,已不得而知。“文革”期间,由于保护不周,一株被修水渠的民工砍伐,夜间当做柴火烧水、取暖。我至今记得四十多年前冬天的那个夜晚。那晚,我在熟睡中被呼啸而过的消防车、警车声惊醒,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觉得一定是发生大事了,第二天得知,有人把周家大树(那时把周家古杨叫周家大树)烧了。因为是在夜间,等当地村民发现时,为时已晚,尽管村民们奋力救火,并拨打了报警电话,但古树未能逃过此劫,从此在后人心中留下大恸。

雾云寺重建以后,幸存的这棵古杨被村民保护了起来。据省植物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讲,这棵古杨可能是杨树中的特殊品种,在青海,没有比这棵更长树龄的杨树了。离周家古杨约50米处,也有一棵保护完好的古杨,与这棵周家古杨相比,那棵古杨体型较小,栽种年代较晚,但形状与周家古杨类似。这两棵古杨,在众多树木中显得异常醒目,村民按时浇水,从不修整,不受人为破坏,让它自然生长。村民们把周家古杨当做是心中的“神树”,高高的树干上挂着许多红色的绸带和被面,那是人们心中的敬仰,那是一种被人爱戴的标志。

面对这棵六百多年的古杨,我作随想:古树以其历经的沧桑和厚重的历史承载了人类从愚昧走向文明的进程,人类始祖曾以树取果,以树作巢,以树取火,以树架屋,以树制作工具猎食御敌,以树作为休养生息之地,而后,以树皮写字,记载人类变迁;以树作舟,经过漫长旅程,抵达文明彼岸;以树作史料,将珍贵的绿色遗产毫不保留地馈赠给子子孙孙,树之于人,功莫大焉。

面对这棵六百多年的古杨,我作感悟:这几百年来,古树那硬朗的风姿给予人们几多诗意的遐思?如果我们能够从中读出古树曾经的千古沧桑,听懂古树久远的悠古回声,感受到古树的灵魂所在,感悟到古树的内在精神,那我们就能够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了。在树面前,人类是多么渺小、多么微不足道。人类之于古树不过是匆匆过客。春来秋往,秦皇汉武都随历史的变更化为烟云,而树,则百年葳蕤,千年长青。那树冠、树枝、树干、树根……曾经如诗的一切,而今一切如诗。也许,它已看惯了世俗纷争,风花雪月,练就了宠辱不惊的筋骨,只是在那里静静地生长。不管天地间风云如何变幻,对它而言似乎视若无睹,好像一切都已烟消云散,而一切又似乎亘古不变。

周家古杨是我省罕见的长寿树,堪称“树中之王”“白杨之宗”,已被省绿化委列为青海省重点保护的古树之一,也被县旅游部门列入“民和八景”之一。2016年,在乐园村美丽乡村项目规划建设中,把美丽乡村建设与古杨保护融为一体。如今,每年有许多游客慕名而来,由此带动了当地旅游业、餐饮业的发展。

壮哉古杨,美哉古杨!惟愿古杨长存,福佑一方百姓。

责编:王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