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油菜花

油菜花在我的记忆中总是那么鲜活明快,金黄色的小花朵带给人愉悦的心境、丰收的快乐。

七月,是最能展示油菜花魅力的季节,一片片纯真自然的金黄赏心悦目,一股股诱人的清香弥漫上空,引来蜂蝶翩翩起舞,倾倒路人陶醉其中,一望无垠的油菜花成了高原特有的靓丽景观。任天下的油菜花多么壮观美丽,但我还是最爱家乡的那一小畦一小畦黄灿灿、香喷喷、淡雅清秀的油菜花。它们朴素自然,绚烂不矫情。一朵朵一簇簇安静地盛开,微风吹过,泛起一片涟漪,宛如轻柔的金色绸缎在迎风飘拂。静静地陶醉在花海里,我的心好像能听见花开的声音,花笑的浪韵,花拥的爱语。

七月的日子或静好或伤神,但是每每看见油菜花,心情便会豁然开朗。铭刻在脑海里和油菜花有关的温暖记忆便会油然而生,眼前顿会时浮现一幅美丽的田园图景。

七月的乡村,在油菜花的映衬下格外祥和明朗,欣欣向荣。“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每当放学途中经过自家的那块油菜花地,我便驻足田埂边,闻着花的芳香,入神地注视着金黄色的小花朵,想着从花蕊中突然飞出一位花仙子,送给我漂亮的花裙子,带着我飞到一个梦幻般的新世界,心醉神迷间,眼前的朵朵油菜花仿佛都变作了一个个小仙女在翩翩起舞,以至于让忙着采蜜的小蜜蜂螫起好几个肿包才回过神来。在地里忙碌的母亲用衣袖擦着汗水望着长势喜人的油菜花,笑容比七月的阳光还明媚,比摇曳的花朵还灿烂,她想到的一定是花谢后,多多结出细长的豆荚,里边装满黑黑的油菜籽,金秋时节能榨出黄澄澄的菜油,用新磨的白面烙上几个金黄金黄的油馍馍,让馋嘴的孩子们满嘴流油……当初天真的遐想至今难以忘怀,小小的油菜花,给了我金灿灿的童年,金灿灿的梦想。对油菜花的眷恋和执着也由此而生、延续至今,且愈来愈浓烈。

油菜花地的旁边便是形态各异的小麦地,参差不齐的麦穗在微风中笑呵呵地摇摆,湛蓝湛蓝的天空下,金黄色的油菜花与碧绿的麦田交相辉映,就像巨大的调色板,黄绿相间、层次分明。阳光正好,在麦地里拔草的大妈大婶们的嬉笑声好似微风拂过的油菜花,金波荡漾,一浪高过一浪。家乡的油菜花,温婉可人,安静地开在我心灵的深处,犹如母亲慈祥的笑容,是那般美丽和温暖。

野花,星星点点,像遗失的纽扣,撒在路边。在沟壑里,在田埂边,那些寂静相伴的小野花使我的童年多了些斑斓的色彩。野花是大自然的精灵,它野生野长,有着顽强的生命力。蒲公英优雅的花朵在微风中轻轻摇摆,轻盈秀丽,采一朵放在手心里,看着花朵慢慢散开随风飞舞便乐不可支;金黄色的蕨麻花开遍了水沟边,我和小伙伴刨开泥土,扯着蕨麻根找大的蕨麻吃,全然不顾泥水溅湿母亲在夜里熬红了双眼缝制的花衣服和新鞋子。带着泥土的蕨麻白白胖胖,用手稍稍一蹭表面的泥土,便塞进嘴里,便有甜丝丝美滋滋的滋味从口舌处萌生;紫色的牵牛花像一个小喇叭,随手摘下一朵别在麻花辫上,对着潺潺流水中的倒影沾沾自喜。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野花,它们随处可见,随遇而安,不怕狂风暴雨,不惧烈日炎炎,给大自然以勃勃生机。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