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秋事

1.jpg

秋日清晨,略有寒气。上班途中,我们都是赏秋人,聆听广播频率,听到一组秋曲。凉风轻袭,落叶满地,秋日总予人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淡淡的冷寂,微微的肃杀,像极了张爱玲嘴角的微笑,又像生活中短暂的迷惘失落,萧瑟得如秋风席卷大地。

但我认为秋意不止于此,漫步于街头,包裹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亦发现秋日独特质朴的色泽。爱在初秋,澄明清澈的秋色触动人心,情到浓处人孤独。一条通幽的小径,一人彷徨,爱到深处,灵魂孑然独立。

家中阳台上秋意也渐浓,杜鹃伸展5朵新蕾,花苞紧闭,等待起承转合。只是,上一轮枯萎的“花魂”犹在,泛黄如破碎的老照片。“零落成泥碾作尘”,遂剪去枯黄埋进土里,深褐色的叶一碰就落,恰似北国的秋。狗尾草有些枯萎,淡黄的茎,或绿或黄的绒尾巴。小叶藤也逐渐枯黄,枯藤上的小圆叶,虽然还是青竹色。不知名的菊科类植物,顶端长长的羽毛带着种子,一碰飞向天际。小榕树枯茶色的根须,围着大瓷盘打着转……于是,我将这些秋的影子剪去,收集在一起,恍然瞥见母亲整理的最后一把野干笋,黑茶色,同样代表秋色。母亲回老家逐根剥好煮熟晒干带回,眼前似乎浮现家乡的秋浓,饱满与丰收,平淡与沉静,波澜不惊的,是母亲人到中年的心境,静默着,欢喜着,无欲无求,惟有家人的陪伴。

秋日亦是施工的好时节,建筑工地上的民工们三五成群,一身灰蒙蒙的长角衣裤,脚下着黑色长筒防水塑料鞋,棉手套上沾满污垢,肩上扛着锄头和钢锯,头上戴着金黄的头盔,成为城市中一抹别样的风景。他们在工地附近的小吃摊点,买上若干根油条,一小包豆浆和两块煎饼。坐在马路边沿的路基上,抑或一块阴凉处,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他们时而谈笑风生,气氛浓烈,时而低头不语,陷入沉思。

秋阳,和煦地普照大地,把工人的周身和钢筋水泥染成暖色,暗黄绚烂,黝黑的皮肤镌上岁月的纹理,深邃的双眸充满希冀。当机器开始隆隆滚动时,敲击声声悦耳。他们的身影在高大的建筑物比衬下,恰似细微勤劳的蚂蚁,于是我再也分不清刚望见的那几位,只觉庞然大物上跃动的身姿,散发着质朴无华的麦芒,令人温暖,成为秋日的底色。

民工的身旁,秋菊温柔绽放,凌霜噙香,诺言已逝,情致缠绵悱恻。一组秋歌将我的思绪引向往昔。“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喜欢在这样的秋日品赏秋歌,繁杂的心绪在音乐中得到慰藉。我愿如那些勤劳的民工,也愿如那位温暖的国君,对自己轻吟一句:“陌上花开缓缓归。”

居于人生之秋,浅唱低吟后明白,人生的风景大多数与孤独为伴。一个人不论伟大还是平凡,只要找到自己真正喜爱的事情,并持之以恒地去做好,就会拥有丰饶的家园,收获生活的丰盈和平静的内心。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