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果飘香的时节

1.jpg

虽说秋天才是收获的季节,但在我的家乡,盛夏季节已是瓜果累累。

率先撞开收获之门的是那黄澄澄的枇杷。早在初冬,大地寒峭,那雪白的枇杷花就开放了。房前屋后、大道小路、甚至那沟沟坎坎,家家户户都种植几棵枇杷。枇杷花开,家乡就掩映在一片花海中,那宛若仙境的美景冲撞着你的视觉,震撼着你的心灵,直叫你徜徉其中。就在你沉浸在心旷神怡的飘然中,那果儿开始孕育、成长,不经意间长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精灵。小精灵密密匝匝累满枝头,昭示着丰收季节的来临。

五月,枇杷成熟,乡亲们开始忙活:摘枇杷,卖枇杷。村里村外、大街小巷,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枇杷树下,簇拥着边摘边往嘴里填的饕餮者;马路边,嘈杂着各种拎着小篓的人们的叫卖、招呼客人的吆喝,讨价还价的争执、以及满载的后备箱此起彼伏的开启、和不断催促的汽车喇叭声。此时的家乡,到处充斥着浓浓的枇杷香甜,那种赛蜜似的甜能甜透你的舌尖你的喉咙你的五脏六腑,能甜透你从今往后关于枇杷的全部记忆。

枇杷的香甜还在唇齿间流连,那性急的葡萄开始登场。也许因了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也许因了优质水土的滋润,家乡的葡萄色香味浓,皮薄肉厚,果粒均匀,牛奶味、玫瑰味、荔枝味应有尽有。清晨,推开窗户,一切皆清澈而悦目。远眺,葡萄叶泛着青翠的绿,葡萄果或青或紫悬挂着清晨的潮润,偶然一两只早起的鸟儿在葡萄架上徘徊,偷偷啄上几口,兴奋地叫着同伴一起享受这天然的美食。漫步其间,那挂满枝头,晶莹剔透的葡萄,让人馋涎欲滴,让人心儿陶醉,让人思绪飞扬。入夜,繁星满天,微风轻拂,抬头张望,透过繁茂的枝叶,月亮和星星洒下的淡晖斑斑驳驳。“红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年少时,每到七夕节,我总要在葡萄架下去等待相隔着几千年前的那个神话故事……

紧随其后就是瓜的天下——西瓜、甜瓜、黄瓜、包瓜满地打滚。家乡的西瓜不仅需要辛勤的培育,还要看老天的脸色。西瓜生长的季节需要大量的雨水,快成熟的时候,则需要充足的阳光。瓜熟蒂落,瓜尾巴开花的地方收口小,“肚脐眼”凹进去,瓜的表面摸起来不大光滑,瓜色比较绿,色泽比较深,这个瓜肯定是个沙瓤好瓜。瓜摘回家,用绳网卸到自家的水井里,炎热的午间,热浪滚滚,暑气逼人,把冷藏在井里的西瓜打开,切成一片片月牙状,一家人吃完一个冷藏了一两天的西瓜,暑热顿时散去。难耐的傍晚,随便挑个熟透裂开口的西瓜,用拳头轻轻一击,瓜分两半,咬一口玛瑙般的鲜红瓜瓤,满嘴流汁,清香甘甜,吃得痛快淋漓,随之安然进入梦乡……黄瓜脆脆的,可以放在咸瓜缸里腌制,时间一长,咸味进入黄瓜,青脆中略带一点甜味,是夏季配饭的佳肴。

再往后,桃、梨、甘蔗、芦稷接踵而来,瓜果飘香的时节,甜透了家乡人丰硕富足的日子。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