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水土一方人

——系列散文《 一方水土一方人》之六

花儿《上去高山望平川》既有象征意味,也有哲学意味。说象征,是因为平川里未必有牡丹。即使有,人在高山,哪能看得见?又不是老鹰。所以,花非花,它只是象征着臆想中的美人,也象征着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说哲学,是因为这首歌表达了旧时代青海人对客观世界的基本态度——悲观的、保守的、有宿命色彩的态度:“看去时容易(着)摘去时难,摘不到手里是枉然。” 不仅美人可望而不可即,人世间大多美好的事物也都可望而不可即。认识到这一点,已经“近乎道矣”!原创者或许是个文盲,但他却有哲学家般的清醒。

悲观,但不绝望。这一点很可爱。明知摘不到手里,也不放弃对美的想象和追求。这也是人性中值得赞许的一面。

就因为这个原因,这首花儿一直是田野里劳作的庄稼汉、赶着牲口贩运的脚户哥以及所有出门受苦的人排遣愁怀时最有味的一杯酒。生存的艰难使人内心柔弱,凡柔弱的心弦,都容易被忧伤的旋律碰响。即使到了今天,生活已经好了,而在华丽的舞台上,在公园嘈杂的环境里,这首歌仍然使听众如痴如醉。就因为它唱的那个准真理——凡美好的事物都是可望而不可即——不会过时。这个准真理是忧伤的,忧伤是这首花儿的灵魂。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首具有浓郁花儿风格的歌曲《小高陵人民多奇志》。

这是在农业学大寨的时代背景下,由专业人员创作的歌曲。歌曲旋律以《白牡丹令》为基调变化而来,十分优美。然而这首歌昙花一现之后就寂寂不闻了。没别的原因,因为它所讴歌,与人的天性相悖。人的天性是懒惰的,很讨厌被没完没了的战天斗地,改造自然。这首歌只热了三五年,就被人弃之如敝屣了。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