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听秋雨

(外一篇)

今年的秋雨比往年早了许多,秋雨急促地落下,一阵紧似一阵。我在窗前坐定,听那雨声淅沥,雨水扫在窗上,敲打我的心房,冷凉的味道在身边弥漫开来。我皱着眉头问那秋雨:秋雨你为何这样着急?我甚至还来不及回味夏的热情,便要品尝秋的惆怅!

我眷恋夏天的雨,银线一样的雨丝晶莹剔透,干净得像婴儿的眼睛,温柔得像恋人的性情。落在树上,树便天天青青翠翠,没有萎靡;落在田里,稼禾便天天葱葱茏茏,不见萧瑟;落在身上,人便天天干干净净,少有算计。城市被雨帘披上淡淡的雾霭,远远望去,每一座亭台楼阁都是意境高远的水墨,朦朦胧胧却又真真切切,最平凡的花都活出了绿肥红瘦。

可是夏天总还是要过去,秋雨会带来秋天的信息。极目望远,金黄的麦浪滚滚而来,一捆捆麦秆垛成小山,农人的脸上写满丰收的喜悦。然而田野却空旷着,再也不见嫩绿的麦苗。每一片落叶都让我揪心,曾经娇嫩的花蕊在风吹雨打中零落,丰收过后必定是漫长的等待,等待飞雪迎春,等待春暖花开。

我虽不曾如田间劳作的人那般辛苦,却也足够勤勉。如今打开秋雨捎来的信笺,却只有两手空空。雨声穿过雨幕,在我耳边回响,悠远又绵长:境由心生,心为形役!

相逢

人与人的相逢,仿佛绿叶与季节的聚首,来来往往,聚散无常。很多的人,很多的事,都在绿叶的舒展或者凋零中遗落。很少的人,很少的事,又在季节的温暖或者凛冽中鲜活。

无意间的相逢,是拂过脸颊的微风。无论惊鸿一瞥还是擦肩而过,都是翩翩弥散的落叶。或许曾为酷暑里的一丝清凉而感动,也终究是季节交替中的素昧平生,悠然着找寻各自的归宿。没有谦让,没有缠斗,不温不火,不好不坏。

恋爱中的相逢,是夏天醉人的艳阳。世界很小很小,只有天和地,你和我。你我情愿做幸福的糖人。不关心油盐酱醋,只眷恋风花雪月。我向往着做夺目的桃树,艳丽的桃花一生只为你绽放,却长成平凡的白杨,枝也繁,叶也茂,总也不能盛开缤纷的花朵,只有一树碧绿,将你的双眸久久留在春天。你若守望,是我尚能悦目,你若离去,是我不够绚烂。

当然,不是所有的相逢都值得回味,我感谢的,是那些温暖如春的相逢。只有彩虹斑斓,没有雷雨交加,回首曾为我遮风挡雨的温馨,那些无论逝去还是活着的身影。每一次回眸都令我泪水长流,我不能感谢那些不堪的相逢,没有人能在彻骨寒风中奢谈坚强。即使只有一次,也足以使人在冬的凄凉中瑟缩着窒息。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