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让我触摸你的深流……

1.jpg

气势恢宏的龙羊峡拦河大坝

2.jpg

贵德黄河清国家湿地公园

3.jpg

云雾笼罩的李家峡库区

4.jpg

风光旖旎的贵德国家地质公园 图  兰新天

白露时节,青海大地凉意渐浓。

而随着一群追随黄河足迹的人的纷至沓来,使西宁到龙羊峡到贵德到李家峡的高山峻岭、深谷密林笼上一层不同寻常的欢腾气象——他们以黄河的名义齐聚青海,他们以“同饮黄河水·共铸黄河游”为主题,向世界发出了黄河的邀请。

9月中旬,由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与海南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主办、贵德县人民政府、西北旅游协作区秘书处承办的中国黄河旅游大会在贵德隆重启幕,来自沿黄城市、景区、旅游集团及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新社、新华网、沿黄各省区广播、江浙沪京广播、西北地区城市媒体等方面的200余人参加了此次盛会,并在达成共识的前提下发布了2018中国黄河旅游大会(贵德)宣言。

黄河是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最主要的发祥地。当幼发拉底河、底格里斯河孕育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尼罗河孕育的古埃及文明、印度河孕育的古印度文明都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黄河文明滋育出的东方神韵,却世代绵延,成为世界上唯一没有陨落的大河文明。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黄河旅游也越来越受到海外游客的关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省围绕创建生态旅游示范区和国家自驾车旅游示范省双创战略目标,牢固树立大旅游大融合发展理念,不断扩大供给,推进全省全域旅游向纵深发展。

一路上,笔者通过与有关人员的接触和攀谈,了解到省旅游发展委员会重点围绕黄河上游旅游景观廊道、青海湖人文旅游景观廊道和祁连山风光带生态旅游景观廊道,统筹“通道+景区+城镇+营地”的全域旅游要素,推出了10条自驾车精品线路,并继续贯彻今年6月召开的全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精神,发挥黄河源头省区对黄河沿线旅游合作的积极作用,围绕“持续打造大美青海,努力建设旅游名省”的目标,通过黄河旅游大会着力打造旅游品牌、深度挖掘旅游资源、提升融合发展能力、合理规划旅游线路,把雪域高原、丝路沿线、沿黄旅游带的景点“串连成珠”,促进沿黄城市联合与产业融合。

如此,一个交通互联互通、产业互补互助、文化互动互融的黄河旅游大发展的美好前景正在着力实现……

新近斩获鲁迅文学奖的散文集《山河袈裟》一书中,作家李修文在写到早年赴日本的一次旅行时,专门提起火车上遇到的一对年老夫妇。他说,他们就坐在我的对面,跟我一样,也深深被窗外的所见震惊了,老妇人的脸紧紧贴着窗玻璃朝外看,看着看着,眼睛里便涌出了泪来,良久之后,她对自己的丈夫,甚至也在对我说:“这景色真是让人害羞,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多余得连话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李修文感慨于老妇人说过的这句话,一直记了十余年。而这种巨大的震撼,于我而言,是来自九月的青海大地,来自李家峡库区的高山之巅。

正午时分,车抵李家峡。

整个上午,我们由贵德出发,经过细雨蒙蒙的坎布拉林区,经过山野里的庄稼地,经过垭口,经过村庄,而后直奔尖扎与化隆境内的李家峡库区。旅途漫长,大家的精神不免委顿,就在这样一份倦意里,工作人员突然说:李家峡到了。

人们下车,打着哈欠,相互开着玩笑,又带着些许困顿往观景台走去,就在此时,世界静谧了。

是高天的一方投影,是绿野的一个幼儿,是碧玉遗落人间,是明镜端放红山……在那样的大美面前,人突然失语,竟羞怯得不敢直面观望——李家峡,以碧绿、天蓝、赭红、洁白等四种主色调,把天地间最靓丽澄澈的色彩凝聚于此,静静绽放……

哦,那就是黄河的清流吗?那就是母亲河最温存的眼波吗?那是怎样的一份静默养育出的端庄安宁?那是怎样的含蓄内敛滋润着的天地山河?

静立山巅,思绪万千,而眼眸一直朝东,竟记起多年前的一次黄河行。那一日,距李家峡下游不远处的公伯峡水电站以她全然不同的样貌迎来了我这名独行客。

是头天傍晚时分出发去公伯峡的。

已是4月中旬,黄昏的青沙山上依然雪落有声。雪野覆盖的山路上,近百辆汽车相互牵绊,举步维艰。我所乘坐的轿车在雪路上蹒跚低吼近两小时后方才得以脱身,至公伯峡水电站,已是夜半,在旅途的劳顿与困倦里,倒头便进入深睡……

翌日,天色微明,在一阵鸟鸣里醒来,心头先是一喜。推窗一看,咿呀,黄河谷地清新潮湿的空气立时扑面而来,眼里,满当当一个桃红柳绿世界,之前桀骜不驯的黄河在这里驻足,变得碧澄清澈,温文尔雅,在黎明的天光里,它泛着白浪,唱着舒缓悠扬的歌,一路悠悠地向东流去……

急忙起身,踏着一条弯曲的石径往黄河身边疾步而去,头天呜咽的风声此时全然停歇了,感觉东方的高天,正有红日喷薄而出。

黄河,总说你是母亲河,可哪里有你此般通透娇美的身影?由河岸及河面,从浅绿到深碧,那光滑的肌肤微微起伏,起伏间一路流泻着风流。我不禁被眼前景况深深打动,竟为自己身着一袭黑衣而懊恼起来,感觉在亮丽的自然风物面前,自己是那样黯淡无光彩。片刻,正要转身回望东方,却见黄河大坝上镌刻的“公伯峡水电站”几个大字在天光下熠熠生辉,我想,太阳一定是出来了,几日来一直笼罩在这方土地上的阴霾,终于无趣地退却了。

好一派高天流云啊!

当年,公伯峡水电站新建成,但生活办公区的小环境是有口皆碑的。正是高原初春,那蜿蜒的石径一路流淌着盎然春意,石缝间稍有间隙,便有绿意恣意开来,不遮不掩,坦坦荡荡,哪怕你脚踏千步,亦毫无怨言。楼前草坪上,或巨大或玲珑的黄河石被随意安置其间,透出几多闲适来,那些在黄河胸膛下沉寂了几万年的精灵仿佛在向人述说着什么,它们或粗砺或精致的身躯此刻正静静地享受着太阳温暖的抚摩,在我眼里甚至显出几分柔媚来。

独自在那安静的石园里久留,突然极想与人同享这份安谧。于是拿出手机,拨了朋友电话,想让朋友也感悟一番黄河东流、鸟雀唱和的方外世界。电话通了,朋友身在城市钢筋水泥的森林里不得脱身,人一苦笑,我便哑然了。想想,人活尘世间,断然少不了各种羁绊如影随形,一时得乐,何不趁机超然若仙?

乘车进入主坝区,让人眼前豁然一亮。放眼东望,洁净的宅区、碧绿的草坪、盛开的鲜花装点着一尘不染的环境,而巨幅彩色喷绘牌、工程宣传牌等静立山坡和路边,使整个工地显得清朗有致,气势恢弘。

公伯峡库区与所有去过的黄河河谷水电站并无二致,因是早春,波光粼粼的世界少了些许嘈杂,多出几分寂静来,从大坝高处颤巍巍向下俯视,但见高耸的吊车从容地伸展着机械手臂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施工,而半空中一点猩红很是夺人眼球,定睛一看,竟是一位柔弱女子端坐吊车狭小的驾驶室里,正熟练地操纵着那庞大的机器。这一发见,猛地叫人心生一股崇高的审美理念,那柔弱的身姿,在人眼里气势如虹……

出库区3公里,田野柔软潮湿得像是母亲的叹息,一路麦苗青青,双眸桃花灼灼,看得久了,便恍然觉得那份鲜嫩似黄河水的柔波,直向着人的心田涌进来……河两岸桃花掩映处,庄户人家晨起的炊烟尚未散尽,在天幕上悠悠地透出些超然来,坐在车里,思绪便随那炊烟四散开去,心想,若在这大河之岸筑一居所,开一池清塘,搭两间茅屋,晨听鸟雀鸣唱,暮闻蛙声阵阵,桃花艳丽时候,秋高气爽季节,邀三五知己,且歌且醉,也邀他们来过几日短暂的田野日子,每望黄河滚滚东流,韶云绚烂,不知会生出怎样的感慨来。

就那样静静地陷入冥想,车里人笑我,竟不觉!

而再次与黄河的深度接触,当是在贵德,是在秋阳与秋雨交织的高原九月天。

之前,通过网络与朋友们交流,多半会聊到各自故乡,对于我的故乡青海,他们的印象大多是偏远与落后,但一提到黄河,他们言语间的不屑顿时收敛住了,其中有几个人知道黄河水在青海境内的时候不是浊浪滚滚的,但是,这条大河最清澈的地方在哪里,他们就弄不明白了。

这样的时候,我便悠然道来:青海贵德!

贵德地处黄河谷地,上有龙羊峡锁关,下有松巴峡守户,四面环山,平川开阔,土地肥沃,素有高原“小江南”之称。它处在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黄河从青海玛多缓缓流出之后,经过达日、甘德,好奇并且孩子气地到四川草原探了一下头,又转身回到青海,在汇聚了不计其数的溪流后,自西向东扎入了贵德的土地。

当日,我们从龙羊峡起步,在龙羊黄河大峡谷稍作逗留,而后奔赴百公里之外的贵德。

雨帘恰在车入贵德地界的山梁上收起,一路奔驰向前,两边都是光秃秃的荒山,谷地里却是绿色的海洋,远处的县城完全掩隐在树林中,近处,突入眼眸的一条白练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那,就是黄河。此时,你如果不去理会两边的丹霞红山,你会有身处江南的错觉。

有人说贵德就像一位美丽丰满的妇人,她虽然没有华丽的衣裳和精致的妆容,但岁月与尘埃也无法遮掩她的光芒。穿越尘土飞扬的草原和荒山,你不经意走进贵德的过程,仿佛是走近了自己年轻的母亲,她粗厚简陋的外衣之下,那丰腴、美丽而年轻的身体,正无私滋养着自己的万千儿女……

贵德是一个世外桃源,或许称她为“世外梨园”更加贴切?!人们都知道,贵德的长把梨是驰名中外的,而更能激荡人心的则是它的梨花。贵德的梨花盛开的时候多得像雪一样,盖住了一切。我一直认为白色的花不能用“灿烂”一词来形容,但贵德的梨花却例外,而且还需要再加一个词:热烈。这里的梨花是如此素洁而富有生命力,以至于让人们在这香雪海中忘却烦恼,回到童年,让人怀疑清清的黄河水是否为它们注入了无穷的灵气。

贵德,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唐蕃古道在这里交错延伸,作为黄河岸边一座重要的驿站,它同样是当年中原与西域政治、经济、文化进行交流的纽带。徜徉贵德县城,文庙、玉皇阁等古建筑群布局独特,富丽堂皇。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朴素宽容的民俗民风,使得各民族的信仰都在这里留下了珍贵的痕迹。马家窑文化、卡约文化、昆仑文化、黄河文化等早期人类的文化遗产昭示着这里的不俗与深沉。

历史沉淀下的贵德,使我们能感受她温润的脾性、博大的情怀以及不为人知的神秘。

有关贵德,还有一个精彩传说不得不提——相传后羿为民除害射落了九个太阳,可那些射落的太阳并没有死,他们钻进地下,分散九州,跑到雍州地界的那个,便落脚在贵德,所以贵德的地下水沸滚,涌出地面便是温泉。头些年,我们采风到了贵德,同行者打趣,说泡在贵德的温泉里,如同睡在最仰慕、最痴爱的爱人的怀里,想不温暖温柔都不可以。

说到贵德,自然会提到龙羊峡。

九曲黄河沿着贵德盆地一路从青藏高原流泻到黄土高原。黄河在贵德盆地西部强烈侵蚀,下切形成了深邃的龙羊峡峡谷,拥有国内海拔最高拦河大坝的龙羊峡水电站就坐落于此。清澈的河水造就了龙羊峡水库迷人的风景,黄河在这里第一次大规模地向她的子女提供了热量和光明。

那天,黄河旅游大会的主办者专程邀请我们去观赏日光下奔腾的龙羊峡拦河大坝,而那一刻的惊喜,不啻于在5月微雨的街头,与久别的故人迎面撞见……

是白雾升腾,是彩练当空。那一刻,当自然风貌与人类宏大的建造横陈你眼前,那一份震惊,同样叫人觉得语言是多余的。

是啊,当造化、奇境和难以想象的机缘在眼前展开,最要紧的便是停止喧嚷,安静注视,或许你可以在内心给自己一个启示:世界何其大,我们何其小。如今我站在这里,深深呼吸,便是领受到天大的恩典。

时令已过寒露,如今再回头欣赏彼时所拍视频与图片,记起日光下的黄河大峡谷、记起渔火连星汉的龙羊峡库区、记起大河浩荡,一碧似玉、记起黄河湿地公园里那彩云轻绕的粼粼波光,内心依旧充盈一股难以割舍的魂牵梦萦……

是啊,在贵德,黄河是真正成熟了,在脱尽了青涩、纯真和单薄后,我们的母亲河是真正的风情万种了。贵德,这颗用黄河乳汁滋养出的梨花飘香、山清水秀的高原明珠,越来越显示出她迷人的风采。

话题还得回到本届黄河旅游大会。

我们的母亲河黄河从青海发源,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及山东九个省区,成为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最主要的发祥地,也是我国旅游文化资源最富集的旅游区。2017年,国家在“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中提出打造“黄河华夏文明旅游带”,为具有世界性特色大河流域的黄河旅游打开了新局面。近年来,沿黄河区域携手推动黄河沿线旅游合作,采取多种措施共同打造黄河金岸旅游项目和黄河旅游系列产品,黄河旅游和黄河文化得到了全面推广。与此同时,中国黄河旅游也受到了海内外媒体和广大旅游者的关注,各大媒体纷纷报道转载黄河旅游的发展成果,黄河旅游的热度也在不断提升。

正如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副巡视员马金刚所言,2018中国黄河旅游大会在贵德召开,既是对“大美青海”和“天下黄河贵德清”旅游品牌的推广,也是对黄河源头地区旅游业发展成果的展示和促进,更是对沿黄省市(县)旅游部门、旅游产业单位的鼓舞和鞭策。

黄河,都叫你母亲河,这个称呼那么亲切又那么普通,低到尘埃下的姿态,令我忘记了你的存在,我当然可以辩解说,你距离我太遥远了。

我的血液属于青海高原,但长久以来心底却飘着江南窗棂下忧伤的芭蕉雨,当我在公伯峡接触到你,当我在龙羊峡呼吸到你,当我在贵德亲吻到你,我才恍然发现,你其实离我那么近,我却一直把你甩得那么远。

是啊,从当年踏上公伯峡大坝的那一刻起,我早已开始触摸这条河流……

黄河,透过龙羊峡拦河大坝的迷蒙,透过黄河大峡谷奔涌向东的壮美,透过贵德小镇令人微醺的梨花雨,透过李家峡库区柔美清丽的倩影,在高原九月天的温煦里,我们开始触摸你的深流……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