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三:打造地域文化的又一张亮丽名片

对联同源于汉晋骈文,成熟于南朝梁陈。对联常题写于门首两侧,故而又称楹联。南梁隐士刘孝绰罢官不出,于自家门户题写“闭门罢庆吊,高卧谢公卿”之对句。其妹令娴续题“落花扫仍合,丛兰摘复生。”清代谭嗣同认为其虽似诗,而语皆骈俪,又题于门户,故堪称对联面世之首作。此说比清代纪昀和梁章钜所言对联衍生于后蜀时期之“桃符”又上溯了四百余年。

唐初形成的律诗,句式对称工整。六朝以后兴起的律赋,更强调音韵和谐,对仗工稳。上述辞赋之中对仗联语皆属点睛之笔,可谓珠玉纷呈,美不胜收。故而世人亦言对联乃唐初律诗、律赋之衍生品,此说亦颇为独到。对联经历代文人千余年之锤炼,种类逐代增多,范围日渐扩大,成为城乡皆用、四季咸宜、雅俗共赏之大众文体。皇朝时代,上至宫廷,下至乡村,对联无处不在。无论殿试取士,文士题赠,还是点缀名胜,凭吊先贤,乃至雅士征婚求友,常借助对联描景摹状,叙情言志。至近代,民间在岁时节令、婚生寿丧、乔迁新居、行业庆典等方面无不使用对联。对联作为一种实用文体,真是与时俱进,历久弥新。作为中华文化特有的艺术形式,对联甚至已经成为全球华人圈中最为亮丽夺目的奇葩流香于异国他邦。

对联文辞用偶,邻接相对;务谐音以成韵,必修辞以达远。款款两行数言,却能以一持万,这就是对联的功用。一副好对联,不仅能反映出作者在文字学、音韵学、声律学、修辞学、美学等方面的素养,也能体现出其哲学、逻辑学、人文社会学方面的审美观。故撰写对联,要做到立意高远、陈言务去;不雷同、不合掌、不流俗、不落套。倘若仅仅做到所谓六要素(即字数相等,节奏相宜,平仄相对,词性相当,结构相符,语意相关)尚欠火候,尤须注意其针对性,做到适地应时、切人宜事、合情融景。

贵德乃两汉河关故地,自东风西渐,儒学兴焉。无论汉唐设郡,还是明清屯垦,此地皆是羌汉共融,多元文化兴盛之地,儒释道相得益彰,各显其神。众多庙宇祠堂坐落于风水佳地,无数亭台楼阁隐现于古城内外。更有黄河贯境而过,丹霞山脉龙行于两岸。梨园棋布,柳烟连绵。羌笛汉簧,隔溪相闻。自古至今,锦绣之地引得无数文武墨客行吟其间,留下众多脍炙人口的诗词楹联。身临其境,品读其义,无不令人追古寓今,荡气回肠。这些诗词楹联高度凝练了贵德的自然人文特质,提升了贵德的旅游文化品位。

在旅游与文化融合发展成为建设生态贵德之大政方略之际,贵德地域文化近年来已呈兴盛之象。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贵德,已成为全省乃至西北地区令人向往的休闲旅游胜地。慕名而来的游客中不乏饱学之士,当他们的眼光定格于某一处景点的楹柱之上时,评头论足之间,他们对斯地的文化品位便会了然于胸。君不见,国学复兴未艾之际,大量词不达意、格律不通的楹联招摇于各地景观之内,招惹着八方游客挑剔的目光。腊月三十贴春联时,能分清上下联的人委实不多。虽然不能以偏概全,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传统文化影响深远,国学复兴任重而道远。

贵德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以虚怀若谷的姿态放眼全国,征集贵德地域文化景观楹联,这确实是一种敢为人先的创举。短期内竟能征集到上千副楹联,确实出乎许多人的预料,引发了许多人的思考,也足以供其他地方借鉴。从中感受至深的是,贵德的知名度正在逐年提升。这些涵盖了全国大部分地区的楹联作者大多来过贵德,他们对贵德的山水和人文资源有相当的了解。他们当中不乏撰联高手,精品佳作,不胜枚举。引经据典,驾轻就熟。描述贵德,如数家珍。其格律之精,内涵之广,足令邑人汗颜,真可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贵德楹联集》必将成为彰显贵德地域文化的又一张亮丽名片而受世人注目,进而成为各界收藏品读、陶冶情操的优雅读物。

由衷地感谢那些身居千里之外却心有灵犀,钟情贵德山水人文的朋友们。当雪花般的稿件飘落在我们眼前的时候,那种惊喜与欣慰之情是难以言表的。吾有幸降生于斯,并与文化结缘,皆受益于这片钟灵毓秀之地,素怀感恩之心。有缘参与本次楹联征集评审工作,感触良多,乃至不揣其陋,欣然作文以和。实不敢以序言自诩,权作感慨之言,以飨文友。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