湟水源头包乎图

1.jpg

丁酉年秋,朋友几人前往湟水源头的包乎图探秘,那天阴天,但无雨,非常适合出行。

车到幸福村时,由于岔路多,就连曾去过几次的马老师也恍惚了,不辨方向,不知该走哪条路。停下车,朋友打电话询问住在包乎图山里的熟人,确定了方向后,我们再次愉快出发,但前路并不平坦,大概也是不想让我们轻易就找到湟水源头吧。

很快,我们遇到了河,当然是湟水河,它就那样无声但严肃地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水深且坡陡,车冲过不去,幸亏马老师有丰富的外出经验,只见他推开车门,从容地跳入河中央,搬了几块大石头,放在陡坡处,又试了试,感觉石头平稳,站在水里打手势,让司机先倒几步,然后加油门,“轰隆隆”地,车竟然冲过了陡坡,看着我们平安过了河,马老师才从河里蹚过来。整个过程,令坐在车里的我们十分感动,秋天的河水有多凉,只有生活在高原的我们知道。

过河之后,行驶不久又遇岔路,在荒无人烟的山里,想找一个问路的人都没有,马老师只好凭着直觉让司机往前开,车围着一座山盘旋而上,道路险峻,崎岖难行,走到山顶时,坐在车里的诸位都说不对,因为山那边就是热水滩,我们走错路了。就在我们一筹莫展之际,一位骑摩托的牧民也上到了山顶,一打问才知道,我们走得“南辕北辙”了。

那位牧民热心地告诉我们原路返回,在某个路口向里拐,然后再“如何如何”地走。我听得稀里糊涂,不明所以,心想只要马老师明白就行。

我们按原路盘旋而下,返回的路依然走得惊心动魄。走到一处岔路口,我们的车按照指点拐进了一条深山沟里。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我们一直向着山沟里行进,但一直看不到源头在哪。足足跑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遇到了县上的熟人,他们问我们到哪里去?马老师回答说找湟水源头。他们说:“你们跟上,我们也去那里,快到了。”

我们的车紧紧跟着他们,跑了大概十几公里的样子,看到几个人和一顶帐篷时,其中一个人对我说,你们继续向里走5公里就到了,你们到那里可以看到温泉,但是路不好走,你们慢点。与他们告别,我们继续向山里开去,他们眼里的5公里,又让我们跑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看到右面山上的温泉在冒热气,更深处的山顶上白雪皑皑,一条大河从左面更深的山谷里奔泻而出,水流清澈湍急,在安静祥和的包乎图腹地中匆匆东流,归入黄河后,再一起奔向大海。

从山里跳跃而出的大河横在我们面前,众人下车过河,我们没有向左面那更深处的大山沟里去,而是到正对面有温泉的山上走去,一到山坡上,就看到了众多的温泉,随之而来的是刺鼻的硫磺味,在山间弥漫。眼前出现了绿水青山,温泉水碧绿得令人心醉,我不急于上山,而是围着看到的第一个温泉痴痴观看,是温泉水中富含的矿物质让这里长满了碧绿的苔藓,同时将水衬托得碧绿似玉。

就在这时,严老师已经在山上大声地喊我上去,我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这处温泉眼,快步登山而去。翻上山梁,氤氲的热气闯入眼睑,奇景在这里,仙境在人间!

这么遥远的山谷里为何左右两面的山坡上还有白色的马脊梁小帐篷?带着好奇,终于走到温泉边,嘿,不止一个,是一个温泉群,大概有八九个之多,用石头圈着,有两个顶上盖着大塑料棚,简易的温泉浴所。还听到其中一个里面传出男子的声音,看来有人正在泡温泉。我的同伴们还在更高处呼唤我,原来,竖有“湟水源头”的石碑就在上面不远处,见此情景,我快步走上去与他们汇合。

湟水河主要有湟水干流及其支流大通河组成。在源头称包乎图河,在金银滩草原上称麻匹河和哈拉乌苏河,在县境北侧与支流哈勒景河汇合后汇入湟水,境内全长91.2公里。海晏人以身处湟水源头为自豪,海晏县素称“湟水源头第一镇”。甘子河乡境内的“西海第一神泉”热水温泉已经令我惊叹,今天看到湟水源头包乎图的温泉群则更加令我叹服。正在泡温泉的那位牧民大概是泡好了,要么就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惊扰了他,他穿好衣服走近了我们,正好我们需要在刻有“湟水源头”的碑前拍一张合影,于是,就邀请他为我们拍下了珍贵的一张工作合影照。

我好奇地问他:“你为什么泡温泉?”他回答:“我的关节病很严重。”“泡温泉有作用吗?”“有作用,我住在这里半个月了,每天都泡,现在好多了。”“那个帐篷里的也是泡温泉的吗?”“是的,他是皮肤病!”“你们是一个村里的?”“不是,我们是托华村的,他们不是。我们今天就回去了,已经泡好了。”看着这些淳朴的牧民,我真感谢上天,感谢大自然的恩赐,神湖圣水,古往今来,为牧民解除了多少病痛,带来了多少福泽啊!

时已过午许久,看来午餐只好在山上解决了,我们把带来的大饼和咸菜、卤肉、酿皮等摆在一块大石板上,众人席地而坐,就着山风与清流,一边吃一边说着湟水,快乐伴在左右。

由于天阴,深秋的湟水源头已经寒气逼人,尽管我们穿着厚外衣,依然冻得瑟瑟打颤。严老师说要不是今天天气不好,我一定要进温泉泡个澡!她这么一说,我们几位女同志说那干脆泡个脚不也挺舒服的嘛!说完,我们立刻各自选择一个泉窝坐下,脱去鞋子,把冰凉的脚伸入温泉水中,初时,感觉非常烫,只好试着慢慢地把脚放进水里,等脚适应水温之后,就觉出那温泉水别样的顺滑,把脚泡得绵绵舒适,温润体贴,难怪当地牧民驻扎在此泡澡呢,真是非亲自体验而无法知其妙处。温泉水清澈潋滟,暖心贴肺,这大自然赐予人间的沐浴香汤,深藏在大山深处,如果不是历尽艰辛,便很难享受到这快慰熨帖、喻心暖肺的美妙享受。冰凉的脚此刻被温泉水泡热,人便不觉得如刚才那般寒冷,通身随之暖和起来。时间已经不早,马老师在催促我们赶紧离开,有外出经验的他告诉我们天黑前出不去山会很麻烦的。

这温泉群的流水是汇成湟水的一部分,大河流就是刚才我们上山时看到的从更深山谷里流出的那条大河,这两支河在山脚下汇合后,再一起奔流向湟水。湟水流域由巴燕峡、扎麻隆峡、老鸦峡等组成。两壁陡峭,谷窄而深。盆地有西宁盆地、大通盆地、乐都盆地和民和盆地,其中以西宁盆地为最大。湟水河穿流于峡谷与盆地间,下游河谷宽阔,水力资源丰富。湟水流域孕育出了灿烂的马家窑、齐家、卡约文化,养育了青海省约60%的人口,被称为“青海的母亲河”。

探访湟水源头,是我朝夕晨暮盼望了许久的事,今天终于来到这里,看到从静默的群山里欢唱奔流的包乎图河,看到由温泉群汇聚而成的河,看到当地牧民将其奉为神泉圣水,看到雄浑大气的山养育的湟水河,神圣的崇敬感和虔诚的膜拜感澎湃交织,直抵心灵。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