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城故事

downLoad-20181102094821.jpg

从一幅沙画开始

驼铃,仿佛从遥远的夕阳下飘过来,有青铜的质感、沙砾的燥热和黄土的眷恋。逶迤沙丘上驮队的狭长影子和模糊足迹,被风沙一遍遍埋过了。从撒马尔罕起身的粟特人或阿拉伯人驮着香料、珠宝或经卷,而从长安出发的中原人,驮着绢帛、古玩或瓷器,他们在河西走廊相遇了。辉煌抑或惨淡,已沙淹尘封,而一条漫漫长路至今飘拂着香料沁心的芬芳,折射着丝绸耀眼的光泽……

千年刹那。

驮队走进西宁东城一座新建商业大厦的巨幅露天荧屏,化为一座梦想之城,化作男人的步履匆匆,化作女子的衣袂飘飘,化作风情万种。

这是一个春日黄昏,柳丝轻飏,柔风入怀,我站在夏都大道旁,目光掠过灯光迷离的车流,望着新千国际广场大厦屏幕上反复播放的这幅沙画,思绪随晚风飘荡,穿越时空,穿越西东。

是出于怎样的一种探索欲望和对世界的好奇,人类冲破重重险阻,走向遥远的天方他乡,像寻找阿拉丁神灯和金羊毛一样,追逐梦想。也正由于这样的天性,使文明的血脉得以流转,使智慧的种子得以远播,进而使各个种族的生命在这颗蓝色星球上绽放奇异无比、缤纷多彩的花朵。

商队、征人、移民、使者、朝圣者、流浪诗人……踏出的这条迢迢征途如一条哈达,是搭在北半球上的吉祥与和谐,是人类智慧的旷世创举,是东西方文明之血交流融汇的大动脉。

看着这幅沙画,我仿佛梦回大唐,看见李白醉入长安一家酒肆,一手执壶,一手捉杯,在摇红的烛影里,看那胡姬热辣奔放的胡旋舞……闪过莫高窟的飞天,楼兰的美女,喀什噶尔的铜酒壶,撒马尔罕的金桃,以及罗马城里四处飘逸的丝裙……

两千多年后,在这座高原古城之东,这幅沙画里的驼队承载着一个新世纪、新时代的宏伟愿景,栉风沐雨,胼手胝足,又一次——

寻梦丝路。

一座建筑叙说的故事

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风情,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故事。

这座西部边城在丝路南道沉淀了它的隐秘岁月。中原丝绸柔滑如水的轻盈,波斯萨珊王朝金币叮当作响的凝重,都曾落进它千年的记忆。

而在西宁东城,历史无疑拓下了更鲜明的丝路戳记。

与新兴的海湖新区相比,如果说海湖具有向现代都市靠近的气度与雄心,那么,东城则更具有多元文明的潜质与风韵,高楼簇拥的塔楼和穹顶闪射着幽远的星光,烤羊肉与孜然的香味飘散着炽热阳光的记忆。文化的汇合交融,在这里泛起一朵朵奇丽诱人的浪花……

顺着新近崛起的东城商业圈往西走,不远处就是一座驰名青海乃至西北的著名古寺——东关清真大寺。其与西安化觉寺、兰州桥门寺、新疆喀什艾提卡尔清真寺并称为西北四大清真寺。它是西宁东城一处显著的地理标志,也是一处穆斯林信众的朝圣之地。

饱经时光熏染的宣礼塔、穹隆、礼拜殿、回廊、广场透露着历史的沧桑以及浸淫着灵魂的信仰,显得沉雄、宽容和大度。

在这个春天的深处,一寺碧桃喧笑,柳条曼舞。可以想象,600多年前的那个春天,这里的祈祷声就开始在桃红柳绿间悠然缭绕。那时正是明洪武年间,王朝为了实边固疆,采取一系列屯兵、移民之策。在通往西北的道路上,时处可以看到远征的军旅和迁徙的流民,青海也不例外。

移民中有不少善于经商的回族人,也许他们中间有人的祖先就是赶着驮队穿越丝路来这座城市寻梦的商人,而后世代定居在这里。无论如何,他们的子孙从那时或更早就生活在这座大寺的周围了,历史上被称为东关的地方。

一座寺院在兵荒马乱的漫长岁月里有着不少痛苦经历。据《重建西宁东关大寺碑记》记载:“西宁清真大寺,创自明代,屡经兵资,其地遂废。”但在持续重建过程中,也接续了不少温暖记忆。在大寺礼拜堂里那只金光灿灿的鎏金宝瓶、那几根巨大的松木殿柱,还有宣礼塔顶两只精致的铜制经筒,据说分别是甘肃拉卜楞寺、互助佑宁寺和湟中塔尔寺赠予大寺的珍贵礼物。

这是生活在这方水土上各民族间共同的祈愿,是一方文化的包容共存。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建筑讲述的丝路故事。它的主题是开放、交流、和谐与共赢。

一条老街的新旧时光

大十字往东,约一箭之遥,就是东城一条著名的街巷,其与大十字往西的水井巷遥相呼应,平分秋色。后者主要是高原特色小商品争宠之巷,特点在猎物;前者乃青海风味小吃溢香之街,关键在美味。两者有着不同的韵味,不同的风情,一样的热闹,一样的诱惑。

这就是历史厚重、游人鱼贯的莫家街。

一条看似普通的老街承载着历史辎重走过数百年岁月,这在西宁城里也是屈指可数的街巷之一。

走近莫家街,总有一缕莫名的念想在心底浮动,如六百年前一条鱼游过烛光隐隐的街巷。如明如暗,若得若失。

在巷口的一幅青铜壁画中,依稀可见当年莫家街的影子。莫家祠堂、莫家楼、临街的门店,叫买的商贩,闲逛的游人,旧时的风气烟火萦绕眼前,羊肉、杂碎、抓面的香味一直飘过来,飘到今天,在舌尖上流连不去……

傍晚时分,走进莫家街牌坊,不见当年莫家楼上灯笼摇红、人影攒动,也不见莫家祠堂香烟袅袅,青灯幽幽。但是,你仍可以在两个版本的故事传闻里,感受一番莫家街的沧桑往事——

元末明初,群雄争霸。据说当时安徽寿州有个叫莫得的人投奔朱元璋,随军征战,屡建功勋,后被明王朝册封为西宁卫世袭指挥,坐镇西宁。再往后其子莫云继任,在今莫家街地方修了私邸莫家楼,并建宗祠,厅堂轩然,松柏掩映,成为当时一处地标性景致。莫家街自此得名,沿用至今。这是一个版本,颇有些历史依据。

另一个版本更具有一些传奇色彩。比前一说晚了近二百年。相传到了十六世纪明嘉靖年间,京都礼部官员莫怀古为家藏稀世之宝“温凉盏”而遭贬。传说用“温凉盏”盛酒,冬温夏凉,酒味醇香云云。当时权臣严嵩之子严世蕃欲抢夺“温凉盏”,莫怀古被流放边城,定居今莫家街,也是修了宗祠,缅记过往荣耀……

历史烟云迷漫,人世沉浮,但无论如何,莫家街与一莫氏家族有关是确定的。

也许是历经香火的熏染,这条街在满足人们口腹的同时,也给了人们某种怀旧情绪的慰藉。临近街面的就有三座寺院,一座是宏觉寺、一座是雷鸣寺,一座是金塔寺。

据说,历史上宏觉寺一度香火鼎盛,香客如云。公元十世纪,喇钦·贡巴饶赛始建该寺。一千多年风雨沧桑,这座寺院见证和经历了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皆与家国社稷安康有关,与民族和睦相处有关。七世纪,文成公主进藏途中,曾在这里留居多日,留下一处土建宝座。300年后,宏觉寺诞生于此。20世纪50年代初,宏觉寺又迎来了一次重要的历史性会晤。1950年12月,中央西北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专程来青海为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赴藏送行,并在宏觉寺与十世班禅商讨了具体赴藏事宜……

20世纪30年代,被马步芳编入“新剧团”、居住在雷鸣寺的被俘西路军女红军,留下了不屈不挠与反动军阀英勇斗争的传说……

时间的烟雨以及信仰的香火交织弥漫,为这条老街镀上了温厚古朴的底色,使这里多了些人间烟火。

如今,这里商家云集,成为以街为市的大型农副产品零售市场和特色小吃集市,散发出日益诱人的魅力。

如今,一家马氏经营的闻名遐迩的中华名小吃餐饮城占据了莫家街的半条街面。夏都旅游旺季,整条街挤满了天南海北的游客,他们慕名而来,一览莫家街的风情,一品莫家街的味道。他们沉浸在西部高原特有的热辣膻香里,直至夜风渐凉,灯火阑珊,才意犹未尽地离开这里。

回到千里之外,但一条西北老街的模样和味道会久久地留存在曾到过莫家街的人们的记忆里。那来自草原牦牛的酸奶之酸甜,那羊杂碎、羊肠面的膻香……经久不散。

如果再深入一些,那莫氏家族、那祠堂、那“温凉盏”的传说还会带你穿越时空,回到六百年前的莫家老街,凌晨,在那莫家祠堂旁的红灯笼下吃一碗原汁原味、热腾腾的羊杂碎……

系在新丝路上的梦

流年似水。丝路上的传说,有关那座大寺和那条老街的轶事,已成为这座古城历史的一部分,淹没于发黄的史籍卷帙之中,成为城市文明的遗存,连同建于20世纪四十至五六十年代的湟光、东稍门、西宁大厦及老火车站等那些过去时代地标式的建筑一起,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在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在伟大中国梦的感召下,这座遥远的西部边城也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新时代。

先是建筑宏伟、设施一流的现代化火车新站在北山脚下、湟水河滨原车站旧址上如一只展翅的凤凰冲天而起,带着这座城市进入了高铁时代。

还是建筑,在雨后春笋般节节拔高的建筑中,在这个春意盎然的时节,我从东城一处处LED大屏幕反复播放的有关丝绸之路的沙画和彰显着现代化、国际化气息的广告中,发现了一座座脱颖而出的城中城——

新千国际广场、中发源时代广场、火车站小商品批发市场、泰阳国际商贸中心……

显然,这是崛起在西宁东城的一个个新地标。

新千国际广场大厦上日夜播放的这幅沙画,也许透露了这些新城堡筑造者的初衷,也许这就是系在新丝路上的一个个新梦想,一个开放的梦,一个飞翔的梦,一个寻求合作共赢的梦……

在许多个白日和傍晚,我进出这些广场、商厦、酒楼、影城、咖啡屋、丝路风情街……我恍惚感到大唐长安的风、地中海的风、两河流域的风、恒河的风以及俄罗斯原野上的风……一起向我徐徐吹来。我仿佛置身于千年前丝路上的某个交易重镇,中原人、粟特人、波斯人、印度人、罗马人……不同人种在交流着各自的物品与信息、交流着各自的文化、追求者人类共同的信仰与梦想。

此刻,我在丽景空中花园品尝着别具风味的土耳其烤肉和帕慕克红茶,夜色渐深,满城灯火绚烂。在微凉的春风里,在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里,隐约飘荡着古波斯诗人鲁米《在风完美的一天》的诗句——

当一天

风是完美的,

帆只需要开启, 世界充满美感。

今天正是这样的

一天。

鲜活的心和发光的球体一样都赋予我们

用巨大的温柔

抚爱大地……

沙画的故事还在继续

夜航班机掠过夜空的声音,高速列车进站的声音,将我的思绪从漫游的丝路上拉了回来。走下空中花园,走进丝路风情街,浓郁的异域情调使人心驰神怡。波斯风情、千寻楼兰、万国汇商品体验店……

而在小峡外曹家堡机场一波旅客正走下飞机旋梯,而东城夜空中的霓虹已在火车站出站的旅人眼中变幻着绚烂的色彩……

西宁东城已引来不少国内外客商瞩目。早在2015年秋季,来自土耳其、意大利、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斯里兰卡等国家地区的数十位国际客商参观了解青海国际交流新名片项目——新千丝路风情街,并进行了意向性的国际商务洽谈。2017年10月,匈牙利奥尔拜蒂尔市市长一行前来参观了丝路风情街,对伊赛克进口商品批发中心赞不绝口。伊赛克集合了来自巴基斯坦、土耳其、越南、乌克兰、泰国等国家的商品,足不出户便可实现“全球购”。

中发源时代广场致力于打造青海商业门户第一站,建立区域性商业中心,将国际创新时尚生活的理念及感受带入西宁,全面提升西宁国际时尚生活方式……

这里是火车站商圈中心位置,既是西宁今后重点发展的区域之一,也是西宁整体生活圈东移发展的中心……

这个梦,从远古的驼铃声中飘出,搭乘飞机掠云的翅翼、动车风驰的轮子,顺着丝路飘向亚细亚、欧罗巴,飘向世界的每个角落。

从丝路风情街出来,去万达影城。该影城拥有IMAX巨幕厅等八个多功能现代化影厅,一千多个观影座位,配备了杜比全景声音响系统,精彩的画面,美轮美奂的场景,撼动人心的流动音效,舒适的座椅等,为观众带来超级观影体验。

这里正在热映印度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电影讲述了两个不同国籍、不同种族间的动人故事。一个印度婆罗门男人历经千难万险,将一个在旅行中失散的失聪小女孩送回她巴基斯坦故乡。那无界的大爱真情至善,震撼人心,催人泪下……

是的,有宽广的爱的胸襟,有高远的梦的翅膀,东城的故事就会继续,一座中国西部城市的故事就会继续。

寻梦丝路。东城在奋力跋涉,如那幅沙画中的驼队负载着梦想,跋涉在新丝路上……

责编:王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