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记童年打柴乐

我出生时,农村烧柴的岁月还没过去。

柴是农村人的宝,烧火做饭、烧水洗澡、煮猪食都离不开它。到了冬天,一家老小或左邻右舍喜欢坐在一起烤火,女人打毛线、嗑瓜子,男人喝酒聊天,少了柴火,那还聚得起来吗?

大人事多,春种秋收,打柴的事情就交给孩子们了。上半年热,山里多毒蛇、虫子和马蜂,所以,打柴一般得到国庆节之后,那时山里也凉爽了。我打柴的记忆始于五岁。那时候,我还小,爱跟着哥哥去山里。20世纪九十年代初,柴火很紧俏,附近的山坡早就被人拣拾一空。要想打柴,得去远一点的深山。柴有两种,一种是大柴,以灌木为主,耐烧,是做饭炒菜必备的;另一种是引火柴,以杉叶和松针为主。杉叶扎人,我喜欢的是松针,松针柔软,铺在地上,睡觉都可以。随着我慢慢长大,也开始和哥哥一样打大柴了。只是随着蜂窝煤和电饭锅下乡,柴火的需求量就没有那么大了。再后来,电热水壶也普及了,烧开水也用电。此时的柴火就主要用来煮猪食和烤火。煮猪食需要很多电,农村人舍不得。冬天,农村人还是喜欢烤烈火。他们对煤火没感觉,刺鼻不说,火力太小,烤在身上不带劲。

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们把刀磨好,带上一瓶水就上山了。如果有几个小朋友做伴,还会带上一副扑克牌。到了山上,大家各自选择一块地方砍柴。柴除了自家用,还要给学校交公差。农村住得分散,大部分人家里离学校五六里路,甚至更远,中午回家吃饭不现实,这就需要在学校吃午餐。那么多孩子吃饭,烧煤不划算,学校就号召大家交柴。别看一些孩子给家里干活不愿意,但是为了面子,却把学校里需要的柴弄得整整齐齐的。我们小半天砍四捆柴就可以收工了。回家都是下山路,在重力作用下,力气大的孩子一手拖着一捆柴奔腾而下,力气小的孩子就需要多跑两次。大家习惯把三捆柴先带回家,然后趁背最后一捆柴的时候,在山里捉迷藏,打牌,玩得不亦乐乎。

再后来,电器全面普及,炒菜也用上了电磁炉,年轻人更是纷纷外出务工,养猪的人家日益少了。随着红砖房的兴建,大家也开始像城里贴上了墙砖,有的人怕浓烟把墙壁熏黑,慢慢地就不再兴建灶台。柴火已经用不上了。

每年回家,我都很喜欢去山里走走,曾经没柴烧的年代那光秃秃的山头已经绿树成荫,小径全部被树木长满、掩盖。留守的老人和儿童们说,现在山里野猪成群结队糟蹋庄稼,大家就不再种地了,昔年责任制开辟的土地全部荒芜。兔子也开始横行,偶尔还能被家里的土狗逮住。我想,这是一件好事,说明社会在进步、环境在好转,只是现在的孩子还能体验我们当年打柴的乐趣吗?

责编:韩旭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