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里的春节

downLoad-20190215110347.JPG

春节是中华民族的第一大节,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内涵,凝结着中国人的伦理感情、生命意识、审美情趣和宗教情怀。春节是民族文化传统的集中展示,人们在享受着春节文化的同时也表演着民族的节日文化,民族文化正是在节日这一特定的时空设置中得到传承和弘扬。

青海河湟就有着丰富的春节文化内涵,其中乐都地区在年节期间贴春联、贴门神、贴年画、贴窗花,成为乐都民间春节文化的一大亮点。

“贴”里乾坤大,“贴”里日子红。

春联也称“门对”“对联”“对子”,起源于桃符,以工整、对偶、简洁、精巧的文字描绘时代背景,抒发美好愿望。春联的一个源头是桃符。最初人们以桃木刻人形挂在门旁以避邪,后来画门神像于桃木上,再简化为桃木板上题写门神名字。春联的另一个来源是春贴,古人在立春日多贴“宜春”二字。春联真正普及始于明代,与朱元璋的提倡有关。据史料记载,有一年过年前,朱元璋曾下令每家门上都要贴一副春联,以示庆贺。原来春联题写在桃木板上,后来写在纸上。桃木的旁边是红的,红色有吉祥、避邪的意思,因此春联大都用红纸书写的。

腊月二十三后,农村家家户户要写春联。乐都民间讲究有神必贴、每门必贴、每物必贴,所以春节时的对联数量最多,内容最全。神灵前的对联特别讲究,多为敬仰和祈祷之言。常见的神联有天地神联“天恩浑似海,地德重如山”;土地神联“土中生白玉,地内出黄金”;财神联“天山财源主,人间福禄神”;井神联“井能通四海,家可达三江”;粮仓面柜、畜圈等处的春联,则都是表示庆贺与希望,如“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米面如山厚,油盐似海深”;“牛似南山虎,马如北海龙”。另外还有一些单联,如每个室内都贴“抬头见喜”、卧室贴“身体健康”、院中贴“春光满园”、车中贴“日行千里”、厨房贴“五味生香”等。大门上的对联,是一家的门面,乐都人极为重视,或抒情、或写景,内容丰富,好语连珠,如“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爆竹一声除旧岁,桃符万户迎新春”等名联。

每到腊月三十,山川街巷、家家户户争贴春联,大门、屋门、房柱等贴上门心、框对、横批、春条、斗方,把一院落贴得喜气腾飞,把一个节日贴得红红火火。“两行文字,撑天柱地;一副对联,评古涵今。”一副副透着喜庆和热烈的春联表达着乐都人迎新纳福、企盼新生活的美好愿望。

乐都农村地区为了祈求一家的福寿康宁,人们还保留着贴门神的习惯。据说,大门上贴上两位门神,一切妖魔鬼怪都会望而生畏。在民间,门神是正气和武力的象征,古人认为,相貌出奇的人往往具有神奇的禀性和不凡的本领。他们心地正直善良,捉鬼擒魔是他们的天性和责任,人们所仰慕的捉鬼天师钟馗,即是此种奇形怪相。所以民间的门神永远都怒目圆睁,相貌狰狞,手里拿着各种传统的武器,随时准备同敢于上门来的鬼魅战斗。乐都地区农村人家的大门,通常都是两扇对开,所以门神总是成双成对。 而且千百年来人们又把秦叔宝和尉迟恭两位唐代武将当作门神。相传,唐太宗生病,听见门外鬼魅呼号,彻夜不得安宁。于是他让这两位将军手持武器立于门旁镇守,第二天夜里就再也没有鬼魅骚扰了。其后,唐太宗让人把这两位将军的形象画下来贴在门上,这一习俗开始在民间广为流传。另外,还有贴关羽、张飞像为门神的。一副对联,两个门神,使农户庄园的春节那么火红、那么霸气。

年画亦是乐都春节文化的一道景观。年画艺术,是中国民间艺术的先河,同时也是中国社会的历史、生活、信仰和风俗的反映。每逢过农历新年时,乐都人家买两张年画,贴在厅堂或房屋里显眼的地方,差不多每家都是如此,那些花花绿绿、象征吉祥富贵的年画,为新春增添了不少欢乐热闹的气氛。乐都人家贴年画主要有《福禄寿三星图》《天官赐福》《五谷丰登》《六畜兴旺》《迎春接福》等彩色年画,现在还有许多名人年画,特别是毛泽东等伟人领袖年画,以及梅兰竹菊花鸟图,以满足人们喜庆祈年的美好愿望。千百年来,年画不仅是年节一种五彩缤纷的点缀,还是文化流通、道德教育、审美传播、信仰传承的载体与工具;也是一种看图识字式的大众读物;对于那类时事题材的年画,还是一种百姓喜闻乐见的媒体。这种内容够得上百科全书式的民间艺术,包蕴着一个完整的中国民间的精神。年画又是一部地域文化的辞典,从中可以找到各个地域鲜明的文化个性,由年画可以认识全部的中国民间。所以乐都人家的户户家家,春节时都要买年画、贴年画,表示着一种喜庆、烘托着一种气氛、展示着一种文化、体现着一种精神,浓墨重彩的年画给千家万户平添了许多兴旺欢乐的喜庆气氛。

在过去乐都农村,人们喜欢过春节时,在窗户上贴上各种剪纸窗花。窗花不仅烘托了喜庆的节日气氛,而且也为人们带来了美的享受,集装饰性、欣赏性和实用性于一体。 剪纸是一种非常普及的民间艺术,千百年来深受人们的喜爱,因它大多是贴在窗户上的,所以人们一般称其为“窗花”。 乐都农家窗花的内容丰富、题材广泛,有神话传说、戏曲故事等题材。另外,花鸟虫鱼及十二生肖等形象亦十分常见。腊月二十几,农家妇女们坐在炕头上,取出红纸,拿上剪刀,得心应手地一气剪成,剪成的图案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然后于除夕的早上贴在窗子上。现在农村里木窗极少,有的人便贴在玻璃门窗上。窗花以其特有的概括和夸张手法将吉事祥物、美好愿望表现得淋漓尽致,将节日装点得红火富丽、喜气洋洋 。

春节就这样在贴贴贴中延续着、发展着、变迁着,老百姓的住房从土木房变成了小洋楼,土大门换成了砖大门,交通工具也从骡马牛驴变成了小轿车,但“贴”还是这么永久与流长。每一个春节在贴春联、贴年画、贴门神、贴窗花中将节日的气氛烘托得五光十色,将未来的日子展望得万紫千红。

责编:张晓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