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春清明

清明一到,气温升高,正是春耕春种的大好时节,故有“清明前后,种瓜点豆”之说。清明节是一个祭祀祖先的节日,传统活动为扫墓。2006年5月20日,该民俗节日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清明节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之一。它不仅是人们祭奠祖先、缅怀先人的节日,也是中华民族认祖归宗的纽带,更是一个远足踏青、亲近自然、催护新生的春季仪式。清明节也是我国民间重要的传统节日,古时是重要的八个节日:上元、清明、立夏、端午、中元、中秋、冬至和除夕之一。一般是在公历的四月五日,但其节期很长,有十日前八日后及十日前十日后两种说法,这近二十天内均属清明节。

清明节的起源,据传始于古代帝王将相“墓祭”之礼,后来民间亦相仿效,于此日祭祖扫墓,历代沿袭而成为中华民族一种固定的风俗。本来,寒食节与清明节是两个不同的节日,到了唐朝,将祭拜扫墓的日子定为寒食节。“清明节”的得名还源于我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清明节气。冬至后第105天就是清明节气。清明节气共有15天。作为节气的清明,时间在春分之后。这时冬天已去,春意盎然,天气清朗,四野明净,大自然处处显示出勃勃生机。用“清明”称这个时期,是再恰当不过的一个词。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清明节是一个纪念祖先及离世亲人的节日。主要的纪念仪式是扫墓,并伴以踏青、植树等活动,节日体现饮水思源、凝聚族群、迎春健身及关爱自然的意义。杜牧的《七绝·清明》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勾画出一幅美丽的水墨画,春雨、牧童、酒家,诗人匆匆的步履牵引着清明节的诗情。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则把人们带入另一番节日盛景,如林的店铺、熙熙攘攘的人流、形态各异的车马轿舟,一片忙碌、一派繁华尽在画卷中。今天的清明节,依然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占有着重要的位置。纪念先人,慎终追远;缅怀先烈,展望未来,共创幸福美好未来,是我们过节的主题。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十分重视祭祖。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流行这样的观念——“国之大事,惟祀与戎”,意思是说祭祀祖先和众神,是与通过武力手段平定天下同等重要的家国大事。儒家创始人孔子为此作了注解,他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祀之以礼。”并说:“事死如事生”。意思是说家族后人对于长者,生前要尽心尽力地侍奉,死后也要同样尽心尽力地侍奉,这就是孝道。儒家对于鬼神一般采取存而不论的态度,他们提倡祭祖,主要不是由于迷信,而是从道德教化的角度来考虑的。曾子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也就是说,家族后人只有在日常生活中,经常想到自己幸福生活源自祖先繁衍生息,领会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道理,饮水思源,才能保持那种淳朴厚道、和睦宗族的道德品质。后世帝王从这种培养孝子的法门,悟出培养忠臣的窍门,他们认为,在家尽孝的孝子贤孙将来会成为朝廷的忠臣。于是,推行孝道成为保持江山稳固的长久国策,而清明扫墓祭祖也就有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河湟地区的人们对清明节的看重,关键是对清明上坟祭祖的看重。与民族的祭祖文化异曲同工,乐都人同样重视对列祖列宗、先祖先人的缅怀和无限寄托、追思与永恒行孝。每到清明前后,大地复苏,柳枝转青,草木萌动,家家户户,老老少少拿上香纸、馒头、肉食、油香到坟上扫墓祭祖。而实际上上坟祭祖的时间并不完全在清明这一天,从“天赦”到清明之间均可上坟。“天赦”日的算法是:从立春后的第一个戊日算起,到第五个戊日便是“天赦”日。也有“九尽十日为天赦”之说。习惯上从“天赦”日到清明日间任何一天上坟都可以。因而,上坟祭祖成了清明期间最重要的家事活动。上坟时,多以家族人家为单位,全部出动,外出人员此时也要不远千里如期回家。扫墓时,人们携带酒食果品、纸钱等物品到墓地,将食物供祭在先人墓前,再将纸钱焚化,燃放鞭炮后,为坟墓培上新土、修整坟墓,还要在上边压些纸钱,让他人看了,知道此坟尚有后人,然后叩头行礼祭拜。乐都地区还有烧罢纸后“滚馒头”的习俗,从每户收集一个馒头,让上坟者中年长者拿到坟周围的高处,或三个或五个一起滚放,其他人虔诚地跪在下面,馒头滚到谁的跟前,就意味着谁今年会有好运,没媳妇的得媳妇,没儿女的得儿女,出门的人能发财,考大学的孩子能考上大学。为了答谢列祖列宗的恩赐,得到馒头的人来年上坟时,每人要宰一只鸡。进行完一系列活动后,大家聚餐饮酒,族人间、家人间沟通感情,表达情意。祭祖扫墓的作用是强调家庭、宗族内的血缘关系,加强团结,炫耀祖先,以利今后家庭的发展。“清明无客不思家”,这种感情不仅是为了祭祖,也是为了使家庭宗族内部更具有凝聚力。

清明处在生机旺盛的时节,也是阴气衰退的时节,河湟地区的人们一方面感念祖先亲人的恩惠,同时以培土、展墓、挂纸的形式显示后代的兴旺。祖先在坟墓里安住,关系到子孙的繁荣,子孙的兴旺又能保证祖先的安宁与香火的延续。这样,祖先墓地不仅是生命之根,同时也是生命之结,在传统社会里,人们无论走到哪里,都牵挂着乡里庐墓。

乐都人的清明节体现着自然与人文的和谐。清明节是节气和节日的合二为一,包含了祭祖扫墓、踏青游玩等人文内容,呈现出自然与人的和谐统一。清明节体现着个人、家庭与社会的和谐。在传统大家庭生活模式已经逐步解体的当代社会,家族成员团聚的机会越来越少。清明祭扫活动既能体现对家庭的尊崇,又能表达对祖先的感恩,还显现了对血脉亲情的认同,无疑会促进个人与家庭的和谐,进一步带动社会的和谐。清明节也培养着人们面对生死达观的心态。对生的渴求,对死的恐惧,是人之常情。清明节从悲到乐的节日过程,是人们在追思先人、感恩父母、增进亲情、享受生活的同时,启迪人们更达观地对待生死,舒缓面对生死的紧张心理。清明节还具有对后代珍惜生命、承担家庭及社会责任的教育功能。清明节带子女扫墓祭祖是一种无形的情感培育,使其对人生意义、社会责任及使命的认识更明确,并能勇于承担,具有现实意义。

清明节期间,河湟大地的人们还有放风筝等游乐活动。在我国古代,放风筝不仅是一项游艺活动,而且还是一种巫术行为,人们认为放风筝可以放走自己的晦气。所以过去很多人在清明节放风筝时,将自己知道的所有病灾都写在风筝上,等风筝放高时,剪断风筝线,让风筝随风飘逝,象征着自己的晦气、疾病都让风筝带走了。所以,别人放走的风筝,是不能捡拾的,否则就会沾上晦气。这种习俗,在我国民间又叫“放断鹞”。 风筝的历史十分悠久。据说,世界上第一个风筝是春秋时代的著名工匠鲁班用木头制作的,当时还有竹做的风筝。汉代出现纸制风筝,叫“纸鸢”。唐以后,风筝作为一种儿童玩具日渐风行。清代诗人高鼎曾这样描绘放风筝的情景:“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人们在纸鸢上加了一个竹笛,纸鸢飞上天后被风一吹,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筝的弹奏声,于是人们将纸鸢改称“风筝”。

清明时节,河湟地区春回大地,天清地明,气候转暖,万物复苏,正是春耕春种的最佳时机,田间地头到处是农民忙碌的身影,民谚常说:“清明谷雨两相连, 浸种耕田莫迟延。”南山北山地区的人们上坟祭祖后,开始耕田种地,处处是一片忙碌的景象。

责编:闻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