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产业工人到民营企业家

从上学路上满怀羡慕地看运建材的大马车,到进入建筑公司成为电工,再到辞职自己创办民营企业,魏西礼在时代的浪潮中划出了属于自己的轨迹。几十年后,年近古稀的他回望自己走过的路时,不禁感叹时代发展和西宁变化之快!

downLoad-20190804112108.jpg

魏西礼(中)和同事外出作业。魏西礼供图

用马车运建材

1952 年,我出生于西宁,此后一直生 活在这座城市。 

1965 年,我在西宁市第十一中学上 初中。我家在贾小庄附近,由于当时南 川河上桥很少,上学的时候或者从西门 绕行,或者是蹚过河到学校,我那时经常 穿过河滩去上学,因为这样不光近,还可 以看各种拉运建材的车辆,满足我的好 奇心。 

那时,南山路上有不少企业,如皮毛 被服厂、皮革厂等,路上汽车很少。在我 的记忆中,南山路上经常行驶的大型货 车只有一辆“十轮卡”(即十个轮子的大 卡车),那辆车很旧,车上装满了胳膊粗 的钢管,开得很慢,我和同学就跟在后面 看热闹,看它还能不能开得动。这时司 机猛踩油门,汽车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 熏得我们一哄而散。 

当时西宁迎来了建设高潮,绝大部 分建筑材料都是用马车运输。那时经常 看到的情景是前面一队马车,马车的货 厢特别大,里面装着钢筋、水泥等特别重 的建材,由三四匹马拉着缓慢行走。后 面是一队驴车,车里装的是砂石等相对 较轻的建材。车队从南滩一带装上建材 后,沿着南山路,一路运送到南川地区的 工地。 

我和同学们对那些马队也很感兴 趣,但都是远远地看,很少去跟前,因为 那些马车上装的东西特别重,一到夏天, 马身上的毛反复被汗浸湿,一撮一撮的, 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这是我上初中时印 象最深的事情。

成为上班族

1969 年,我参加工作。那时上过高中的人很少,大部分人初中上完后就去 工作了。我被招工到青海省第二建筑工 程公司(简称省二建),分配在水电队。 省二建的地址就在现在的南山路,公司 很大,正式职工有三千多人。 

上世纪 70 年代初,厂里给职工办了 公交月票,我开始坐公交车上班。我们 办的是通用月票,一个月的费用为 7.5 元,可以不限线路和次数乘坐,这让厂 里的职工非常高兴。那时西宁很小,一 条公交线路从头坐到尾也用不了多长时 间。 

西宁当时只有 9 条公交线路,两站 之间的距离又很远,有时要走很远才能 走到公交站。由于南川有许多厂区,如 锻造厂、工具厂、汽车制造厂等,我作为 电工,得经常去这些厂里改电,有时改 动力和照明电路,有时做配电室,3 路车 成为当时我乘坐最多的公交线路。

downLoad-20190804112116.jpg

魏西礼蹲在配电柜上做检测。 本报记者 王春雪 翻拍

有了绩效工资

1969 年我当学徒时的工资为 25 元, 后两年是 27 元和 29 元,学徒期满后我的 工资涨到 57 元,之后一直没怎么涨。 

1978 年,改革开放了,我们也开始涨 工资了。1980 年,厂里先给上世纪 50 年 代参加工作的老工人涨了工资,而且普遍 涨了两级。我一个同事从三级工成为了 五级工,工资从六十多元涨到了九十多 元。之后,我的工资也上涨了一些。 

改革开放对工人的影响也体现在工 作中。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民工特别少, 1980 年后,民工逐渐多了起来,工作的速 度也快了起来,以前建一栋普通的六层居 民楼需要两年时间,1980 年后我们的速 度快了一倍。我们加班的次数开始增多, 劳动强度也变大了。

随后,我们的工资逐渐加入了绩效考 核,厂里给工人定了任务,要在规定的时 间里保质保量完成,才能拿到应有的工 资。比如,泥瓦工一天砌 1500 块砖算一 个工,那他得干完才能拿到工资。虽然工 人们的加班次数多了,但干得好一般会有 奖金,家中经济负担重的人可以加班多挣 奖金,所以还是调动了一些人的积极性。

外出作业

1992 年,我作为电工的工资是一千 元左右,那时一年拿三百多元奖金的工 人屈指可数,可那年我拿了三千多元奖 金,成为省二建拿奖金最多的工人。 

当时为了提高工人的积极性,公司会 将一些活承包出去,按比例发放奖金,多 劳多得,我们厂当时的奖金发放比例是 百分之七。我发现了一个多拿奖金的窍 门,给厂区做照明和动力线路并不挣钱, 做配电室才赚钱,我做配电室很拿手,那 三千多元奖金就是我承包配电室的活拿 到的。 

1992 年,省二建和格尔木炼油厂合 作,为炼油厂建造厂房。当时炼油厂觉 得青海没有好工匠,不想让我们干。巧 合的是,几天后,正好我干的一个配电室 完工,炼油厂一位领导无意间看到,惊讶 地说:“二建还有人能干出这么好的活 儿!”所以就让我跟同事一起去了格尔 木。 

准备动身前公司领导问我:“炼油厂 有个高低压配电室,让你去干,有把握 没?”我当时只是大概看了一下图纸,就 回答:“我试一下吧!”领导听了这话,语 气坚定地说:“一定要干好。” 炼油厂的建设标准特别高,对我们的 要求也很严格,厂里还给我调了一台相 机,让我记录工人们工作的情况和重要 工程进度。在炼油厂工作期间,倒腾那台相机就成了我的新爱好,我用它拍了 不少照片,直到现在,我还收藏着十几张 当时的照片。 

那三四个月工作非常辛苦,常常通宵 加班,好在工作进度正常,没遇到太大的 困难。配电室验收之前,领导还问我有 没有把握通过验收,我说没多少把握,幸 运的是,第二天配电室一次验收通过。 领导非常高兴,平时抠门的他特意打车 将我们几个工人从郊区带到格尔木市 区,在饭店吃了一顿。

创办民营企业

1993 年 开 始 ,公 司 的 效 益 出 现 下 滑。1995 年,经深思熟虑后我从省二建 辞职,在西宁市总寨镇一带开办了一家 砂石厂,那时,那边全是农田,没有厂子。 

刚创业时,资金成为最大的难题。我 从省二建出来时,家里给我凑了一万元, 而开办砂石厂的投资至少得八万元,没 办法,只能借。我跟亲戚朋友挨个借,当 时大家都没钱,借了十几家后,才凑了八 万元,我一一给他们写了欠条,并说明会 给他们付比银行高的利息。 

砂石厂创办初期没有任何机械,全靠 工人用铁锨挖,为了能多挣点钱,我也常 常扛着铁锨去挖。工作很辛苦,好在我 跟建筑公司达成合作后,不用愁砂石的 销路,慢慢的,砂石厂有了流动资金,雇 佣的工人最多时达到了近 30 人。几年 后,我又投资买了两台挖掘机,厂子的规 模也扩大了。 

虽然砂石厂最终破产了,但它见证了我创业的过程,也见证了时代变化发展的浪潮。

责编:乔文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