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谷浑古歌中的鲜卑山

位于大兴安兴北麓的嘎仙洞

downLoad-20171127135307.jpg

祁连山脉局部

鲜卑族是对我国历史影响极为深远的民族之一。历史上,曾活跃于青海高原的吐谷浑和南凉等国,就是鲜卑族创立的。鲜卑族因鲜卑山而得名,对于鲜卑人来说,鲜卑山就是神山,是孕育鲜卑族的福地。但是鲜卑山具体在哪里,史学界一直都是众说纷纭。

在我省海东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三川地区,流传了一首古老的歌谣——《鲜卑山之歌》,这首民歌被很多人认为是吐谷浑的国歌,歌中对鲜卑山有着十分生动的描述。因为这首歌的发现,关于我省是否有鲜卑山?若有,青海的鲜卑山是哪座山?学者们产生不同的观点。

一座“流动”的大山

鲜卑族在先秦西汉时期就已经存在了。后来,随着匈奴的不断强大,鲜卑族人的生活受到了很大威胁。《十六国春秋》中记载,秦汉时期,鲜卑族被匈奴征伐,在万分危急的时刻,鲜卑人躲进了鲜卑山,这样才使鲜卑人的根脉得以保存。

据了解,鲜卑山是一个水草丰美的地方,在没有外敌侵扰的情况下,鲜卑族人得以在鲜卑山休养生息,很快,鲜卑人的畜牧业和军事实力便发展了起来。后来,为了感念鲜卑山的庇护,鲜卑族便以“鲜卑”命名。史学家考证,鲜卑山有可能不是某一座具体的山峰,而是随着鲜卑部族的迁徙步伐“流动”的大山。

我国古代文献记载中关于鲜卑山方位的记载,最早见于释道安的《西域记》和崔鸿的《十六国春秋》,但书中对于鲜卑山的记载,后经考证都不是很正确。史学界认为,鲜卑山有好几处,一处是位于辽东的大兴安岭,上世纪80年代,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阿里河镇鲜卑嘎仙洞的发现,为这一观点提供了考古依据。这里的鲜卑山,就是早期鲜卑人活动的区域。

西汉晚期,鲜卑族人开始南迁与西迁,鲜卑山的具体方位也发生了变化。于是便有了随乌桓等部族迁徙后所命名的鲜卑山,和慕容部吐谷浑西迁后所命名的鲜卑山。

我省历史文化学者任玉贵先生说:“鲜卑人有不忘先祖的传统,在迁徙的过程中,他们会选择将所处之地最高、最大的山称为鲜卑山,并加以崇拜。希望这座由自己部族命名的鲜卑山可以像护佑祖辈们生存和发展的鲜卑山一样,为他们提供一个富饶的生存环境。于是,鲜卑山这个名称就随鲜卑人的迁徙之路流布各地。所以史书中才没有鲜卑山是具体哪座山峰的定论。”

曾活跃于我省的吐谷浑原来是鲜卑族中重要的一支部族,后来因为兄弟阋墙,吐谷浑率部一路西迁,最后定居在了青海。于是,青海也有吐谷浑命名的鲜卑山。

古歌中掩藏的千年之谜

我省学者马光星先生多年来从事土族历史的研究,他说:“在我省民和县三川地区,至今仍传唱着一首古老的民歌——《鲜卑山之歌》,这首歌一般是在女子婚嫁的时候,采取两两相对,一问一答的方式演唱,还常伴以舞蹈。”

“哎,鲜卑之山哟,鲜卑山头上顶的是什么?哎,鲜卑之山哟,鲜卑山头上顶的是威严的天帝。哎,鲜卑之山哟,鲜卑山额上供奉的是什么?哎,鲜卑之山哟,鲜卑山额上供奉的是众多的神灵。哎,鲜卑之山呦,鲜卑山鼻中嗅的什么?哎,鲜卑之山呦,鲜卑山鼻中嗅的是五谷的味道……”这是《鲜卑山之歌》的部分内容。

任玉贵先生说:“这首《鲜卑山之歌》共八十多行。歌词中的鲜卑山是土族神话中的一座神山,这座山被人格化,成为了屹立于宇宙间的巨人,它头顶蓝天,脚踩大地,身背太阳,怀揣月亮,左肩扛着北斗七星,右肩扛着南斗六星,它左手持弓,右手执箭,嘴里吃的、鼻子嗅的,全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财富和美好的向往。”

《鲜卑山之歌》具有很强的艺术性,古歌采取了拟人化的手法,将鲜卑山写得威严而庄重,使听者对其产生了一种崇敬之情。由于鲜卑山让鲜卑族得以发展、壮大、繁衍生息,即便慕容鲜卑最终迁徙到遥远的青海,他们也没有忘记这首《鲜卑山之歌》,将这首古老民歌传唱至今。

那么这首歌中所唱的鲜卑山,到底是指我省的哪座山峰呢?经考证,有人说青海的鲜卑山是祁连山,有人说是垃脊山,也有人认为是白兰山。

青海鲜卑山实为垃脊山?

释道安在《西域记》中记载的鲜卑山,在《水经注》中也有记载。这里的鲜卑山被称为阿步干鲜卑山,根据史书中记载的方位推断,这座阿步干鲜卑山,就是指今甘肃和青海交界处,大通河源的祁连山。

《西域记》记载:“阿步干,鲜卑语也。”阿步干的意思就是哥哥。吐谷浑原是慕容廆的庶长兄,二人因为草场和马斗发生争执,最终致使吐谷浑西迁。后来慕容廆思念哥哥吐谷浑,创作了著名的《阿干之歌》。阿干就是阿步干的简称。吐谷浑在最盛时控制着祁连山广大区域,祁连山地区,也是他们最重要的牧场,吐谷浑部为了怀念祖先,就将同样水草丰美的祁连山命名为鲜卑山,后来为了与辽东的鲜卑山区别开来,便称祁连山为阿步干鲜卑山。

据土族专家吕建福考证,在民和县三川地区也有一座鲜卑山。这座鲜卑山位于官亭镇先锋村西境,属于垃脊山系,山峰为南北走向,高大巍峨,其最高峰与崖尔寺所在的山峰相对峙。马光星先生说,据当地的老百姓介绍,那座山峰上原来还设有祖庙,还有祭山用的敖包。

任玉贵先生认为,史书中记载,位于西北的鲜卑山,也有可能是白兰山,也就是布尔汗布达山。在吐谷浑350年的历史中,白兰多次成为吐谷浑生死存亡之地,每当吐谷浑在军事上失利时,就会有退守白兰。白兰山作为白兰地区的天然屏障,在吐谷浑历史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所以白兰山也有可能是吐谷浑的鲜卑山。

后来,随着历史的不断演进,与民族的不断融合,鲜卑族逐渐与汉族及其他民族相融合,最终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但是鲜卑山作为鲜卑族的象征,依然被大家所铭记。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