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视的河湟书画名家

清末民国初,河湟地区涌现出了一批画家,王树德便是其中之一。王树德,字滋三,号惜花道人,大约生于清同治年间,是当时声名远播的画家,后来成为西宁最早的专职美术教师。他的画题材丰富,技法纯熟,影响了郭世清、李万霖等诸多青海画家的艺术创作。

省城书画藏家刘先生收藏了几幅王树德的画作,其中一幅春夏秋冬四季水墨山水四条屏和一幅梅花通景屏,最为醒目。

刘先生从二三十年前就开始收藏书画。大约在十几年前,刘先生通过朋友介绍,从一位书画商手中收到了一幅王树德的山水四条屏。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又收到了一幅梅花通景屏。

刘先生说,王树德幼时家境贫寒,从小被送到商店做学徒,后来,得到亲戚的资助才得以上私塾读书。王树德从小酷爱绘画,读书之余常勾勒描摹潜心研究,经过刻苦自学,逐步掌握了一定的绘画技巧,后经人指点逐渐成为小有名气的画家。

王树德的画生活气息浓郁,又超越生活,形成高远深邃的意境,自成一派,这也是刘先生喜欢王树德画作的原因。

幼年受教河湟名家

1月18日上午,记者走进了刘先生家中。环顾刘先生家,宽大的客厅中挂了不少名家画作。在东侧一面墙上,中间挂了一幅郭世清的花鸟画,两侧挂的就是王树德的画。

那是一幅春夏秋冬四季水墨山水四条屏,画作用笔挺拔有力,挥毫自如,可谓是王树德山水画的代表作。刘先生介绍,据传,清末西宁市井流传着一句歇后语,叫“王滋三画人——活着”,说明他的人物画非常好。其实王树德是一位绘画题材多样的画家,他画山水画和花鸟画的功力也非常深厚。

四条屏的第一条,是一幅早春图。画中一条小河蜿蜒曲折,流向远方,近处是一条同样曲折的小路,树还未抽芽,但春意已显,一位老翁驻足探春,远处的山石和屋舍或隐或现;第二条是一幅盛夏垂钓图,画中树木枝繁叶茂,芦苇郁郁葱葱,一老叟独钓于扁舟;第三条是一幅秋景图,画中红叶森森,层峦叠嶂,巨石堆垒,老翁独坐一亭中,神情怡然,似在赏秋景;第四条是一幅雪景,白雪皑皑,天地茫茫,老者踏雪独行于园中,如忘忧之鹤。纵观整个四条屏,画面布局新奇,线条自然流畅,气势雄浑,意境悠远。

刘先生收藏的梅花通景屏,是王树德晚年的作品。这幅画饱含情韵,清丽洒脱,墨色浓淡适宜,有一种含蓄内敛的美感,流露出作者的追求与风骨。

刘先生说,王树德这种风格的形成或许与他幼年学画的经历有关。王树德幼年刻苦自学,掌握一定的绘画技巧后,又得到了老师张仙的悉心教授。据传,当时西宁有位能书善画的道士,人称“张仙”,王树德经常向他求教绘画知识,道士见王树德聪敏颖慧,虚心好学,便收他为徒。王树德在道士的指导下潜心研习画艺。刘先生认为,王树德画作中呈现出的悠远深邃的意境,或许就来自于道家思想。

揭裱让老画焕发生机

刘先生的这两幅画,虽然经历百年风雨,却笔墨清新,宛如新造,这让记者惊诧不已。细问之下得知,刘先生入手这幅画的时候,并不是如今的模样,他花了很多心血清洗、修复,才成了今天的样子。

“十多年前,我入手了这几幅王树德的画,或许是年代太久,保存不当,上面污渍斑斑,可能当时保存在有明火的房子中,纸都被熏得发黄了,还有不少折痕,可以说品相较差。”爱画惜画的刘先生当然不能置之不顾,他想尽办法想要老画“变新”。但当时西宁的技术手段,并不能让刘先生放心。

一直到两三年前,刘先生才找了西宁的专业人才,将老画上的污垢清洗干净,又找了专业的装裱师揭裱,并加了实木框。“当时这幅画上的污渍太严重了,工匠花了一个星期,经过四次清洗,才基本把污渍清洗干净。整个工作下来,花了我五千块钱,而当时这幅四条屏的价格才三四千,给画去污的钱,比买画花的钱还多。”刘先生说,为了不让画作揭裱后,引起别人的质疑,他让裱画师在装裱时保留了一部分之前的痕迹,还留了影像证据。

授艺郭世清

王树德是青海著名画家郭世清和李万霖早期的老师,对这两位画家的艺术生涯起到过启蒙作用。后来,郭世清、李万霖在省内外画坛声名鹊起,画作价格也节节攀升,而王树德却鲜有人提起,其画也未被藏家追捧。

刘先生说,王树德生活的年代较早,上世纪30年代就已去世。留存的画作不多,生平资料也不多,后人对他比较陌生。但他的画,在当时非常受欢迎。王树德早年给人画过木器家具画,画面构思精巧、技艺精湛,深受河湟百姓喜爱,当时西宁等地的人们在婚丧嫁娶时都以能得到他画的嫁妆和棺椁为荣。后来,王树德在西宁师范、西宁中学等学校担任美术教师,许多画家都曾受到他的指点和影响。可以说,在河湟地区,王树德的影响力非常大。

近年来,随着郭世清、李万霖等画家的作品不断被人们熟悉,他们的老师王树德及其作品,也慢慢走入收藏家们的视野,并受到不少人的追捧。但由于年代久远,存世的王树德画作并不多,市价自然年年攀升,想入手,得花大价钱。

责编:刘海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