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青路旧事

1957年7月,中国盲人福利会盲训班分配我来青海工作,8月3日那天,我和一位文化班的同学由兰州坐上大轿车来到西宁。因为路况差,又坐在最后一排,车很颠簸,可我还是一路唱着歌走来——你想“一个盲人由国家分配工作”这是破天荒的事啊,怎能不高兴!汽车走了整整八个多小时,下午5点钟我们坐的汽车才到西宁南关街车站,刚刚下过雨,地上很泥泞。大喇叭里播放着我们听不懂的藏语广播。真是到了异地他乡,我不由得有些怅然,从此我走上了一条不大平坦的“光明之路”。

我来西宁两年后,1959年国庆节西宁也通了火车,那天许多西宁人,兴高采烈地坐了一次免费火车。我想,今后我可以直接坐火车出行回家乡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出差去首都,许多列车上的服务员给了我热情的照顾,有些列车员与我成了好朋友。

西宁火车站运行了五十多年,迎来送往成千上万的旅客和建设者,它对青海的发展功不可没。但由于改革开放形式发展得很快,要求它必须“脱胎换骨”地改扩建,以适应新的形式。听说车站要拆建,我和老伴由小儿子领到站前广场拍了许多照片。

原站前广场有八匹奔腾的枣红马塑像,四匹马头朝东、四匹向西,有人调侃地说这不是“东拉西扯” 吗?我认为要说“东进西迎”更确切,不是吗?2006年7月1日,它迎来了从日光城“拉萨”首发的第一趟“民族团结列车”。在这趟车上,《中国之声》的雨婷、庞莹两位播音员,随车介绍“天路”沿线的风光和采访旅客对高原列车的感受。我收听了全程的直播,仿佛我也去了一趟西藏。

经过三年的紧张施工,一座雄伟的、展翅腾飞的雄鹰般的新站,终于在2014年年底落成使用了,这个车站建筑面积竟有13万平方米,比原来车站的候车室大了十倍。在这同时,兰新高铁也修通了。所以车站不仅迎送普速快车,还要迎送高铁动车,车站十分繁忙,应接不暇,新火车站成为新丝绸之路的一个重要节点。由于宝兰高铁的开通,把西宁与内地许多大城市更拉近了。

去年八一那天,我和老伴跟孩子一同去了兰州,我们乘坐的是“和谐号” 动车一等舱,宽敞整洁的车厢,舒适的座椅,真是人性化!车快捷又稳当,只用了一小时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兰州。和我一起分来西北的周海山同学来接站了。我们一见面就紧紧地拥抱到一起,流下了热泪。我们回到驻地,畅谈往事,不觉有些百感交集。他们说起各自的退休生活,交流照顾孝敬老人的经验。

此时此刻我感慨万千,六十年前的八个小时和今天的一个多小时,怎能用简单的数字来对比,其内涵写出一本厚厚的书也写不完啊!

责编:闻皓